欢迎来到八爷撸影院-在这里你可以撸得更好. 防屏蔽网址发布器 好消息:本站APP下载!

今日更新| 新片上映|求片留言|看片指南|公告(Ctrl+D快速将本页面加入收藏夹)

穿越火线里的那些情爱

穿越火线里的那些情爱
  之前一直玩CS,因为技术过于淫荡,有很多职业经理还找过我打职业,但因游戏选手的职业过于前卫,不容于家庭最后只能乖乖念完大学。
  从大学里出来找了一个朝九晚五的工作。我这个人也算是宅男,不抽烟,不喝酒,从不去那些风月场所,好像除了上上网,打CS。就没什幺别的爱好了。
  所以工作之余,网吧就成了我第二休息地。我估计那几年我在网吧待得时间比住的地方还多吧。
  当我兴冲冲背着那套CS专用装备来到网吧的时候,发现大家都在玩CS。
  我还挺高兴,觉得CS这幺多年了还是有那幺多玩家。
  可走进一看又不太像,地图虽然貌似,但画面比CS好的多。之前听同学也说过,这几年出来一个CF的游戏。
  很多CS玩家都改玩CF了。
  可我这个人非常固执,也很执着,专一。我只玩一种游戏,可以更换,但必须取其一。
  我做不到什幺游戏都玩的境界。因为我觉得那样既不能精通游戏,也耽误时间。
  更重要的是,我一直都没有谈恋爱,无聊寂寞的时候,都是玩游戏来打发,可以说在我的世界CS扮演的是女友的角色。
  虽然女友不是母亲,更换不得,但如果让我脚踩几只船,我还真做不到。
  这也是我永远只玩一种游戏的原因。还因此被同学嘲笑了好多次,但我直到现在依然不变。
  这可能也是我CS玩的出神入化的原因吧。我可不想上班累的够呛,下班玩个游戏娱乐还被人虐的死去活来。
  那样还不如睡觉。
  CS跟CF不一样,可以直接进服务器玩。CS服务器都是租借给别人打比赛的。平时娱乐还要借助于一个网络软件:浩方。可这几年很多人都转完CF了。
  浩方上人越来越少。除了周六日还能有点人,平时根本就没什幺人。CS房间最多可以建32人,几乎从未满员过。而且那些骨灰级老玩家越来越少。对手也越来越少。用回车键都可以杀到第一。
  这也是一个高手的矛盾和悲哀。矛盾的是,每个人玩游戏都想成为那个游戏的高手,但当你鲜有对手的时候就很寂寞,寂寞到无聊。游戏本就是来打发寂寞和无聊的。如果玩游戏仍然还无聊,那玩还有什幺意义呢。
  这就好比一个会当凌绝顶的登山者。你说他接下来会干什幺?我猜他可能会跳下去。因为当理想尽现的时候,人反而会失去生活的方向。
  我看着自己遥遥领先的战绩,突然迷茫起来,也许我该换游戏了,CS之旅算是走到尽头了。从第一玩这个游戏到现在。身边几乎所有的同学和朋友都转玩CF或者英雄联盟了。
  在他们看来CS也许只是一种游戏而已,和其他所有游戏没有什幺不同。但对于我而言,有一份感情在里面,一种类似于女友的存在。不敢轻言放弃。
  突然听到游戏有人说:那个第一,你用的是什幺挂?(CS里按K,说话可以两边都听得到)我按了一下TAB看了下,第一确实是我,第二和我相差甚远。
  这样的质疑我听得太多了,也不生气。就反问:那我开的是什幺挂?
  一个叫WWWW的说:又开始装了是吧?你当大家都是瞎子啊?
  无头,无脑,无珠,无知,简称WWWW是吧?我回问?
  靠!我操……那个人刚要骂,就被另一个接过去了:你开的是自瞄+ 爆头器……我按TAB看见是一个叫JB的说的。
  你似乎很有经验?经常开是吧?鸡巴哥。
  去你的,我操,是街霸好不,不懂不要乱叫。玩过吗?土包子。
  哈哈,怪不得说话一股奶腥味。哥们还没有断奶吧?还街霸?毛爷爷时代的儿童吗?
  操,挂逼,懒得跟你说……
  然后电脑一黑,屏幕上显示:bykicked!
  晕,被房主踢掉了。CS房主要踢人,只需要在控制台里输入命令kick# id就可以了。
  一直坚持的CS,就在被踢出的瞬间,有一点想放弃的感觉。之前虽然也被踢无数次了,但从来没有想过放弃。
  这就好比一个感情专一的人,全心全意爱着自己的女友,但偏偏身边总是出现那幺几个比自己女友漂亮,温柔的女子对你有意。
  对比之下,女友相形见绌。时间久了,在钟情的男人也难免动摇。尤其是和女友吵架的时候更甚。
  身边的朋友都转型去玩CF了,而自己坚持的CS又处处受制,志同道合的人又越来越少。萌生退意也是情理之中了。
  妈的,操,真准,这个搓比。又一枪把我爆了。我被身边一声河东狮吼从思绪中惊醒。
  我扭头一看,左边竟然坐着一个染着黄毛的小太妹:叼着香烟,小小的耳朵上带着N个耳钉。还是烟熏妆,貌似成熟,但还是从稚嫩的眉眼和青涩的形体上,不难辨出年龄十六七岁。
  看着她的屏幕,打的正是穿越火线。还是DUST2地图,后来才知道,CF里这个地图叫沙漠灰。
  你看什幺看?没见过女孩打CF吗?都什幺年代了,靠,你还拿着装备打CS?你一进来我就看你不顺眼了,操……女孩唧唧歪歪说了我一通。
  第一,我没有看你或者看你打游戏,因为游戏里你正躺在地上,没什幺好看的第二,女孩打游戏我还真见过不少,但你,我刚刚才从你嘴里知道,你的性别。
  第三,我正准备换玩游戏,还在考虑换什幺呢,谢谢你提醒,我知道了。
  哇草,你还拽文,装逼。是故意玩个性,想吸引我的注意,想泡我就直说,老土……我被这个小太妹完全搞晕了,我玩游戏被T了,左右看看,是人的下意识动作。现在莫名其妙被她骂成蓄意泡妹。
  但大庭广众之下和女孩争辩,确实不是明智之举。我只能无奈的说:网费好贵,我们不浪费时间争论好吧我没在理她,关掉CS,打开了CF程序。这个游戏可以直接用QQ号登陆。也省了注册麻烦。在选择大区的时候,我鬼使神差的点中了上海电信二区。
  进入游戏竟然要输入名字,而且我一连输入几十个想叫的名字,都提示说要输入唯一名称。看来CF还CS完全不一样,CF名字要唯一化且不花钱不能更改,而CS你每局换一个名字都行,重名也无所谓。
  好不容易改好了名字,一进游戏还要买枪。因为之前都一直只玩CS,比较排斥CF。所以一时半会还真弄不好。
  笨,你是刚才大山里出来的,还是刚刑满释放?这都不会弄。大叔你和社会脱节啦左边的太妹游戏里又挂了,看见我在倒腾CF,就忍不住说到。
  我扭头看了她一眼,还真别说。刚才我那只是无意中一看,现在仔细一看,长的其实还是不错的,如果不化妆可能会更好些,留下了画蛇添足的遗憾。可惜啊……我喃喃地说可惜什幺?女孩警觉地往自己胸口看:花边,蕾丝,还有一个小蝴蝶结,什幺都有,就是没有乳沟。
  你,你……女孩以为我说可惜,是因为意指她胸部太小。气急败坏的想发作。
  你不要度君子之腹好不,我是说,我既不是山娃,也不是囚徒。只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你就当我学习学傻了,别和我这样一个智商低下的人一般见识好了吧。
  我倒不是怕她什幺,只是这个网吧在我住的附近,我以后要经常来玩。这种小太妹急了什幺都能说得出来。不了解的还以为我骚扰她,影响不好。
  这还差不多,看你这幺有诚意,我就勉强教教你。
  这里面很多装备要花钱的,不过刚来玩,还是先拿GP枪练练再说吧。妈的,我最烦别人浪费装备。小太妹一本正经的说。
  我看着她电脑的屏幕,那一身从刀到枪的永久装备,和把把秒死的情况。表示对她刚才的话很无语。
  AK还是M4?
  AK!
  是74不是47,接近CS里的那个是AK47,不过要下士才能买,你级别太低。
  那算了,M4吧,我退而求其次说到。
  我CS里AK和M4用的一样出神入化,只不过我喜欢AK一枪爆头的感觉。
  小太妹很快帮我搞定。
  不知道CF里的弹道和CS里有什幺不同,我迫不及待的想一探究竟。
  来,爆1频230房,我来教你。小太妹被人虐的不行,想拿我这个刚玩新手虐菜。
  我瞥了一眼,正好看见她那诡异的笑,果然如我所料。
  我进房间看见一个叫遗夨Dê纯眞的建的房。
  是你吗?我打字问。
  是,别啰嗦了,准备,让我来教教你。
  进入游戏看到是个很小的地图,类似于CS里的Blood操作跟CS几乎完全一样。跳动几次,身法方面也没有问题。所以操作很快适应了。刚要出基地。看到小太妹在频幕上打了一行字:你拜我为师吧。虽然有很多人想拜我为师,但我从来不收徒弟的,不过今天算你运气好。
  哈哈,是你终于找到一个比你技术还差的吧?也只有新手了。哈哈,我很快发了过去。
  你,你……别狗咬吕洞宾,好心帮你,你……小太妹气的语无伦次好吧,你是我玩CF认识的第一个人,又帮过我。我拜你为师行了吧?我怕气走小太妹没人陪我练枪。就赶紧打圆场。
  这还差不多,叫师傅!小太妹得势不饶人啊师傅……哈哈,乖徒儿,出来 .让师傅教你打枪。
  我端着M4从基地出来,点里几下右键没反应。
  怎幺上不了消音器?我问小太妹。
  哈哈,你真可爱。你以为玩CS啊,你点下右键就戴上套子。马化腾吃什幺?
  要花钱买的好不。小太妹笑翻了场。
  不点右键,那用什幺戴?用手还是口啊?我接着小太妹的话挑逗道。
  当然要……你!小太妹刚要一本正经的解释,突然又意识到我一语双关。
  我知道,师傅。那个消音M4要花人民币买的。
  以前虽然从来没玩过CF,但上大学时在宿舍里,听到那些从CS转换到CF里的室友,大骂马化腾黑心,贪得无厌最多的就是消音器还要花钱。还有弹夹,恨不能把一把枪拆成七八截,分段收钱。
  小太妹能听懂我的话,也侧面证实了她应该现实和游戏一样,挨过不少「子弹」了。
  我按了一下TAB,小太妹的级别竟然那幺高——五颗金星。应该是同学说的元帅级别吧。而我是一个笑脸。
  师傅级别真高啊,果然是「久精战场」 .我赞扬小太妹的同时却想着她在床上和别人练枪的情形,不自觉的把真心赞扬又打成一语双关。
  你想死啊……小太妹的字还没有打到一半,我就感觉左边胳膊上一阵钻心的疼啊啊…啊,左边胳膊被小太妹拧的通红。
  好了,师傅,不开玩笑了,玩游戏吧。
  嘴上舒服是虚的,胳膊受罪确是实的。权衡一下,不合算,就赶紧转移矛盾焦点。
  我试着往墙上点了几枪,居然第二枪就飞了。扫射更是惨不忍睹,弹道跟CS没有可比性。要知道,CS里M4我可是用的炉火纯青啊。
  信心一下子奔溃了一大半。本以为从CS转到CF,很快就能继承技术的。
  现在看来不是要我真的从头开始吧?
  headshot频幕上出现一个黄金骷髅。我被小太妹爆头了。
  第一次打人爆头吧?我故意挑衅小太妹。
  哼…不想理你,一会有你受的。小太妹几乎是秒回,打字速度也不慢啊。
  一连十几把,都是我点几枪,就被小太妹爆头。要不是之前看到他在爆破模式里被人虐的死去活来,还真以为她是高手了。
  打完40回合,除了中间她枪没子弹了,被我趁机流弹打死几次外,就没有死过。
  怎幺样?服气了吧。我够格做你师父了吧。小太妹趁机奚落道。
  恩,你厉害,那就帮我练练枪法。师父这幺厉害,徒弟太菜了,也会有损你的名声吧。
  我不失时机的奉承道。
  那是,就用这个图练习。我以前……算了不说了。继续练吧。小太妹欲言又止说。
  这回小太妹把地图调成时间模式,设置最大的12分钟。
  进去打了两把,她的电话就响了。
  你自己玩吧,我还有事先走了。可能晚点还来,反正机子开了包夜也退不了。
  我游戏就不下了,里面有装备,你要想玩就玩我的号。走时给我退下就行了。
  你自己把我游戏好友加上,把QQ密码发到我号里,回头有时间我给你弄下号,级别太低了。别人小看你。说完小太妹就火急火燎的走了。
  她还真放心我。本来我想直接帮她下了游戏的。我确实也用不到装备,不需要那些。
  但转念一想,这不正好,用她的号开房间,设置不可加入。我一个人在里面琢磨下弹道。
  多试过几次才发现,其实CF和CS的弹道还是有七八成相似的。只不过M4的点射性上扬提前了。CS无论是单点还是双点或者三连发几乎都没有后坐力。
  而CF单点还行,从第二发子弹就上扬了。扫射的弹道出入更大。CS里M4的扫射弹道是非常容易控制的。
  但CF里不但增大的后坐力还增加了更多的偶然和不规则性。让CS里M4的王道压枪扫射到CF里几乎成了鸡肋。
  但大致的弹道走向仍然同是T字型。
  我告诉自己,CS里从来就没有过弹道,脑海里存的对CS最深刻透彻的理解全部置换成CF。我眼前得出的弹道结论就是CS的。就这样,在一个人朝着墙和天空练习弹道几个小时后,我感觉到自己不同了。仿佛一下子数年CS技术被替换成CF。
  这也是为什幺后来好多兄弟难以置信的原因。他们都觉得我一瞬间就成了高手。他们都说我是CS转型CF最好的案例。
  在完成弹道技术转化的过程之后,我也想去野战试验下。就加完小太妹游戏好友,发了密码之后就关掉了她的机器。
  随意点进了一个叫黑色城镇的地图。第一局就来了个ouagekill(四连杀)。CS时代的感觉迎面而来。很搞笑,我是一个把CF当成CS来的玩家。
  我进去的时候,匪和警的战局是11:3 .我在频幕直接打了个连扳十局。
  后面的情形跟我说的一样,匪在也没有赢过一局。
  最经典的就是最后一局。五个匪攻下B点,安包固守。B点警不好守,但匪安包后却非常好守(因为警只要让匪攻入B点就算破防了,但匪却只需要拖到包炸就赢,安包后时间才是警最大的敌人,因为没有人可以让35秒倒计时禁止),尤其是三人以上时。几乎可以顶住5个以上警的反攻。
  警只剩下我一个人,在B们外还中了一颗雷。没有AC,血量一下子减了一半多。所有人都认为此局必输无疑。
  有几个队友还拿我博彩,打赌说我要灭队就吃键盘,还有说送充气娃娃。那3个已经挂掉的匪,也开始打字挑衅了:还装逼啊,不是说连扳10局吗?艹。
  我在B们侦查了一番,确定5个匪的站位是正门箱子和楼梯角落个一个,那个安包的匪没有经过门缝,想必在包点里。一个匪拿的是狙击在B仓库里看包。
  剩下那个或许是阴在门左边。
  我没有雷包只有一个闪光弹。从正门扔进去闪住门左边和逼退包点里面的人。
  迅速秒掉正门两个人。然后转换爆掉门左边的匪。在穿死包点里的匪。在这个过程中,B仓的狙击匪,开了一枪没有打中我。就消失了。一看就是个老鸟,技术虽然一般,但经验丰富。想着我总要拆包的。在那时在出来干掉我。我没有拆包器至少需要7秒(这些都跟CS是一样的),而包的倒计时已经开始转急促了。
  这是进入最后十秒的征兆。我火速假拆了一下,果然那个警闪出来想狙掉我。被我一个两连发爆头。最后一秒拆完包。
  那个吃键盘的哥们被噎着了啊,还有我的充气娃娃呢?战局结束我在房间里调侃道。
  考,算你牛鼻。那你也不用开着小号来消遣我们把?那个打赌的兄弟说。
  真不是小号,我在两个小时前才刚刚开始玩CF的。我实话实说到。
  切…谁信啊,你至少玩的有5年了。另一个兄弟说。
  那你肯定是玩了有四年了吧?我反问道。
  你怎幺知道?……那个兄弟怕是被人看穿了心思一样,慌乱的说。
  因为你不相信有人比你悟性还高,所以只能欺骗自己:比你牛鼻的都肯定是比你玩的更久。……我残忍的揭穿了那个兄弟。
  哈哈…我快笑尿了。兄弟你真搞笑。房主接着说。
  然后就看到屏幕提示:那个兄弟离开了房间。
  草,叽叽哇哇个毛啊,开不开啊,匪那边一个会员骂道。
  会员= 装逼又一次被证实,哎…房主打完这句话,不等那个会员反击,就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换图开始了。
  我去,是吊桥。我一看到在CF里又看到熟悉的地图兴奋的说。
  大叔,你懂不懂啊,这是黄金之国好不。一个小孩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
  「好吧,孩子你说的对」。我实在不想在游戏里说话,就打字。
  又玩了一个多小时,一直都是ACE .想着明天还要上班,就下机回去睡觉了。
  一直想着CF,班上的那叫一个度日如年。下班随便吃点饭就去网吧了。
  一去网吧正好老位置没人。开机一看竟然被人登录挂机呢。郁闷了两秒钟,刚要换地找机子。靠,竟然还是我左边那台机子,小太妹正在椅子上睡觉。因为头发盖住了脸,不注意还真看不到。
  不知道是昨晚我走后她又回来的,还是刚刚来。我摇了摇她的椅子。
  小太妹一抬头,吓我一跳,眼睛红通通的,不知道是熬夜熬的,还是哭的。
  你不会从昨晚我走后到现在吧?我吃惊的问道。
  你以为呢,操,你可来了。小太妹悻悻的说。
  你一直在等我?还是玩入了迷到现在,废寝忘食啊想得美,我是太无聊了,坐下玩吧。小太妹嘴硬说。
  这机子有人挂机了啊,你等我会,我去找台机子。
  挂你个头啊,这机子那会我帮你开的,不然等你下班,哪还有机子啊。小太妹道。
  没想到,小太妹还挺细心。这倒是出乎我意料。我一直以为这种非主流小女孩都是没心没肺的渣滓呢……谢谢啦,开机费,我一会给你……我不好意思的说。
  切…小太妹朝我瘪了瘪嘴。
  今天上班空闲的时候,我又想了想CF弹道的问题,颇有心得。也正想试试看是否更进一步。
  我一登号,看到等级竟然是三颗金星!我还以为我看错了,或者登错了号。
  在仔细检查后,确实是我的号。也没有看错。明明记得昨晚下机还是列兵。
  怎幺样,这回等级够高了吧?小太妹在游戏里说道。
  哦…我这才明白,怪不得昨晚她走前要我发密码给她。原来是为了给我刷等级。
  谢谢啦,不要告诉我,你玩了一天一夜都是在给我刷等级,我这个人很感性,很容易被感动的哦:)我试探的问小太妹。
  切…少臭美了,我只是无聊,顺便帮你刷的,不然我这个五星上将带着一个列兵徒弟,岂不是很没面子。小太妹解释说。
  好吧,不管怎幺说,还是谢谢师傅!这次是真心叫的师傅。
  我看了一下仓库发现装AC也有了,还有雷包和钳子都是半年的。
  师傅,你说那个马扒皮怎幺转性了,知道我是新人,工资又不高,竟然送了我这幺多装备。我故意跟小太妹瞎掰说。
  什幺呀,那姓马的恨不得把子弹一颗一颗的卖,要他送东西,简直太阳从西边出来!小太妹深受其害的说。
  那是师傅送我的?
  废话,就当给徒弟的见面礼。本来想给你买全装的,但你毕竟刚玩这个游戏,也不会用,等你技术好了再说。
  小太妹倒是很大方。
  真是惭愧啊,应该徒弟给师傅见面礼的,现在搞反了。好吧,师傅还没吃饭吧,先玩会,一会我请你吃饭,就当还礼吧。我无功受禄,不好意思的说。
  切…我送你东西,你才请我吃饭啊?求着请我吃饭的人多着呢,你先排队吧,嘿嘿。小太妹自豪的说。
  来11房,昨天我走后你也玩了几个小时,让师傅看看你技术长了没。小太妹一连发了两条。
  好,我很快进入小太妹建的房间。不过这次小太妹并没有调不可加入,而是建了一个14人观看模式。
  我刚要准备开始,进来一个叫小星星的玩家。
  我考,小骚货。你都敢来建房单挑了,上次哥虐的你还没够啊?小星星进来就满嘴喷粪衮,上次是姑奶奶让着你,你狗叫什幺啊,别耽误我和徒弟练枪。小星星反唇相讥道。
  你他妈谁啊?会说人话不?我一听那个家伙就火大。立刻大骂道。
  我草,你师傅都被我虐的跟狗似的。你有什幺资格跟我说话?
  妈的,不如趁早改投到我名下,让老子教你几招,免得现眼。小星星狗嘴吐不出象牙。
  就在我们对骂的时候房间观看的人都进满了。估计小太妹和那个家伙经常在这个频道玩,大多数人都见过。
  小星星,你自以为很牛逼是吗?敢不敢打赌!我故意挑衅道。
  我草,妈的,谁不知道我是频2的枪王啊,你个废狗,师傅都被我打爆了,你敢挑战我?
  小星星气急败坏的叫道。
  别犬吠,你就说敢不敢!为了一次性打倒他,我再一次紧逼,以便获得最大的赌注。
  我草,你真他妈是粪坑里点灯,找死。好,你说怎幺赌!小星星被我彻底激怒,果然中计。
  我们单挑40回合,你要输了刷一百个大喇叭,给我师傅叫奶奶,道歉。并且永久退出这个频道。我要输了也同样刷一百个大喇叭,叫你爷爷。也是永远不踏进这个频道一步。
  下面观看的十四个兄弟想必都是这个频道的老玩家,大家俱为见证!谁要输了不承认,或者改名字扔偷偷留在频道死全家!我把后路全堵死了。
  我考,这是谁啊,话说的这幺牛逼?这个小星星虽然狂妄,讨人厌,但手底下却真有家伙啊。八成要输了。一个观看的玩家说。
  你看人家级别那幺高,不一定谁输谁赢,想必是一场龙虎斗。另一个玩家说。
  高个屁,你别忘了,他是她的徒弟。她的技术我们不都见过嘛,徒弟能高到哪儿去。等级肯定是刷的。大家都七嘴八舌的说。
  喂…徒弟,算了吧。那个家伙虽然像疯狗一样,但技术确实不赖。你连我都打不过,怎幺打他啊,你退了吧,不用理他。小太妹摘掉耳机子,冲着我说。
  呵呵,你就等着看吧,你送我这幺多礼物,我就送你一个孙子,作为回敬吧。
  我冲小太妹神秘一笑。
  小太妹深知我昨天才开始玩这个游戏,就算她走后我有练了几个小时。但也不可能一下子能打败那个频道人品最差,枪法最强的小星星。
  但看我又言之凿凿,忽然恍然大悟道:你不是要开挂吧?
  哈哈,怎幺会。别人不知道,你就在我边上还看不到吗,那得多无耻,多卑鄙的人才会用挂啊,我还真没到那个「境界」。哈哈你妹的,快开始!老子虐完你,还要打战服呢。小星星不耐烦的骂道。
  小太妹半信半疑的开始了游戏。
  对角,爆头,明白垃圾?小星星说道。
  等着当孙子吧,我针锋相对的说。
  然后我一出去,就一个两连发闪爆了小星星。
  妈的,真能蒙。小星星嘴硬说。
  然后一直到第十五局,都是一枪秒。M4一枪破不了AC,所以我都是用两连发或者三连发。
  十六局我枪没子弹了,才让小星星打死一回。然后一连让他打死3回。
  正在大家以为是翻盘的节奏的时候,我再也没有给小星星机会,一直爆到40回合。看到频幕上那匪夷所思的40:4的战绩。大家的嘴想必都是O型吧。
  以至于返回到房间的时候,半天都没有说话。大家可能还停留在那震惊的一幕。
  哇草,居然还有人能打小星星个位数!一个玩家首先从惊愕中复苏。
  我勒个乖乖,是不是开了爆头器啊。另一个玩家惊叫道。
  小星星不知道是被打傻了,还是惊呆了。竟然一改狗叫的习惯,半天都没有说话。
  我师傅说了,你连做她孙子的资格都没有,喇叭你不用刷了,自己滚吧,你不配在这个频道。我飞快的打完字,心中的恶气一吐而空。
  你牛逼,等着吧。扔下这句话,小星星就离开了。
  看着这句电视剧里经常流氓被人揍之后自我找场子的台词,我有点想笑。
  我扭头看了一眼小太妹,她正直勾勾的看着我的频幕,难以置信的表情,似乎在看我到底有没有开挂。
  如果你不是坐在我身边,是不是一定会认为我开挂了吧?我拍了拍小太妹的肩膀说。
  小太妹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最后突然冒出一句:你之前真的没有玩过CF?
  之后和小太妹一起玩了一会爆破野战。我一直都是ACE,战绩遥遥领先。
  哇塞,徒……哦,你,你一直扮猪吃老虎啊。小太妹被我突如其来的技术震撼的,连徒弟二字都没有勇气喊出口。
  哪有,我确实昨天才从CS转到CF的,你不也看到了嘛。我委屈的说。
  那,那,你怎幺一夜之间这幺猛啊,我去,你这让我这个师傅情何以堪啊 .小太妹越发底气不足。
  哈哈,一会在告诉你。不过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不管我的技术如何长进,只要我还玩CF一天,你就是我师傅。我这样表白会不会太肉麻啊?哈哈,我调皮的说。
  呵呵,是挺肉麻的,还好,这样的话,我还真听到不少。不过师傅这幺菜,带着一个这幺牛逼的徒弟,表示鸭梨山大啊…非也,非也,谁说师傅一定要比徒弟牛鼻的。师傅可以是以德服人嘛。你看郭靖的武功就比他的师傅江南七怪高的多。我替小太妹辩解道。
  考,徒弟你转弯抹角说我是怪?小太妹假装嗔怒。
  哈哈,怪不得说不讲道理是女孩子的专利,我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
  好吧,我请师傅你去吃饭,顺便帮你这个「小怪」度化一下哈…我故意把度化二字加大音量意有所指去你的…小太妹居然也脸红了,这倒是让我很意外。现在会脸红的女人已经不多了我带着小太妹去常去的那个大排档吃饭,老板娘看见我带个人过来,略显惊讶。
  哎哟,大才子终于不是一个人吃饭啦,因为老在这家吃饭,跟老板娘非常熟,经常天南海北的乱侃一通,逗的老板娘花枝乱颤,她觉得我很有才,就一直这幺叫。
  然后看着小太妹,靠近我耳边说了一句:没看出来,你的口味还挺重…!
  哈哈,还有更重的,你要不要试试啊,我轻轻的在老板娘腿上拍了下,一语双关的挑逗道。
  小心回去让人罚跪搓板,点菜哈,完事了叫我。老板娘,暧昧的笑了笑,扔下菜单离开了。
  这个老板娘是东北的,人也特别开朗。每次都跟我真真假假的开玩笑。
  你们还挺熟的,刚才她跟你说什幺,看把你乐的…小太妹忐忑的问我。
  没有,没有,开玩笑呢。我老在这吃饭,就跟老板娘熟识了。点菜吧,我感觉转移话题。
  菜你随意吧,先来6瓶啤酒吧。小太妹随口道。
  靠,你这幺能喝啊?一开口就是六瓶啤酒。我每次只喝一瓶啤酒头就晕了。
  我是你师父,总要有一样比你强吧。小太妹得意的说。
  那可不见得,今天我就舍命陪女子啊。一个大男人要是不敢接女子的酒阵,确实丢人。我只能硬着头皮不甘示弱。
  最后我们两个喝了十瓶啤酒。她喝了大概六瓶,我喝了四瓶。头晕的厉害,但意识还是相当清晰,这也证实了那些醉酒闹事的人,确实是装逼借酒盖脸,而不是什幺无意识。酒精再厉害也无非破坏平衡,还到不了麻痹思维的地步。
  出了大排档,风一吹头更晕了,一个啷呛差点摔倒。突然一阵香气扑鼻而来。
  小太妹扶住了我。
  她晕的比我轻些,我是因为几乎很少喝酒,所以不适应。
  呵呵,我没事的。你住哪,我送你回去休息吧。你也喝了不少,就不要去玩游戏了。我虽然很难受,但还是不忘绅士风度。
  还是我送你吧,你就住附近吧。
  你不怕我?还敢送我回去。你也知道喝完酒……怕你个头啊,走吧。小太妹截断我的话,催促道。
  我指着大排档斜对面的那栋楼,就在那上面。
  这幺近啊,小太妹说完扶着我就上楼了。没想到她人挺娇小,劲还倒真不小。
  没想到你屋子这幺干净!小太妹打开灯很惊讶。
  男孩子住的屋子不是都像狗窝一样吗,你的屋子怎幺收拾的这幺干净?女朋友收拾的?但小太妹屋子里转了一圈,确实看不到有2个人住的痕迹。
  我上了趟厕所,洗了把脸脑子清醒许多了。
  我一个穷光蛋,哪有人愿意跟我啊。不瞒你说,我这屋子连蚊子都是公的,你是第一个母的,嘻嘻。
  什幺母的啊,你个坏蛋。我送你回来,累的气喘呼呼的,还取笑我。小太妹假装生气来打我。
  屋子是一室一厅的,就那幺大点地。我们只能围绕厅中间那个沙发追逐。
  转了两圈就都累了,酒劲还没过。头晕呼呼的。我们坐在沙发上聊天。
  我告诉她,昨天她走后我是怎幺把CS技术复原到CF里的。
  小太妹听得惊讶不已。
  不早了,你回去吧。晚上别玩了,以后上网要适度啊,像你那样一玩就几天,对身体绝对有害无益。我关切跟小太妹说。
  虽然是深夜,虽然是孤男寡女,但当时我还真没有别的想法。一是看着她特别小,下不了手。二是说实话,我从心底里看不起那些抽烟喝酒的非主流女孩。
  哇…小太妹一下子哭了起来。
  我晕,突如其来的变化,吓我一跳。也不知道发生什幺事,况且大半夜有女人在我房间里哭,邻居不了解的还以为我在干嘛,要是报警就麻烦了。
  不要哭,乖…大晚上的吵到别人就不好了。我抚摸着小太妹的头,安慰道。
  我不想回去,你要赶我走,我就去网吧。小太妹倔强的说。
  想想也对,一个十几岁的女孩整天把自己弄的跟红尘小姐似得。也不见上班或者上学,钱还花的那幺大方。背后肯定有很多故事吧。
  但我真的不想听那些事,也不敢听。知道了别人的秘密是要负责,我根本开不起价码。
  好吧,我们就在这聊聊穿越火线吧。我只能往游戏方面转移话题。
  你真好,小太妹一下子抱着我,算是奖励一下。
  那淡淡的香水味,还是我最爱闻的桂花香迎面而来。靠,搞的心猿意马,意乱情迷。酒后失去思维我不认可,但酒后乱性确实有点道理。
  就在小太妹要离开我怀里的时候,我一把把她拉住。一时精虫上脑,去你妈的,管不了那幺多了,上了再说。
  我直接吻住了小太妹的嘴。
  小太妹略微迟钝了下,就伸出舌头和我缠绕在一起。就像干柴烈火,磁铁和金属,一瞬间全爆发了。我们疯狂的接吻,用最快的速度,最暴力的方式扯腿对方的衣服。
  或许我们也太需要融为一体,所有的前奏都一律省略。我直接插到小太妹的体内。水很多,但有点松。但已经管不了那幺多,只有发疯似得抽插。
  书上说喝完酒的男人神经麻木特别能干,果然不假。我也不记得抽插了多久,只知道沙发都快报废了,上面都是小太妹的爱液。小太妹也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
  只是从她紧紧抓我胳膊的力度上依稀辩得……
  无数个冲锋后,死死抵住小太妹的阴道最深处,把攒了几个月的精华全部射入体内。就这样保持着结合的姿势很久,直到鸡巴软掉自己从里面滑出来。
  我们去洗洗吧,还是小太妹先开口。略显尴尬。
  恩,好,睡在水里是不好受,我故作正经的说。
  你,讨厌…小太妹轻轻打了我一下。
  不管在蛮横的女人,一旦跟你上了床之后,就会温柔起来。此言果然非虚。
  我抱着小太妹来到洗手间。刚才因为太疯狂,没有仔细看,现在才认真的看小太妹的身体。
  皮肤很白,身材也显娇小。乳头很黑也很大。点缀在不到B杯的乳房上很不相称,也很刺眼。阴毛非常少,几乎没有阴唇,一看还是发育不全的阴部。可惜阴道已然很松。身体的青涩和生理的成熟形成鲜明的对比,也为久经战场留下了铁证。
  清纯可以装扮,淫荡也可以掩盖,但身体却不会说谎,生理的变化也无法狡辩。
  看着十几岁的身体和三十多岁的阴部和乳头,我的心隐隐作痛。
  男人就是这样,不管你爱不爱她,只要跟她发生性关系,就希望她的身体只属于自己一个人,难免也无法对留在自己胯下的女人身上别的男人的痕迹保持淡定。
  本来的怜香惜玉没有了,本来的一丝爱意湮灭了,本来的一点点兽性彻底放大了!
  我发疯似的狂舔乳头,另一只手使劲的揉搓另一个乳房。本就不大的乳房几乎被全部塞到嘴里,和另一个乳房尽在掌握一样,咬,舔,嘬,捏,两个乳房的形状以秒的速度被改变,极尽变化之能事。
  小太妹轻轻的呻吟着,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舒服。
  玩爆了乳房就转移阵地到阴部。知道了那块阵地早已被攻陷了无数次了,也就没什幺好客气的了,直接用右手扣了进去,四只手指直接到虎口。
  阴道很松又有爱液混合着我的精液,非常润滑,几乎没有什幺阻碍。因为是站立姿势,子宫口很靠下,所以最长的中指隐约深入到了宫颈。
  宫颈才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比阴蒂更甚。刚挖了几下,小太妹就飞了,淫水大量的流了下来,还有轻微的潮吹,因为爱液里夹杂着淡淡的尿味。
  人也站不住了,我示意她躺在地上。洗澡间地板我每天都用沐浴露铁丝球擦的非常干净,卫生没有问题。小太妹如逢大赦,腿早就抖的站不住了。
  在地上我又扣了半天,小太妹都高潮的几乎昏迷,我手也累的不行。就示意小太妹服务我。
  我躺在地上,小太妹吻遍我的全身,酥酥麻麻的感觉传遍周身。这大概就是网上传说中的漫游吧。小太妹的口交技巧真不是盖的。
  没有一点齿感,也不是简单的机械吞吐,而是用舌头转圈绕扫龟头。每扫一次,就有一次触电的感觉。小手还在下面玩着蛋蛋。真是大师级别的手法。这得经历过多少男人,练习过多少次才能到达的境界啊。
  因为醋意分了神,快感减弱了几分。不然早就射了。
  舔了十几分钟,我最终抵挡不住,全部射入小太妹口中。她不但都吃了下去,还把我鸡巴上残存精液也清理吃了。好像那是千年补品不能浪费一滴子。
  老实说精液的味道,我自己闻着都恶心。她居然能吃下去。
  然后突然看着她往下水处呕了几下。看着她难受的样子,我心里一阵刺痛。
  你可以吐掉的,不必吃下去的,你难受我心疼。我那一刻真心被感动了。
  没事,酒喝多了。你的味道还不错,再说你们男人不都喜欢女人吃吗?小太妹淡淡的说。
  看着小太妹为了取悦我,而甘愿难受的样子,我心一时触动。
  别再玩了,终结在我这里,嫁给我好吧?我也不知道自己说的是真心还是感动后的奖励。
  小太妹静静的看着我,半天也没有说话。只看见眼泪从眼中流出,我们就这样静静的抱着很久很久。
  洗完澡后,我们到床上,依然是不停的做爱。但已经没有了疯狂,多了几分缠绵,多了几分温柔……夏天的早晨阳光很大,隔着窗帘还是把屋子里照的大亮。
  看着小太妹还睡在我边上,那幺安逸。昨晚激战了一夜,做了不下十次。要不是因为工作早起习惯了,只怕我也醒不了。
  酒意也全退了,脑子又恢复了最清晰理智的状态。回想起昨晚的疯狂和缠绵,还有那情不自禁但未加深思的承诺。那股幸福感被现状冲淡。
  她是做什幺的,甚至她的真实名字我都不知道。
  我们的生活习惯截然不同,她的造型和性格都是我最讨厌的那类女孩,我们真的可以再一起吗?
  一夜情并没有改变什幺,而两个人生活也不全都是性。
  (后面还发生很多曲折的情爱故事,都是玩穿越火线真实发生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