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八爷撸影院-在这里你可以撸得更好. 防屏蔽网址发布器 好消息:本站APP下载!

今日更新| 新片上映|求片留言|看片指南|公告(Ctrl+D快速将本页面加入收藏夹)

兔子就吃窝边草之丑上司的情人

  还是说下,这里的故事都是真实的,都是我过往的经历,写出来,一方面给自己一点回忆,一方面也是抛砖引玉,给大家一点借鉴,希望各位狼友吸取经验,再接再厉,在泡良的事业上不管开拓,攻城拔寨,无往不利。
  这个故事是发生在一个很遥远的地方,这个上司是个很有能力的人,口若悬河,可惜就是外貌实在差强人意,但是,出手大方,心思细腻,于是情人也是流水不断。为了方便叙述,我称他胡有次我出差回来,发现办公室多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年纪大概25左右,湖南妹子,短发杏眼,很是俊俏,吸引我眼球的是她的伟岸胸前,巍巍昆仑呀,那对奶子应该有传说中的E 杯吧!?我自己念叨着,尤物!很自然地和她打着招呼,内心已经把她扒光,按在墙上,使劲揉搓那对大奶子了……能不能射在她那对奶子上呢?
  对话中,知道了她叫蝶,很符合她活泼外表的名字,很秀气,满眼都是笑,很有礼貌,是新来做文员的。「你是华哥!对你,我是闻名已久,请多多关照!」蝶热情的和我打着招呼,没有太多的陌生感,我也客气的回应着,也奇怪着,我刚回来就知道我是谁了吗?」蝶是新来的,挺能干的,你刚回来吧?还顺利吧?」胡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我心中恍然,赶紧回头」昨晚刚回来,事情挺顺利的。」聊了几句,胡离开了,转身的瞬间,我苗到了他们两人眼神的对碰,一方是意味深长,一方是感激莫名……我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看着自己的相片,疑团都解开了,脑海中冒出一句话:「好菜都被猪拱了……」看着蝴蝶翻飞一样穿梭往来的蝶,我很邪恶的幻想着,是蝶撅着屁股,胸前吊着对大奶子,一丝不挂地跪在胡的裆前谦卑地吮吸着那根香蕉,(因为胡经常炫耀他的一个马子最绝的一招就是吃香蕉)……还是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一对E 奶堆在胸前,随着胡的凶猛冲刺而如水荡漾着,眼神迷离,小口呻吟?
  蝶结婚了,有个5 岁的孩子,有一个爱赌博的丈夫,孩子是她公婆带着,所以也算是个单身贵族,虽然按学历来说,她不应该到这里,但是,按身材来说,绰绰有余,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性感的女人也是工作的强心剂呀,连我都会偷瞄蝶的E 杯大奶,和早晨的清风一样,心旷神怡。
  一次公司活动中,我见到了蝶的妹妹,一个和蝶完全气质不同的女人,20出头,已经是孩子的妈了,或许,她们家就有早婚的传统。也是杏眼圆脸,奶子不如蝶那么夸张,但很有种妖艳的性感,眼里总感觉有点水雾一样。我不怎么喜欢女人把头发染成金色,但,小雨的半金半黑我必须承认很配她,让她的性感更加妖艳。红红的脸蛋总让我想起在胯下被抽插的高潮迭起的女人。一样怪异的是,她也认识我……还和我很热乎……一起的一个自夸花花公子的同事很明显的想泡她,小雨若即若离,但是却和我很投契,全场就和我唱了首歌,很乖巧的坐在我身边,几杯啤酒下肚,脸更红了,我很邪恶的想:「在床上,姐妹两是不是棋逢对手呢?」蝶是不喝酒的。后来,我知道,她陪她姐来过办公室,见过我的照片,所以认识我。也是后来,她们姐妹两都骑在了我的胯下。可惜不是在一张床上……很遗憾的事。
  转折发生在一次客户见面会上,蝶也去了,胡出差未归。大家起哄要蝶给客户敬杯酒,四面楚歌下,蝶端起了酒杯,一杯啤酒下肚,1 分钟后,蝶就和烂泥一样,人事不知,直接从椅子上滑了下去……让我见识了什么叫醉酒的女人,还是速醉。宴会结束了,很巧的是这里离蝶的住所很近,作为在场唯一知道她住所的同事(我陪胡来串过门)我担负了送蝶回去的任务。
  望着床上眯眼红脸的女人,如山的奶子堆在胸前,薄薄的衬衣下很明显的奶罩轮廓,雕花的,淡淡的粉红色,很性感的女人……在床上会是什么样的呢?狂野?应该不是;闷骚?也难说。那我是不是应该探询下这个女人的内在呢?我会干得蝶高潮迭起浪叫连连吗?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很无耻,我勇敢地低下头抱住了蝶,很坚决的吻了下去。
  开始,蝶是无意识的,但很快她意识到了,也知道是我在吻她,她抗拒但也无力的挣扎着,呢喃地说:「不可以的,不可以的」我回应着,我喜欢你!蝶停顿了一下,一直没开的口张开了,我的舌头伸了进去,蝶回应着我,就好像蛇一样。
  我们的舌头卷在了一起。然后,蝶很大力很坚决的推开了我:「我要睡了。
  你回吧,我们不可以这样。」
  欲速不达,我仔细地帮蝶躺好,倒杯水在桌边,安慰了一下,我关门离开了。
  我只是想表明态度,我喜欢她,而不是想趁蝶无力而用强,我甚至没有摸她的奶子。虽然很想摸……很明显的,蝶开始躲闪我,在在同事面前,我们照旧。
  一个周末,天气很晴朗,很意外地蝶和小雨来我这里串门了,一阵寒暄,小雨说要玩电脑,我带她到了我房间,教她玩这玩那,蝶就留在客厅看电视。我抽空来到客厅,我看到蝶的眼神很复杂,我瞅了下小雨在的房间,很坚决的抓住蝶的手,无声的看着她,蝶也无声的忙着抽手,我们纠缠着,我知道蝶是不快乐的,我很想告诉她。我想给她点快乐。小雨的声音从房间传了出来:「这个怎么开呀?」我回应着,抽回了手,蝶看着我,无声的叹了口气。
  接下来的日子里,姐妹两和我逛公园,吃小吃,快乐的玩着,经常蝶要我送她妹妹回去,我知道二姐妹的婚姻都是不幸福的,或许是少不更事吧,很难看清婚姻是什么……蝶在暗示我,她妹妹很喜欢我。但我回应蝶:「我对你更有感觉,我希望你开心」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和蝶开始单独的来到公园,在一个月色撩人的夜晚,周边静悄悄的,月光照在蝶的身上,杏眼含着笑,听着我说的笑话,我默默的拥了上去,望着蝶的眼睛,蝶收住的笑,看狼一样看着我。后退着。我霸道地抱住她,吻了下去,蝶很挣扎。然后和我说:「你知道我还有人吗」我停住了,听着蝶说,眼里有了抑郁。
  蝶的眼里有了雾水:「为什么开始碰到的不是你?现在晚了,我和胡上过床了,我不想你难受,但我要说出来。」我默然了,虽然猜测过,但听到蝶自己说出来,我还是很难受。我靠在一边,看着漆黑的远方,默默着。蝶无声地看着我。
  皎洁的月色照着我们,我们都变成了雕塑,只剩下夏虫的鸣叫。
  我回转头,看着蝶:「我知道你过去的不开心,有一肚子的委屈,我只是想给你一点点快乐,我喜欢你,我也理解你,我知道你有自己的苦衷。如果,让你为难了,反而背离了初衷,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喜欢他,但我很喜欢你。喜欢不是错,但有一点很重要,勉强就不好了」蝶默默的看着我,靠近了我,我没有吻蝶,很奇异的我的手开始解起了蝶的衣扣,蝶无声地看着我,静静的,我们的眼神在碰撞,有火花吗?这个时候其实没什么色情,而是种心灵的交流,是种两情相悦。
  月光无声的看着我们,夏虫在为我们歌唱,薄薄的衬衣完全敞开了,我看到了梦寐已久的E 奶,真的很大……在雕花奶罩中间,很深的乳沟象一条黑线一样在奶白的乳房上,让人血脉喷张,真想沉醉在这深深的乳沟里,一万年不醒来……乳罩解开了,蝶依然无声的看着我,我也无声的,轻轻的抚摸着,这不就是最美的维纳斯吗?蝶就这样赤裸上身的站在我面前,我坐在那里把蝶拥进怀里,用舌头和嘴唇开始进攻那日思夜想的奶子,奶子上的小葡萄在我的舌头下变换着方向,摇摇欲坠一样,而雪白的大奶子在轻怜蜜爱的嘴唇中不断变换着形状。一下,用力地把奶子整个吸了起来,一下,在小葡萄的周围转着小圈,画着美丽的图案。
  蝶动情了,用双手紧紧环着我的头,好象要把我整个放进她的胸膛,嘴中开始发出了细细的若有若无的呻吟……我的手开始从蝶的短裙中伸了进去,磨梭着蝶的大腿,从外侧慢慢转到内侧,这个时候蝶已经无力站着了,她坐在了我的大腿上,手还是环着我,我还是叼着蝶的奶子,就好像叼着羔羊一样,大腿已经张的很开了,我的手摸到了那神秘谷的中间,轻轻按下去,已经湿润了,我轻轻的抚摸,从下到上,用一根手指尖轻轻的捅着中间那道细缝,不断变换着,轻柔的,狂暴的,痒吗?在用手指止痒吗?那蝶为什么在我怀里颤抖了……我的嘴放弃了那对奶子,把蝶的耳朵叼了起来,在吹着热气,蝶就好像筛糠一样:「恩!!」蝶的大腿已经在我的大腿上磨擦着,小手已经放在了我勃起的阴茎隔着裤子摸索着。蝶迷离地站了起来,抓着我的半腿裤直接脱了下来,连着内裤,抛在一边,月光照在我的鸡吧上,满目狰狞,象一把锋利的匕首一样,在向蝶耀武扬威,蝶用手轻轻的抚摸着,迷离的眼神。我的手轻轻的把蝶的小内裤脱了下来,很湿了……蝶再次坐在了我的腿上,恩咛一声,我的大鸡吧插进了蝶的润穴中,很紧很暖,我和蝶都销魂的叹了口气,蝶主动的捧起我的头,吻着我,含糊的说着:
  「华,干我,我要你干我!」
  我的双手托在蝶的屁股上,摸索着,托起再用力放下,每次的插进深处,蝶都会发出吸气的声音,蝶的屁股自己在动了,仿佛在骑马一样,而我沉醉在蝶如山的大奶子里无力自拔……水乳交融。这里是人间仙境吧。蝶的呻吟是含蓄的,但更感到一种别样的美,别样的淫糜。一个刻意压抑着自己的性欲感觉但又沉醉其中的少妇倒在你怀里,那是种多么美妙的感觉呀。
  把蝶倒转身,让她趴在椅子上,我从后面凶猛的插了进去,蝶的呼吸更粗重了,呻吟更大更快了,我一下摸着肥美的屁股,一下摸索着蝶摇晃的大奶子,鸡吧在流水的骚穴中进出着,一下急风暴雨,一下轻入浅出……就好像轻舟荡漾在小溪里,又好似狂暴暴雨扑面而来。蝶的声音都开始颤抖了:「华,好舒服……你……真强」蝶又坐回了我的大腿,抱着我狂乱的吻着,我有了爆射的冲动:「可以射进去吗」「恩,我要你射给我!」滚烫的精液射了出去,我颤抖了,蝶死死抱着我,大口地喘着,呢喃着,吻着,我微笑地看着蝶,还在不紧不慢的抽插着:「爽吗?」「恩,你坏死了」「你这对奶子是老天给的礼物呀!」接下来的日子是快乐的,我们小心地守护着这份快乐,我知道蝶还是和胡在一起,但我没说,我知道她的难处,或许我也只是迷恋蝶的肉体,但我尽自己所能地给她快乐。
  小雨很少找我了,有一天,在我出差的时候,收到小雨的短信,她回了老家,想找份工作自己独立,我苦笑了下,回老家能做什么呢,于是我就和她说,我帮她想想办法。在一个朋友的帮忙下,有个还不错的职位,在车站接到小雨的时候,远远还是看到那份金色的发梢,很艳丽。我和蝶说了小雨的事。蝶也觉得这样不错。
  在住宿的时候,我很自然的要了一间大床房,洗漱后,出去吃了点东西,回到房间,我和小雨各躺半边,闲聊着,慢慢地我们对上了眼神,慢慢靠近,我把小雨环到胸前,轻轻的吻了起来,手也不老实的摸索到了小雨的胸前,从胸口插了进去,抓住了奶子,确实比蝶小很多,我如是想着,我和小雨默默的调情,很快,小雨就是一丝不挂地骑在了我的身上,我的手从小雨的屁股钻到前面的骚穴,轻轻的用手指挑逗着,扣挖着,慢慢地用手指开始抽插起来,很快的手指满是液体,而小雨趴扶在我的胸前,狂野的和我吻着,屁股不安的耸动着,我知道小雨动情了,我戴上小套套把小雨抛在床上直接插了进去,很粗暴,但我知道她很喜欢,小雨的脸更红润了。小手抓住自己的奶子,开始呻吟了,声音很大,估计吵到隔壁了……我和小雨的关系就这一次,不知道是为什么,或许是因为她是蝶的妹妹吧,安顿好了她我就没有去看过她。我也和她说,不管男人女人,自己都要靠自己,独立比什么都重要,但或许,我也是怕麻烦吧……而蝶,在我离开公司前,我们都在秘密的情况下守护着这个秘密。后来,我知道胡帮蝶租了房子,他们同居了,我们见面自然少了。那个公园成了我们幽会最爱的地方,草地上,大树下,楼梯边,都留下了我们爱的汗水和味道。但是,由于毕竟他们同居了,这样的机会是越来越难,除非是胡出差。
  某一天,胡准备和我一起出差,而我却收到蝶的短信,希望我晚一天走,蝶说想让我尝尝她做的饭。这个真让我想入菲菲,于是找了个借口,我退迟了出发。
  怀着异样的心情在约定的时候我来到了蝶的住所,我知道除了吃饭还会有做爱,但门开的时候我还是震撼了,蝶的上身是很透明的真空装白色衬衣,而下身就是件屁股沟夹着的个丁字裤,我把红酒往边上轻轻一放,关住房门就熊抱了上去。
  本来就受不了蝶的那对无敌大奶,而现在却是若隐若现的出现在面前,怎么忍呀!
  忍无可忍,无须在忍,直接上下其手。而蝶就是笑着躲闪着,说开饭了。我的饭就是你,我直接把蝶抱进了卧室,把咯咯笑着的蝶抛在大床上,吻了上去,我们在床上翻滚着,吻着,笑着,然后,我站在床沿,静静的看着蝶,蝶很默契的跪在床脚象一个小妻子一样脱下我的衬衣,吻住了我的乳头,双手插进了内裤直接抚摸着我的窄臀,再反过来,握住了我怒放的鸡鸡。我们舌头纠缠在一起,象两条饥渴的小蛇,而蝶很快的脱光了我的裤子。暴露在空气中的大鸡鸡狰狞着,颤颤巍巍,马眼上已经有了点点晶莹的液体。
  来时我已经洗澡了,鸡鸡还带着沐浴露的香味我把蝶的头往下按,这是第一次我暗示她给我口交。蝶犹豫了一下,媚艳的横了我一下,弓下身子用嘴轻轻含住了我的大鸡鸡。我的另一个愿望也实现了,那是我一见到蝶就在幻想的场景,看着这样的大奶子女人一丝不挂的跪在我的面前,耐心的吞吐着我的大鸡鸡,我很满足的叹息着,用手抚摸着蝶的头发,随着蝶的吞吐倒吸着凉气。没想到蝶有那么好的口交水准。
  蝶用如水的眼神脉脉地看着我,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套套戴上,我温柔的把蝶抱到我的身上,这是我最喜欢和蝶一起的架势,观音坐莲。无他,就是因为那对无敌的大奶子,在一面抽插中一面跳跃着,翻滚着眩目的白光,两个小葡萄骄傲地挺立着,是要脱落了吗?蝶现在很狂野的耸动着腰身,用她的骚穴不断吞吐着我的大鸡鸡,迷离地呻吟着,还是那样的细声细气,咿咿呀呀。
  突然在蝶的惊呼中,我把蝶给抱了起来,鸡鸡依然插在穴道里,但是,我已经走出了卧室,边走边托着屁股,蝶紧张的抱着我的头,鸡鸡依然在抽插着,蝶的大奶子抵着我的胸膛,痒痒的感觉。在巡游一样的抽插中,我把蝶抱到了厨房,把蝶抵在厨房的墙上,抓着蝶的一条粉褪,快速的抽插着,嘴在蝶的耳边轻语,我在吃饭了,我在吃我的宝贝了,宝贝也在吃饭了,在吃我的大鸡鸡了。蝶只剩下了咿咿呀呀,满面潮红,眼神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