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八爷撸影院-在这里你可以撸得更好. 防屏蔽网址发布器 好消息:本站APP下载!

今日更新| 新片上映|求片留言|看片指南|公告(Ctrl+D快速将本页面加入收藏夹)

不该说出来的秘密

  彭川卫被这三个女人折磨着有点力不从心,他左右应付,有些招架不住。他在跟张雅在一起时阿香打来电话,他怕惹来没有必要的麻烦就没有接听阿香的电话,他怕阿香伤心,于是变的心事忡忡起来,他惦记着阿香,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在这座陌生的城市,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咋办?彭川卫没有心思跟张雅缠绵,他在为阿香担心,在张雅面前显得心神不安起来。
  “你咋的了?”
  张雅问。“在想哪个妖精?”
  “张雅,你别闹了,我有个会,我得去开会了,”
  彭川卫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你回去工作吧,让人知道你整天在我这儿影响不好。”
  张雅听彭川卫说他要去开会,便悻悻的走了。
  彭川卫等张雅刚离开房间,就拨打阿香的电话。电话响了半天,没人接听。最后。电话里说。“你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你稍后再拨。”
  阿香,给彭川卫打电话,彭川卫不接她的电话,使她很伤心,昨晚彭川卫没有陪她,她就很不痛快,现在他竟然不接她的电话,并且还关了机,要是她有个有个意外咋办?她要是遇上坏人了,向彭川卫求救,都找不到他,因为他不接她的电话。想到这儿,阿香更伤心。
  阿香来到单位都在忧心重重。
  “阿香,你今天咋的了?总是一副丢魂落魄的样子。”
  花娟一边上网一边说,“是不是失恋了,女人只有在失恋时才这样。”
  经过昨天的井下的尴尬,花娟从新的面对新的生活,其实她的位乐观的人,对于昨天的事,早以忘得一干二净了。只是武斗为昨天他的设计而欣慰,觉得昨天的井下劳动安排的恰到好处。
  武斗在琢磨着新的一轮对伏花娟的手段。不信拿不下她,只是暂时不想拿她。这是武斗的信念。
  新的劫难正在向花娟挺进,这是后事,暂时放下。
  阿香莞尔了笑。说。“没有,花姐,谢谢你对我的关心。”
  “阿香,昨天下井,你害怕吗?”
  花娟问。
  “有点,井下真不是人待的地方,幸亏咱们只是待那么一小会儿,如果长期待着,会绝望的。”
  阿香说。“花姐,我想问你个话题。”
  “说吧,啥问题?”
  花娟一边摆弄着电脑一边问。
  “武矿长是不是喜欢上你了?”
  阿香问。
  “你别瞎说。”
  花娟羞红了脸。“这事咋能胡说呢。”
  “我凭女人的感觉,我觉得他喜欢上你了。”
  阿香说。“那天你们那么亲热,我出去了,成全了你们。”
  花娟的脸腾的就红了。“没有的事,阿香,你咋瞎说呢?”
  “是你不喜欢他吗?”
  阿香诧异的问,“武斗是矿长,而且有权有势,这样的人上那去找啊,”
  “这是你选择情人的标准吗?”
  花娟不回答她的问题反问道。“我们是人就有尊严的,不是男人的玩物。有两个糟钱就可以随意让他们玩弄吗?”
  花娟的话使阿香汗颜。阿香低下了头摆弄电脑。
  办公室一时冷场。花娟上网聊天,这时有个叫做喷射的网友加进了花娟网号。他们很快就聊了起来。
  喷射:你好,朋友,你在哪里?
  花娟的网名红颜知己,接下来用花娟的网名。
  红颜知己:你是那里的朋友,我在单位,你在那里?
  喷射:我家在北方,我在家,你是做啥的?
  红颜知己:我是企业中层管理人员。
  喷射:小白,佩服,你晚上回家上网吗?
  红颜知己:不一定,有事吗?
  喷射:你晚上回家,如果你家没有人,你最好上网,我让你看一件你特别喜欢的东西。
  红颜知己:啥东西?
  喷射:暂时保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红颜知己:我估计不是啥好东西,要不你咋不敢说呢?
  喷射:什么事都要留悬念,到时候效果才不同,如果我现在告诉你,你看了就不会产生强烈的效果。就会寡然无味。再好的菜系,你都会大倒胃口的。
  红颜知己:你挺会调人胃口的。你一定是个情场老手。
  喷射:谢谢,你的赞美。能看看你吗?
  红颜知己:对不起,我没有视频。
  喷射:你回家有视频吗?
  红颜知己:有啊,咋的了?
  喷射:你回家时候咱们视频好吗?
  红颜知己:为啥视频?这么聊不是挺好的吗?
  喷射:我想看看你,你是不是跟我在心里的想象的人是不是一样。
  红颜知己:你把我想象的什么样?是不是很丑的那种女人?
  喷射:你是我心中最美丽的女神。这是我现在想象着的。
  红颜知己:那就不视频了。我想在你的心里始终保留着这种美丽的形象,如果你见了我,跟你想象的不一样,你会很失望了,我的形象也会在你心中彻底破灭。
  喷射:不,还是要看你,不然我的心会七上八下的。
  红颜知己:那你要是看了我,跟你心中的不一样,咋办啊?
  喷射:不会的。你一定是个美女,我有这种感觉。我的感觉是错不了的。
  红颜知己:你为啥叫喷射啊?
  喷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红颜知己:你这人挺神秘的。
  喷射:你几点下班?
  红颜知己:干啥?
  喷射:好跟你定个上线的时间,你不能让我白等吧?
  红颜知己:不会的,今晚我一定上网,你就等着吧。
  喷射:你最好把你手机号码给我。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
  红颜知己:咱们还不到给电话的时候,如果到那时我会给你的。
  喷射;那晚上你要是不上网,我不是苦等吗?那多么郁闷啊。
  红颜知己:不会的,我是很守信用的,除非是特殊原因。
  喷射:那不是还有让我白等的可能,你就把电话给我吧,我不会骚扰你的,你放心好了。
  这时候响起了歌声,是《月亮之上》花娟扬起头,看到阿香拿着手机正在看。原来是阿香的手机响了。花娟从又将视线回到电脑前。花娟望着闪烁的头像,她知道那是喷射在跟她说话。她刚要去点,阿香的手机铃声并没有中断,依然顽固的响着,这就把花娟的注意力分散过去了。
  花娟从又扬起了头。只见阿香把手机放在电脑桌上,似乎也在上网聊天,她不理睬这个电话。
  虽然阿香装做镇静不接这个电话,但她的心思还在这个电话里,时不时的向电话瞄上一眼,最可气的就是这电话的铃声,也就是那首被她设成铃声的《月亮之上》非常嘹亮,搅得她心乱如麻。不能自己。
  “谁的电话,咋不接啊。”
  花娟问。并不是花娟多管闲事,让阿香接这个电话,其实阿香接不接这个电话是阿香的自由,与她有啥关系?但是这个电话的铃声搅得她心神不宁,她不得不说了,“让它响着,”
  阿香扬起头白了她一眼,“谁的电话我都接啊?”
  花娟被阿香抢白的一时无语,是啊,她有啥资格命令阿香接电话啊?
  花娟尴尬的一笑,说:“对不起,我觉得这电话声有点吵,才让你接电话的,其实你接不接电话与我有啥关系?”
  “是吗?”
  阿香说。“对不起了,打扰你了。”
  “没关系,”
  花娟嫣然一笑。“不影响。”
  阿香的电话响了很长时间之后,沉寂了,可是没过多大一会儿,它又突然的响了起来。
  阿香拿着手机走出了办公室,电话是彭川卫打过来的,在这之前阿香给彭川卫打过电话,彭川卫没接,后来他关了机,现在他反过来给她打,她不接电话是为了跟他赌气。
  阿香虽然来到外面,但她没有马上接这个电话,她想让彭川卫着急,让他对她的轻慢,她要用不接电话的方式惩罚着他。
  手机不再响了,阿香又有些失望了,她拿出手机,查看上面的电话,有六个未接电话,都来自彭川卫,阿香在想是不是给彭川卫打过去?这样捉弄他已经差不多了,外面的阳光很明媚,晃得她有点睁不开眼睛。
  就在阿香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突然的又响了,由于手机铃声很响,把阿香吓了一大跳,而且她还是把手机握在手中,手机响铃把她手震的有点发麻,她差一点把手机扔了。
  阿香不用看她都知道是谁的电话。一定是彭川卫的,她被彭川卫这种固执的精神所感动。便接了电话。
  “阿香啊,你咋才接电话啊,把我急死了。”
  电话接通后彭川卫埋怨的说,“我不想接。”
  阿香说。
  “你在哪?”
  彭川卫问。
  “我在车上,我已经回家了,以后你再也看不到我了。”
  阿香说。
  “啥?你走了?”
  彭川卫惊讶的问。“为什么?”
  “你很忙,那顾得上我啊。”
  阿香埋怨的说。“连我的电话你都不接,我在这陌生的城市里,你把我扔在一边,遇上坏人给你打个电话求援,你都不接。”
  “咋是了?发生了什么事?”
  彭川卫着急的问。他的语音里全是急促。
  阿香听出来他着急了,多少有些感动。
  “现在说啥有啥用,已经晚了。”
  阿香故弄玄虚的说。
  “你给我打电话时,我正在开会,没办法接电话。”
  彭川卫喘息急促起来,通过电话传了过来。“你回来,不要走,有事好商量。”
  阿香想也许他真是在开会。她知道在开会期间是禁止接电话的,因为她也经常开会,这一点她懂。
  彭川卫如果真的在开会她就原谅他。
  “那好吧,如果你真是在开会我就原谅你,”
  阿香撒娇的说。“要不我一辈子不原谅你。”
  “宝贝,我骗你干啥,”
  彭川卫松了一口气。“你赶快坐车回来吧。要不要我去接你,你现在到哪了?”
  “不用,我自己回去。”
  阿香有点感动的说。“你等我好吗?”
  “好的,你快点回来,急死我了。”
  彭川卫说。
  撂下电话,阿香心中泛起了甜蜜的涟漪。
  阿香走了之后,花娟又把心思从新的回到; 电脑前,她戴上耳麦,要好好的跟喷射聊聊。耳麦里时不时的响起滴滴声。这是喷射在跟她说话。
  花娟用鼠标点开喷射闪烁的头像。好几行字从现在她的聊天框框内。
  喷射:你给我电话,我找你方便。如果你有事不在,可以给我发短信告诉我。
  喷射:说话啊,咋不说话啊……
  花娟望着一排排的字,心中涌动着另类的情感。网友聊天是挺好,现在花娟有点喜欢这个煤矿了,觉得在儿比公司强,最起码在工作中聊天没有管,这里的工作环境比较宽松。
  红颜知己:对不起,刚才有点事,很快她的耳麦里就响起了滴滴的声音,这是喷射给她发的信息,她慌忙的点开。
  喷射:没关系,你得以工作为主,聊天是次要的。你是单身吗?
  红颜知己:是啊,咋的了。不过我有个准老公。
  喷射:你们感情好吗?
  红颜知己:当然好,喷射:你们天天做爱吗?
  红颜知己:不一定,看心情。
  喷射:每次多长时间?
  红颜知己:你咋问这个问题?
  花娟将一个QQ表情红脸给他发了过去。
  喷射:我做爱时间就很长,而且质量好,并且我很猛。纯粹的中国猛男。
  红颜知己:你跟我说这些干啥?我不喜欢这个话题。
  花娟将一个女人打男人的QQ表情给喷射发了过去,底下还写了一句话:扁了你。
  喷射:我的那个东西也很大,你想看吗?
  红颜知己:你是不是流氓,咋这么下作。你再这样,我不跟你聊了,把你打入黑名单里去。
  喷射:别介,我只是想让你快乐,没有其他的意思,你误会了。
  红颜知己:我喜欢健康聊天。不喜欢这样,你有老婆吗?
  喷射:有啊,咋的了?
  红颜知己:有老婆的人咋还这样?
  这时候阿香进来了。阿香的脸上飘着幸福的红润,不在像刚才那样灰头土脸的了,这显然是被爱情滋润的结果。
  “阿香,你的气色挺好。”
  花娟说。
  “是吗,花姐,”
  阿香快活的问。“花姐,你有情人吗?”
  “没有,”
  花娟望了望脸色绯红的阿香。说。“你一定有,不然你的脸就不会莫名的红起来。快告诉我,你的情人是谁?”
  阿香被爱情的火焰烤灼着,她真想向花娟把她跟彭川卫的事和盘托出,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妥。彭川卫是这儿的董事长,身份很特别,她要是说出她与彭川卫的关系来,不啻于是一枚炸弹,其爆破力一定很大,虽然她跟花娟同处一个办公室,但她们只是同志的关系,并不是特别密切的朋友关系,不过花娟是她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最好的知己。
  因为她在这座城市里属实没有其他的女朋友,花娟可以算是她在这座城市里的唯一。阿香心里真有想把她跟彭川卫这段浪漫的爱情经过向花娟一吐为快。
  “花姐,你说一个人如果喜欢上一个人是不是缘分?”
  阿香问。
  “当然了。”
  花娟笑吟吟的说。“你一定挺甜蜜的是不是?”
  阿香娇媚的一笑。说。“算是吧。花娟一个女人有是有个男人爱,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啊。”
  “那当然了。”
  花娟说,“女人最大的快乐就是拥有爱情。不像男人以事业为重。”
  “就是。”
  阿香附和着说。“所以往往吃亏的我们女人。”
  这时候花娟的电脑里又起了滴滴的声音。花娟看闪烁的头像,只见喷射打出好几行字,花娟连看到没看,给他回复了过去,说,“现在正在忙,以后再聊。”
  喷射马上回复,说。“晚上我等你,不见不散啊。”
  “阿香,你的情人一定很出色,他是咱这儿的吗?”
  花娟不理喷射跟阿香聊了起来。
  “是咱这的,”
  阿香差一点说出彭川卫,话到又嘴边她咽了下去了,“谁啊,谁有这么大的艳福?”
  花娟问。
  “花姐,你问这个干啥?”
  阿香羞涩的道,同时她的脸颊潮红了起来,这是女人幸福时的红润,阿想很想跟花娟分享她的幸福。其实阿香不让花娟问的意思是希望她问,女人在爱情面前都很弱智。阿香也是如此。
  “我想跟你分享你的快乐。”
  花娟恰到好处的说。
  “花姐我告诉你,你千万不要跟任何人说好吗?”
  阿香温柔的说。
  “好的,我为你保密。”
  花娟说。
  “彭川卫,”
  阿香说。
  “啥?”
  花怔怔的望着阿香,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就在陶明跟陈文准备换身下的女人时。女人说话了,“你们不能换。”
  “为啥?”
  陶明问。
  “换可以,但你们得多付钱。”
  跟陈文的女人很势利的说。
  陶明进入陈文找的那个女人的身体,说,“这个好办,钱对于我无所谓。”
  女人一听可以多得到钱,就在陶明身下夸张的呻吟起来了,他们四个人旁若无人的交媾了起来。
  刘丹途中下车后,阿香问彭川卫,说,“这个风骚的女人真的是你以前的同事?”
  “是啊,咋的了?”
  彭川卫一边开车一边说。
  “我看不像,”
  阿香说,“你看她那身打扮,那妖里妖气的,一看就像站街的鸡。”
  “别胡说,”
  彭川卫说,“阿香,你为啥拿你回家来吓唬我?”
  “谁让你不理我了。”
  阿香撒娇的说。“给你打电话,你不接,还关机。我能不伤心吗我?”
  “我跟普通人不一样,我是董事长,”
  彭川卫一边开车一边说。“我在主持会议期间是不能接听电话的。这一点你不懂吗?”
  “懂是懂,就是心里不得劲。”
  阿香说。“你想啊我热切的给你打电话,你明知道是我的电话就是不接,我是啥心情,后来你干脆关机了,就更伤了我的心。”
  “阿香,我知道你很爱我,”
  彭川卫将车停在凤凰酒店的门前,“可是我有我的事业,你我不是只有爱情就够的。咱们得生存,这车和咱们的消费,如果没有我的事业从何而来?”
  彭川卫的话使阿香多少有些释怀,“走吧,宝贝。”
  彭川卫下车关上车门,阿香也跟着他下来。
  “房子的事咋样了?”
  彭川卫跟阿香一边往酒店里走,一边问。
  “啥房子?”
  彭川卫的问话到把阿香给弄蒙了。
  “你不是想在这儿买房子吗?”
  彭川卫提醒着说。
  “没有合适的。”
  阿香忽然想起来了, 她在前一段时间里急着买房子,可是没有现成是楼房,到在没有交工的房子。这使她暂时放弃了买房子的念头。
  “这可是不是我不给你买,是你自己不想买。”
  彭川卫在房间里抱住阿香说。并且在她那粉红的脸颊上亲吻起来。
  阿香也在回吻他,彭川卫搂紧她那饱满的身体,将她拥上了床,阿香如火的身体正在渴望着燃烧。她心急若渴的箍住彭川卫。在他的脸颊上热烈的亲吻,彭川卫像个久渴的人一样,终于看到一滩泉水,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
  彭川卫的手非常急迫的撕扯着阿香衣裙。想用最快的速度把她扒光,因为他身体里也在燃起了熊熊大火。
  阿香跟彭川卫慌张的滚在一起,两个炽热的身体很快就叠加在一起,在阿香的是激越的呻吟声中。彭川卫忽然不行了。这使阿香大失所望。彭川卫也很愧疚的不段努力,可是他努力的结果还是苍白无力。他突然想了起来,在早晨他跟老婆袁丽做过一次,而且射光了所有的子弹。
  现在用在阿香身上却不好使了,彭川卫急了一头的汗,他还没有办法对啊香解释,只是一次次努力,一次次的失败。
  “你是不是在外面跟谁做过?”
  阿香在他身下幽幽的说,“不然你不会这样的,是不是那个女人?”
  阿香想起来刘丹,在车她望到刘丹那狐媚的目光就知道她不是啥安分的女人。
  “没有,”
  彭川卫说,“你别瞎猜,你咋能这样猜呢,我跟她真的啥事也没有,她只是我以前的一个同事。我是在等你的时候遇见她的,就聊了起来。如果我们有斜,我能把她介绍给你吗?”
  彭川卫的话使阿香有点相信,但她还不全信。
  “阿香,你放心,既然你是为了爱才来找我的。”
  彭川卫从阿香身上下来,将她懒在怀里,说。“我就会为你负责到底,你不要胡思乱想好吗?”
  阿香被他的话温暖了身体,她又开始动了起来,她掉转着身子,将头对着他的下身,将他的那个东西攥在手里,动做起来。
  彭川卫其实是性欲过度,他经过早晨的泄了身子,一时间还没有缓过来,所以面对如此燃烧的身体,却没有了硬度这使他很悲哀。男人最大的耻辱就是在女人面前不举,更何况是自己心仪的女人。
  “歇一会儿,就好了。”
  彭川卫说。
  “不吗,我要。”
  阿香一边摆弄他那个东西一边撒娇的说,“我还要”彭川卫真的拿她没有办法,为了讨好她,彭川卫般过她那丰满的屁股,将头镶嵌进她那个地方抚慰起来了。
  阿香被彭川卫抚弄的高亢的呻吟起来了。这使彭川卫的心多少有点安慰,虽然他暂时不能满足这个女人难填满的欲望,但用他的另类的方式让她得到一丝的满足,还是使他愉悦的,因为这种方式暂时解决了目前的尴尬。
  经过阿香的抚慰,彭川卫的下身渐渐的膨胀起来。阿香不失时机的将它含在口中,吸吮起来。彭川卫被她弄的像女人一样的呻吟起来了。
  彭川卫感到下身似乎就要爆炸了,他再也忍受不了阿香的折磨了,慌忙的将阿香从身上推了下去,他冲上她的身上,找准位置没费劲的就冲了进去,因为她那里早已经汪洋一片了,很快阿香就把他吞噬了。
  彭川卫在欲海里邀游,几个猛子下来,他已经筋疲力尽,浑身瘫软的倒在床上,气喘如牛的说。“看来我真的老了。不行了。”
  阿香浑身滚烫。口干舌燥的依偎在彭川卫的怀里。她没有满足,对彭川卫依然没有放弃,这使彭川卫的心情复杂了起来。他玩了一辈子女人,还从没像今天这样被女人给玩弄了,他有些恼怒,我就不信整治不了你,彭川卫心想。
  阿香依然在捣鼓他那个说软不软说硬不硬的东西,这使阿香非常失望,彭川卫忽然想起一个东西,那就是春药,对了,他要用伟哥对付眼前这个性欲旺盛的女人。他拿下阿香的手,就想下床。
  “干麻去?”
  阿香庸懒的问,“方便去,”
  彭川卫在离开房间时,将茶几上的手机拿走了。他来到卫生间,手机处于关机状态,手机是彭川卫故意关机的,他怕他跟阿香在一起的时候。袁丽或者张雅打来电话,那样就会惹来不必要的不快。
  彭川卫在卫生间里把手机开机了,然后他给办公室的李主任把电话打了过去。
  “董事长,你好,”
  电话接通后,李主任问。“这么晚了打电话一定有重要的事情,啥么事,你说吧。”
  “你在那?”
  彭川卫问,“在家。”
  李主任问答道,“啥事,你说,挺方便的。”
  平时彭川卫挺信任李主任的,什么秘密的事都离不开李主任,李主任又是个万事通,只要他交代的事他没有办不到的,这也是做办公室主任必有的八面玲珑的特点,所以彭川卫跟李主任的关系不一般,他们也经常在一起说笑。
  彭川卫有点支吾,这件事他还真不好开口。
  “咋的了,这么难以启齿。”
  李主任听出了彭川卫的尴尬,引导着说。“董事长跟我咋还见外了,啥事我办不了,你就说吧。”
  “好的,”
  彭川卫下定决心的说。“你赶紧给我掏弄一盒伟哥,送到凤凰酒店,6659房间来。我等你的电话,越快越好。”
  “什么样的处女膜这个么坚硬,到了非得用伟哥的时候。”
  李主任在电话里跟彭川卫调笑着说。
  “千年的处女。”
  彭川卫调侃着说。“硬着呢。”
  “用不用我再带根撬棍过去?”
  李主任嬉皮笑脸的问。
  “不用,就用伟哥就行。”
  彭川卫笑嘻嘻的说,“你那撬棍还是留给你家那个醋坛子吧,不然她会让你退火的。”
  李主任被彭川卫说到通处,不再跟他嬉戏了,李主任有一个好吃醋的老婆,这在公司里人人皆知,也是这个老婆给李主任丢尽了颜面,但他又拿她没有办法,因为他的岳父很有背景,李主任之所以有今天这个位置,跟他的岳父有着直接的关系。所以他在老婆面前不敢奓刺。
  “别提了,提起她来我就阳痿。”
  李主任风趣的说。
  “你还是快点把伟哥给我送过来吧。”
  彭川卫说。“越快越好,我等着用呢。”
  “好吧,你等着,我马上就到。”
  李主任放下电话,就马不停蹄的为彭川卫解决伟哥去了。
  其实当办公室主任这个职位真的不容易,啥事都得精通。包括那儿有暗娼,那儿买春药,那儿有啥希奇古怪的事。
  彭川卫再次反回房间时,阿香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你去厕所咋去这么半天?烦人。”
  “我有点内急。”
  彭川卫望了一眼全身依然裸体的女人,心想一会儿让你有好果子吃,一脸坏笑的问。“阿香,你还想要吗?”
  阿香抱住彭川卫,撒娇的说。“当然想要啊。”
  彭川卫抱住阿香,说,“好的,一会儿我让你要个够。”
  “一会人儿干啥?”
  阿香双眼迷离的说,“我现在就想要。”
  这时候彭川卫的手机响了起来,把他俩吓了一大跳,彭川卫以为的李主任的电话,心想这么快李主任就搞妥了,真是我的好助手啊。
  可是彭川卫拿过手机一看来电号码,不由得惊出一身虚汗,原来电话是袁丽打来的,这个女人自从那天彭川卫跟她做了一次后,她就经常打电话来骚扰他,使他非常生气。在这个时候接听她的电话是最不合适的。
  于是,彭川卫按了拒绝的按键。
  “谁的电话,咋不接啊?”
  阿香感觉到蹊跷的问。
  “一个客户的。”
  彭川卫撒慌的说。“我不想理他。”
  “那就把电话关了。”
  阿香提醒着说。“省得打扰咱们。”
  “再等等,”
  彭川卫莞而一笑,说。“我在等一个关键的电话。”
  “啊。你过来啊。我想让你搂住我。”
  阿香撒娇的说。
  这时候彭川卫的手机又响了,他拿过来一看,是张雅的电话,又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彭川卫真切的感受到女人多了的麻烦。
  彭川卫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一看还是张雅的,又把它关了,然而,他刚关手机马上就响,张雅在固执的打着电话,使彭川卫十分烦躁。手机的铃声扰到彭川卫心神不宁了起来。
  “这个电话多烦人啊?”
  阿香在床上说,“干脆把她关了算了。”
  就在他们说话期间,彭川卫的手机又响了,他还以为是张雅呢,刚想拒绝接听,忽然看到手机上的号码不对,那是李主任的电话号码。他慌忙的接这个他等待以久的电话。
  “董事长,你要的东西我已经搞到了。”
  李主任在电话那端兴奋的说。“我现在就在凤凰酒店的楼下,这个东西是我给你送过去,还是你来取?”
  “你在六楼大厅里等我。”
  彭川卫吩咐道。“我马上就过来。”
  “好的。”
  李主任收了线。
  彭川卫穿上衣服,“你干啥去?”
  阿香惊讶的问。
  “我出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
  彭川卫一脸坏笑的说。“宝贝等我回来让你消魂,让你欲生欲死。”
  “你吹吧你,”
  阿香嫣然的一笑,“就你那两下子,还跟我吹。”
  “这回就不一样了。”
  彭川卫解释着说。“等我回来。你就知道了。”
  “知道啥,我知道你不行。”
  阿香吃吃的笑,“你这是临阵脱逃。”
  彭川卫跟她解释不清,也就不再跟她解释了,他匆匆来到大厅,大厅里很安静,李主任还没有到,大厅里只有几个保安在走来走去的巡逻。
  这时李主任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董事长,弄到了。”
  他将一盒包装精美的伟哥递给了彭川卫。“你好好的用,我回去了。没事了吧?”
  彭川卫望着风风火火的李主任,有点感动,这么晚了,他一个电话,他就得为他跑跑颠颠的忙了半晌,而且他无怨无悔的,彭川卫拍了拍李主任的肩头,激动的说。“好好干,有发展。”
  李主任激动的点了点头,“没事我回了,董事长,你用它用摧毁那座坚固的堡垒吧,你的任务还很艰巨,我就不在这儿碍事了,你去忙吧。”
  “去你的。”
  彭川卫爱惜的说。
  李主任知趣的消失在电梯里。
  彭川卫不急着回房间,他躲在没人的地儿,把李主任给他拿来的春药打开,盒里的药很精致,药是蓝色,彭川卫想在外面把药吃了,吃这种不能让阿香看到,那样的话,她该取笑他了。
  彭川卫在超市里买了一瓶矿泉水,在角落里将李主任给他带来的药吃了一粒,他不急着回房间里,他要等到药劲发作再回去,他便在超市里逛了起来。他望着女人们丰满的屁股和那一个个鲜活的乳房,心花怒放起来。
  这时他看见一个有着性感屁股的女人在他面前晃来晃去,那个饱满的屁股非常性感,彭川卫望着它欲罢不能,蠢蠢欲动,心想如果跟这个女人搞在一起,一定很爽,他在她的身后游离起来了。女人在他面前亦步亦趋,十分动人,浑圆的屁股扭出彭汆卫心里一片涟漪,使他血脉贲张,口干舌燥,就在他盯着这个迷人的屁股欲罢不能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把他吓出一身冷汗,就在他掏手机的一顺间,女人回头瞄了他一眼,这时他才大失所望,原来女人的容颜使他不敢恭维。真是看到后面想犯罪,见到前面想撤退,这是彭川卫给这性感女人的定义。
  彭川卫看了一眼手机,是阿香打过来的电话,他便把手机给按了回去。心想该回去,便回到了房间。
  “你干啥去了,”
  彭川卫问。“这么半天。”
  “单位有点事,”
  彭川卫说。“咋的了着急了?”
  彭川卫问。
  “着急也是白着急。”
  阿香嫣然一笑。“你也不行。”
  “谁说的,”
  彭川卫凑了过来,伸手摸住她那丰满的乳房,揉搓了起来,阿香依然是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等待着彭川卫给她最后的一击。
  揉着揉着彭川卫就感到下身起了明显的变化,一根旗杆威严的矗立起来,他在心底激动是说,我行了。
  阿香的手抚摸到他的下身,突然楞住了,咋转眼之间,他却这么大了起来?她吃惊的望着它,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