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八爷撸影院-在这里你可以撸得更好. 防屏蔽网址发布器 好消息:本站APP下载!

今日更新| 新片上映|求片留言|看片指南|公告(Ctrl+D快速将本页面加入收藏夹)

【俺妈叫俺使劲操俺姐】

  暖洋洋的晨光从窗帘逢钻了进来,我懒洋洋的睁开了眼睛、转过脸来看着我搂在臂弯里可爱性感的妈妈。
  俺妈今年才四十五岁,是一名在商界叱诧风云的女强人,七年前就和俺爸离婚了,俺妈因耐不住独守空房的寂寞、于是呼就勾引了我,她把十五岁的亲生儿子:我!当成了她的丈夫,从此我们就一直过着象夫妻一样的生活直至今日。但这几年随着她年纪的增长、俺妈的性能力也越来越差,她无法象以前那样能满足我性的需求。
  就说昨晚吧,当我浏览完熟女网站后性欲大增,抱起来正在看电视剧的妈妈、把她扔在床上就操上了,头一次我还没射精妈妈就筋疲力尽了,第二次、第三次妈妈只好趴在我身上用她那性感的小嘴和灵巧的小手为我解决了。
  我凝视着熟睡的妈妈,成熟的身体被阳光照的闪闪发亮,由于侧着身子两个已经有些下垂的大乳房平摊在床上,褐红色的大乳头贴着我的胸膛,伴随均匀的呼吸乳头也上下蠕动着。
  一双肥藕般雪白的手臂勾着我的脖子,腋下的汗毛刮的干干静静,臃肿的腰上有几道赘肉,但我总觉得它另有情趣,趴在她的身上操她的时候都能感到它带给我的温暖和包容。
  妈妈修长的大腿一条完全打开,另一条插在我的两腿间,不安分的玉足紧紧靠在我的鸡巴旁,说道玉足可是我对妈妈的身体特别满意的几个部位之一,肥厚、白嫩而且散发着异香,每次和妈妈行房前都要舔到过瘾。
  我不喜欢汗毛重的女人,妈妈便定期刮去手臂、腋下、大腿的汗毛,为了美观我特许她留下了她那浓密黑亮的逼毛,那黑色发亮的逼毛下面、就是我战斗了几年操也操不够的老骚逼……两片肥厚的黑色阴唇经历了二十几年的战斗已经疲惫的向外张开,露出了阴道口、由于昨晚的狠操略带红肿、并且留着一些我的精液和妈妈的阴液混合的液体。
  看着阳光下妈妈大白猪似的肉体我情不自禁把嘴贴在妈妈柔软的嘴唇上,睡梦中的妈妈很自然的张开了小嘴并把舌头送进我嘴里和我的舌头绞在了一起,性起的我毫不留情的把左手中指插进了妈妈的骚逼里,抽送了二十几下妈妈才睁开了双眼,叹了口气轻声说:“好儿子,你饶了妈妈吧,昨晚你差点把妈给操死,现在我的两条腿一点劲都没有,下边也有点痛,妈都这把年纪了、要是真的让你把妈操死了你哭都来不及了。
  ”我说:我那能舍得把妈给操死呢,真要是把妈操死了,我的大鸡巴可咋办呀。我不依不饶的在妈妈阴道中加快了手指抽送的速度,右手也抓起了妈妈一双肥大的乳房揉搓着说:“那怎么办啊,我的鸡巴都快憋爆了,你总不能看我自己解决吧?”
  妈妈看着我高高勃起的大鸡巴无奈的说:“要不这样吧,给你姐姐打个电话看她在不在家,让她过来陪陪你吧,我可是有心无力了”……我说:我到是想操俺姐,可她能让我操吗?妈妈摆弄着我的大鸡巴说;你个小情种!你还不知道你妈我的本事吗,我想办的事,有办不成的吗?我听妈妈这么一说。我的心率加快,我两手捧着妈妈的脸说:妈你真好!你真是我的亲妈,就你疼我,爱我,其实我早就想操俺姐了,怕你生气,我一直不敢说。妈妈用大手指头点了一下我的脑门说:小样,老娘早就看出来了,要不是我岁数大了,我才不成全你俩呢。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我的姐姐,在我看来那可是地地道道的大美人,遗传的基因,高挑、丰满,皮肤白皙,二十五岁正是女人风采最神韵的时候,早在和妈妈发生性关系之前我就暗恋俺姐姐了,我经常偷看姐姐洗澡,嗅着姐姐刚换下的乳罩、内裤来自慰,可惜我还没来得及下手,姐姐她就远嫁美国去了。
  几年前和美国的姐夫离婚后姐姐回国开办了一家广告公司,早出晚归的姐姐,为了不打扰妈妈和我的生活,便在我们居住的别墅区里另买了一套房子,这样既不影响自己的工作,又能经常回来看看我和妈妈,在我们三人相处的一段日子里,姐姐觉察到了我和妈妈不正当的关系,但她爱于脸面,和外界的压力也只能睁一眼闭一眼了。
  姐姐的归来对我来说是热血膨胀,想操她的欲望也越来越强烈,甚至和妈妈行房时想的都是姐姐白白嫩嫩的大屁股,好多次我要用语言挑逗姐姐,都被她巧妙的回避了。
  妈妈看我想姐姐想的发呆,她生气了,使大劲的捏了几把我的大鸡巴,把我痛的直咧嘴,妈妈笑着说;行了,快给她挂电话吧,就说妈叫她回来吃晚饭,我有办法让你操上她。
  我给姐姐挂了电话,她爽快的就答应了。妈妈把特制的迷药掺在姐姐的晚餐里,没吃完饭姐姐就不醒人事了,妈妈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好儿子,妈妈知道你喜欢你姐姐,只要能让你高兴妈妈干什么都行,再说妈妈也快不中用了,总要有人伺候你的大鸡巴,肥水不流外人田,操你姐姐总要比操外人强,今天,一定要让她屈服在你的胯下,从此不想别的男人只要你的大鸡巴。
  ”我深情的吻了一下妈妈说:“妈妈,我都操了你好几年了,你还不相信我的本事吗,你放心吧,即使得到了姐姐我一样会疼你、爱你、操你,直到把你操死你为止。”
  妈妈把手伸进我的裤裆用力攥住我的鸡巴套弄了几下说:“我的宝贝亲老公,快别贫嘴了,赶快办正事吧,凭你姐姐倔强的性格光凭你的大鸡巴她是不会轻易屈服的,我去把卧室的灯全打开,准备好录像机,把你俩性交的全过程录下来,等她醒了,用录像威胁她接受这个事实,今后有了我们俩的骚逼、你的大鸡巴应该能满足了吧。
  ”妈妈进了卧室忙着准备,我坐在姐姐的旁边,看着姐姐桃花般的面容,我的心脏突然仿佛停止了跳动,我怀着紧张而又喜悦的心情,对着昏迷的姐姐轻声说:“好姐姐,今天你终于要属于我了。
  ”我抱起性感可爱的姐姐,把她轻轻的放在卧室的床上,对正在摆弄摄像机的妈妈说:“妈妈,你也把衣服脱了吧,我不想因为操姐姐而疏远了你,一会我操完了姐姐就操你,不过你不要太性急,你一定要拍好我俩的录像知道吗。
  ”
  妈妈一边脱衣服一边说:“宝贝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拍出世界上最好的乱伦毛片来。妈妈从来没看过你操别的女人,我都等不及了,你快用大鸡巴使劲的操她。
  ”我用最快的速度脱光了衣服,趴在姐姐的身旁,姐姐好象一件象牙雕刻的珍贵艺术品,我要一点点的欣赏她、品味她。
  姐姐那乌黑的秀发衬托她的皮肤白皙光亮,驱使我去亲吻她的耳垂,亲吻她的粉腮,亲吻她饱满的额头,亲吻她紧闭的双眼,亲吻她秀美的鼻子,最后停留在她性感、温暖的双唇上。
  我的舌头用力顶开姐姐的牙齿,姐姐口中的香气扑面而来,我使劲吸食姐姐软软的舌头,呼吸的不顺畅致使昏迷的姐姐把嘴张的更大,手和脚也不断的抽搐起来,我的舌头继续向下探索,从姐姐尖尖的下颚舔到姐姐的胸部。
  姐姐穿了一身非常职业的黑色套装,我漫漫解开姐姐上衣的扣子,一对高耸肥大的乳房呈现在我眼前,水粉色的乳罩勉强罩住了一半乳房,深深的乳沟伴随姐姐有力的呼吸一张一合,我吃力的把双手伸到姐姐的后背,解开了乳罩的挂钩,并把乳罩褪到乳房以上,一对不再受乳罩束缚的大乳房,颤微微的跳了出来,我双手捧住姐姐的乳房,不停的用舌头舔着,用嘴裹着。
  不一会的功夫,姐姐粉红的乳头就变硬变大了,我忍不住狠很咬了一口,姐姐含糊的叫了一声,吓的我跳下了床,惊慌失措吓出了一身冷汗,正在摄像的妈妈走过来对我说:“宝贝你别怕,放心大胆的弄她,妈妈下的药足以使你姐姐死睡上12个小时,你就尽情的玩她吧。
  ”我一看姐姐还在沉睡中,我也就安下了心来继续我的探索历程。玩了一会姐姐的大乳房后,我的舌头来到了姐姐的腹部,姐姐的小腹有一些突起,几条淡褐色的斑纹呈放射状爬在肚皮上,肚脐小巧美丽,不象妈妈的肚脐又黑又深。
  姐姐的下身是一条过膝的黑色套裙,我把裙子的下摆从膝盖处一下拉到腰间,由于用力过大姐姐又“哦”了一声,这次我有了思想准备,没去理她接着干我的活儿。
  我把姐姐的黑色连裤丝袜和白色棉质内裤一寸一寸卷着往下褪,褪到最后露出了一双肥厚白嫩的玉足,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心想不着急,等我舔完姐姐的大骚逼再来舔它,我转过头凝视那黝黑整齐的阴毛淹没的地方,今天我终于可以占有它了。
  我把脸贴近姐姐的骚逼上,用手指轻轻拨开深红色的阴唇,阴道已经湿润,淫液从里面流出来粘在阴唇上,我轻轻的把嘴凑了上去,伸出舌头舔在了姐姐的骚逼眼上,啊!还是几年前的味道,腥臊还带着咸味,世界上没有任何味道比它更让我兴奋,更让我冲动。
  我大口大口的舔着姐姐逼里流出来的骚水,恨不得用嘴把姐姐的骚逼全部吞下,随着我舌头的狂舔,姐姐阴道里的骚水不断的涌出来,沉睡的姐姐也“哦,啊”的呻吟起来,姐姐的呻吟更使我情绪高涨,我索性把右手的中指、食指插到阴道里来回抽送,抽送出来的骚水被我一滴不剩全吸进嘴里。
  这样持续了十几分钟后我的嘴里、脸上、手上全粘满了姐姐的骚水,随后又抱住姐姐的玉足一阵狂舔,姐姐的脚很香,我尤其喜欢舔她染了亮红色指甲的脚趾,我一边舔着姐姐的玉足一边用我的脚趾在姐姐阴水四溢的阴道中抽送。
  热身之后我坐起来调整了一下呼吸,开始一件件脱姐姐的衣服,赤裸裸的姐姐在灯光下格外光洁耀眼,分开姐姐的两条大腿,我跪在中间,两手拖起姐姐又肥又白的大屁股,把大鸡巴在姐姐的大骚逼上来回的蹭了几下,龟头已经沾满了骚水,我把大鸡巴慢慢的操进姐姐的骚逼里。姐姐的阴道又紧又温暖,不象妈妈的阴道已经松的能跑火车了,大鸡巴在姐姐的阴道里开始缓缓的抽送,几十下后昏迷的姐姐有了生理反应,嘴里不断的呻吟着,额头、鼻尖、粉颈也渗出了汗珠,我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并使出我和妈妈做爱积累的所有招式。姐姐的阴道也开始一张一合,仿佛在极力配合着我,一股从未有过的快感袭遍全身,我用手压在姐姐红肿的阴蒂上,使劲的搓挤并更加疯狂的抽送起来,大约操了七八百下后,我从她湿滑的阴道里拔出了大鸡巴,姐姐的阴道在我拔出大鸡巴的同时,仿佛封闭已久的闸门突然打开一样,一大股阴水“噗”的一下全部涌了出来,打湿了我的双腿和一大片床单。
  我把姐姐背朝上翻了过来想来个老汉推车,可怎样也不能让姐姐的屁股保持撅起来的状态,无奈之下我只能求助妈妈,正在摄像的妈妈看到我和姐姐的性交场面也是淫意正浓,一手拿着摄像机拍摄,一手抠着她的老骚比,阴水流的满腿都是。
  看着我摆弄不了姐姐的肉体,妈妈固定好摄像机走了过来,“傻儿子你真笨,这些年我白教你操逼了,你把姐姐的肚子下垫几个枕头姐姐的屁股不就撅起来了吗。”姜还是老的辣,我把姐姐的腰托成弓形,妈妈在姐姐的肚皮下垫了三个枕头,姐姐的屁股一下撅了起来。
  看着妈妈因性欲高涨憋的通红的脸我油然感到一丝愧疚之情,“妈,要不我先伺候你吧。”
  妈妈热泪莹眶咬着下嘴唇强忍住泪水说:“乖儿子,妈没白疼你,可今天毕竟是你和你姐姐的洞房花烛夜,过了今晚你还是我的亲丈夫,你姐工作忙也就能给你接个短儿,咱俩儿不在乎这一会儿,赶快集中精力操你姐吧。”多伟大的母亲啊!
  “那你就忍耐一会儿吧,等干完姐姐我就好好的伺候你。”
  因为垫起了腰,姐姐整个身体的重量向前倾,全部集中在头部,颈部因压力向右侧偏导致姐姐的脸的右侧死死的顶在床垫上,双臂毫无生气的瘫在床上,呼吸的不顺畅和脸部被挤压使姐姐张大了嘴,口水顺着嘴角淌下来和床上姐姐阴道涌出的阴水交汇到一起。姐姐撅起的大屁股异常的美丽,肥大、光滑、白嫩,我用手拍了一下,姐姐的肥臀立刻忽悠忽悠的颤动起来。
  姐姐的屁眼好象鲜红的小花蕊,我敢肯定它没有被大鸡巴占领过,对着姐姐的屁眼狂舔一阵后,本想用我的大鸡巴给姐姐的处女屁眼破处,但转念一想,我第一次操妈妈的屁眼把妈妈疼的又爹又妈的嚎叫,操完后三天都没下的了床的情景还是放弃了,万一操姐姐屁眼把姐姐疼醒了往下的事就不好进行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姐姐的屁眼早晚是我的。
  攥着鸡巴我没费劲就从后面操进了姐姐的骚逼里了,为了不让姐姐的身体向前蹿,我使劲按住姐姐的屁股一下比一下更用力的开始抽送,原本沉默的姐姐又因为骚逼受到大鸡巴的刺激不自主的呻吟起来,就这样又干了四五百下后我的大鸡巴在姐姐阴液横流、温暖紧绷的骚逼里的不能自控的射了精,滚烫的精液塞满了姐姐的阴道。
  我帮姐姐翻过身,来不及擦拭姐姐下体流的到处都是的精液便拽过已经不能自拔的妈妈,把妈妈放倒在姐姐旁边,妈妈迫不及待的攥住我粘满阴水的鸡巴送进嘴里嘬了起来,我也毫不客气的趴在妈妈温暖肥厚的肚皮上舔她又黑又大的骚逼。
  一会儿工夫我的鸡巴又英姿飒爽的挺了起来,为了补偿刚才没操姐姐屁眼的损失,我把鸡巴插进了妈妈被我无数次进入已完全撑开的屁眼里,妈妈和我无数次的性交彼此都已经驾轻就熟,一阵激烈的肉搏使我俩同时得到了满足。
  大战过后我搂着姐姐和妈妈稍做休息又对姐姐发起第二次进攻,就这样我操完妈妈操姐姐,操完姐姐操妈妈,一直折腾到早晨四点实在一点力气都没了便和妈妈到隔壁的小卧室相拥睡去。
  睡梦中我被妈妈推醒,隐约听见隔壁卧室传来一阵阵哭声,一定是醒来的姐姐看到自己满身的咬痕和抓伤以及浑身上下已经风干的精液(昨晚除了第一次操姐姐我把精液射到了阴道里,往后的几次我把精液全喷洒到姐姐的嘴里,肚脐里以及乳房上、肥脚上、屁股上)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大为伤心。我想过去哄哄姐姐却被赤身裸体缠在我身上的妈妈按在了床上。
  “儿子,你这会儿过去只能把事情搞的更糟,我先过去开导开导你姐姐,你等我叫你你再过去。”妈妈穿上睡衣拿起摄像机和录像带向姐姐屋走去,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焦急的等待着妈妈的消息,我真怕妈妈说服不了倔强的姐姐而姐姐再也不理我了,那我就再也尝不到姐姐美妙的肉体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我听见姐姐的哭声也一点一点的微弱了,妈妈对姐姐的说服肯定起了作用,大约一个小时后妈妈脸上带着胜利的笑容回到我房间,一屁股坐在我腿上重重的亲了我一口说:
  “亲儿子,你得给妈妈记一大功,在我的威逼利诱下你姐姐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有一些勉强,你过去说几句软话哄哄她,你姐姐一直很疼你,你这次把你姐姐伤的不轻啊。”
  我也狠狠的亲了一口妈妈装作生气的样子说:“老骚逼你把事儿全推到我身上自己装无辜,你要是不给姐姐下药我也操不成她,咱俩儿都是迷奸姐姐的主谋,谁也别说谁。”
  我和妈妈一前一后进了姐姐的房间,坐在床边上的姐姐看见了我又伤心的哭了起来,我“扑通”跪在姐姐的面前,双手抱住姐姐的双腿装作很愧疚的对姐姐说:
  “姐,你原谅我吧,我很早就喜欢你了,你一直是我心中的女神,你结婚去美国后的我整个人都崩溃了,你可以问妈妈,你走的当天我就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几天不吃不喝,我甚至想去美国把娶你的那个男人杀了,他凭什么占有你,他配吗!几年啊,我想你都想疯了,姐你离开那个臭男人回到家里我高兴极了,这些日子我盼着和你在一起,做梦都想。我是你亲弟弟这没错,但我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男人啊,我知道昨晚那样对你很不理智,可我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接近你了。”
  说着我从裤兜里拿出把刀子送到姐姐面前,“姐,如果你不能原谅我,你就给我几刀算是对我的惩罚,你要是下不了手我自己来。”我把刀尖调转对作势向自己的身体刺去,姐姐慌了手脚,连忙双手拽住我拿刀的手,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和哀求,“好弟弟,别做傻事,我原谅你,不论你对姐姐做了什么姐姐都原谅你,求求你把刀放下吧。”
  一直在旁边观看事态发展的妈妈不失时机的劝说姐姐,“闺女,你弟弟昨晚那样做也的确事出无奈,他太喜欢你了,以前好多人给他介绍女朋友他都不同意大多数是因为你,你不能辜负你弟弟的用心良苦啊,想必你也看的出来我和你弟弟不光是母子关系,说句老不要脸的话,我这个岁数还能伺候他几天,以后只能靠你了,如果因为这件事你接受不了,那你马上滚出去,以后我也不认你这个女儿。”
  妈妈一番软硬间施的话语反而让姐姐觉得对我有一些愧疚了,姐姐把我紧紧的抱在怀里深情的说:“好弟弟,姐姐也知道你喜欢我,今后你要想那样就直接和姐姐说,姐姐一定让你满意的,但要答应我一条,不准再用迷药祸害姐姐了。”
  看到姐姐接受了我,我更加肆无忌惮的对她提出了要求,“好姐姐,现在你就是我的老婆啦,我这个老公也要向你提一个要求,以后不准别的男人碰你,如果让我知道你和那个男人好我就用这把刀把他变成太监,反正咱们家有钱有势我伤几个人警察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听了我的话姐姐装作兴师问罪的架势对妈妈说:“看您生的好儿子,整个一个十恶不做的流氓。”我洋洋得意的说:“我就是流氓啊,原来流妈妈,现在流姐姐。”
  没想到话没说完,妈妈和姐姐的粉拳都向我招呼过来,我一边躲闪一边大叫,“救命啊,我的大媳妇和二媳妇要杀夫啦。”
  从此我、妈妈、姐姐过起了一种别人无法想象的生活,开始的一段时间姐姐在我们三人同床做爱时总是放不开,毕竟要让矜持、保守的姐姐完全接受这个事实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妈妈看出了姐姐的心思,为了让姐姐完全适应我们这种乱伦生活,妈妈经常放一些母子乱伦、姐弟乱伦的毛片给姐姐看,而且在家具厂定做了一个特大号的床供我们三人做爱用,慢慢的姐姐也就习惯了这种性爱方式,有些时候为了提高妈妈的性欲,姐姐和我一块儿和妈妈热吻、吃妈妈的奶子、舔妈妈的骚逼、抠妈妈的阴道、玩妈妈的肥脚,妈妈也会不依不饶的和我一起这样玩姐姐,就这样我、妈妈、姐姐就这样真正开始了三人淫荡的乱伦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