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八爷撸影院-在这里你可以撸得更好. 防屏蔽网址发布器 好消息:本站APP下载!

今日更新| 新片上映|求片留言|看片指南|公告(Ctrl+D快速将本页面加入收藏夹)

【警花少妇白艳妮番外篇】(丝袜恋足,女女调教) ——三丽计划

[警花少妇白艳妮番外篇 ]
  李丽雅,36岁,身高1米68,一双标准杏眼,小脚36码,B罩,双腿修长,身材绝佳,但是身性保守,自由职业,经常穿着运动服,酷爱旅游。
  李丽芳,33岁,身高一米70,丰胸肥臀,也是小脚,36码,修长的双腿不亚于大姐,生活于都市,职业公务员,也比较保守,通常穿着职业OL装。
  李丽佳,29岁,身高一米66,相比二位姐姐比较娇小,但是五官最为精致,丹凤眼,特点是有一对豪乳,也是36码的小脚。职业检察官,给人一种凛然的感觉,极少穿丝袜,通常身着职业灰黑长裤。
  李氏三姐妹除了大姐是离异外,其余二人均在空窗期,有过恋爱史,做爱的次数屈指可数。由于出身书香门第,对待爱情十分认真且很保守,虽然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且不乏追求者,但挑剔的眼光却令人望而却步。三人都在期待理想的伴侣,但是她们始料未及的是她们的下一个男人是同一个男人,周吕新。
  ***   ***   ***   ***在X市一座高档的三层别墅内,俩个男人赤裸着身子,坐在沙发上,挺着雄壮的阳物,在各自的胯下,跪着一个女人,卖力地吞吐着各自眼前的肉棒,俩个男人分别是周吕新和吴锦,跪在吕新面前的熟妇正是李氏姐妹中的大姐,李丽雅,上身赤裸,下半身被一双灰色的超薄开档连裤袜包裹的完美无瑕,开档的裤袜间是一条半透明的蓝色蕾丝花边内裤,也是开档,肥厚的阴唇湿漉漉的袒露在空气中,没有一跟杂毛。从阴唇里面延伸出4根电线,电线尽头的开关别在裤袜里,阴户里传出跳蛋的嗡嗡声。
  而在吴锦胯下跪着的竟然是一个白人少妇,身着跟她背后的李丽雅一模一样,只是裤袜是超薄黑丝的,按照吕新的意思,白人少妇皮肤白,就给穿了黑丝,而李大姐的皮肤虽也是百里挑一的白皙,但始终是黄种人,就给穿了一条灰色裤袜,增加视觉冲击效果。俩个女奴都赤裸着小脚,俩脚交叠着,左脚脚背紧贴地面,右脚脚心朝上,双眼朦胧,机械着展示着娴熟的口技。
  「吴锦,怎么样,我的技术还行吧,这李丽雅啊,经过我3个月的全封闭调教,管她是什么贞洁烈妇,照样变得服服帖帖的,还有那洋妞,简直是意外收获,经过我的手,淫荡的本质得到充分的开发啊,最近一个月带着她俩去了不少性爱俱乐部,把花在购买她俩丝袜上的钱一分不少地赚了回来,还有不少盈余!」「你的技术我还是十分放心的,但是娱乐归娱乐,正事还是要办的,我老爹的那个地产项目就靠你了。」
  「不就是性贿赂X局局长嘛,说实话,当时你要我把我的女奴奉献给那个脑满肠肥的老头时,我还真不愿意,我的女奴,三个洞只能由我来草,至于性贿赂的那个人选,就交给我了,哈哈……」
  原来,吴中远的房地产项目要经过X局局长审批,所以要拉他下水,吴中远知道他对女人情有独钟,特别是OL,女警检察官之类的正经熟妇,但对风月场的女人无论多漂亮都嗤之以鼻。所以拜托吴锦来找周吕新帮忙,可是周吕新手下的女奴:白艳妮,李氏双霞,余霞和高洁是属于周吕新的私人性奴,只让摸不让操。吕新又从吴锦的情报网得知X局长对其手下的李丽芳,也就是李氏姐妹的老二有色心,但每次暧昧都被李丽芳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周吕新就萌生把李丽芳调教温顺,再送给X局长的想法,经过一番专业的调查发现了李氏姐妹这三位尤物,于是计划着毫不客气地照单全收,顺便赚点外快。
  大姐李丽雅是在三个月前准备去美国旅行落网的,被捕的还有跟她同行的洋妞,准备担任导游来着的。俩个可怜的女人在周吕新的药物涂抹和心理战术以及巨炮的三重调教下,不出俩个月就双双沦陷,变成对性爱十分热衷的性感尤物,奴性和淫邪得到了百分之俩百的开发。
  「你俩个妹妹的丝袜,裤袜,电动棒,塞口球等我都买好了,是用你这个大姐在XX俱乐部赚的外快哦,不错吧。」吕新抬起了李丽雅的下巴打趣道,此时的李丽雅已经完全屈服,心理十分矛盾,一方面不想让俩个妹妹变得跟自己一样,另一方面想到俩个保守自爱的妹妹穿着淫荡的性奴套装叫春的场景,心理又十分期待。换个角度,她的俩个妹妹看到自己的大姐这幅场景,肯定也会大吃一惊吧。
  突然,门开了,白艳妮牵着高洁和余霞项上套圈的绳子进来了,三人都穿着黑丝超薄黑丝连裤网袜,配上高跟露趾凉鞋,一条丝质丁字裤仅仅遮挡住俩片阴唇。
  蕾丝吊带扣住束腰,再往上是半透明的情趣胸罩,奶头部分镂空,使得三队乳头傲然突起,显然是长期注射催乳剂的效果。到了周吕新的面前,三人整齐恭敬地跪下,白艳妮开口道:「主人,一切准备就绪,可以出发了。我们都按主人的要求做了,一个礼拜没洗那个了。」
  「很好,穿上外套在外面的路虎里等我。」吕新说罢又把头转向李丽雅,「不要口交了,现在按照我说的给你俩个妹妹打个电话,下午就让你们姐妹三团圆。」
  「是,主人。」李丽雅战战兢兢地站起啦,由于跪久了,大腿发麻,没缓过劲,走路很扭捏,但还是拿起了自己的手机……由于今天是周末,李丽芳和李丽佳都宅在卧室里上网,但是她们今天都没什么心思上网,因为今天早上姐妹二人各自收到了大姐从美国寄来的「包裹」,里面竟然是一双肉色连裤袜和一双金色高跟鞋,而且今早还收到了大姐的电话,说已经到X市了,有急事要见姐妹二人,在XX广场汇合,有一辆黑色大路虎,里面是大姐的朋友,要接姐妹二人。而且李丽雅还一再强调要穿上包裹中的高跟鞋和连裤袜。二人虽然纳闷,但是看看那鞋子和袜子没什么特殊,也就应了大姐的要求。上午九点时俩人已然到了广场中央。
  「奇怪,大姐平时不是最讨厌丝袜了,还说穿丝袜高跟的女人像妓女,今天怎么心血来潮给我们俩姐妹买了这玩意。」
  「不知道啊,自从大姐三个月前去美国旅游,直到今天才能见到她,怪想念她的。」
  姐妹二人发着牢骚。不远处的吕新在路虎中远远观察到俩块熟肉,发现自己为她俩量身定做的丝袜和高跟鞋稳稳地穿着在二女的身上,心满意足地笑了。坐在副驾的吕新朝着主驾的高洁挥挥手,随着引擎一阵响,便朝着俩姐妹驶去。
  李丽佳也是检察官,当她看到主驾的高洁时,就放心地和姐姐上了路虎,姐妹俩人感到惊讶,这路虎后座的空间很大,足以并排坐下4个人,后座有俩个女警,自然是白艳妮和余霞了,自然更让姐妹二人放松了警惕,路虎一路驾驶出市区,倒也相安无事,只是俩姐妹感到纳闷的是副驾的年轻男人,一言不发,还好有俩个女警姐妹陪着聊天。
  半个小时车程过去了,正行驶在人烟稀少的郊区。终于周吕新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个小型遥控器,按下了俩个不起眼的绿色按钮,同一时刻,李氏姐妹的脚掌感到一阵瘙痒并伴有些许疼痛。
  原来,周吕新给她们定制的高跟鞋底的中间部位有个暗槽,里面藏着细口径的麻醉针,当被开关触发时,就刺向脚底,注入麻药,但是还好麻醉针的口径很细,且刺入不深,所以仅有瘙痒的感觉,并不是很疼,但麻药的扩散速率就快了,这种麻药的效果是让女人的四肢无法动弹,但感觉神经却丝毫不受影响。显然姐妹二人感觉到了不对劲,四肢瘫软,开始向旁边的白艳妮和余霞求助了。
  「艳妮女奴,余霞女奴,帮两位李姐姐换套好看的行头,当然自己先做做表率。」吕新终于打破了沉寂,刚才还谈笑风生的白艳妮和余霞像听了圣旨一样,在车中先是脱下了高跟鞋和上班服的长裤,各自秀出了黑丝美脚,还习惯性地凑到鼻前闻闻。
  「哦对了,上身就不要穿衣物了。」吕新又吩咐道。
  不一会儿,俩个女奴将李氏姐妹连同自己的上半身全脱光了,所有衣物都装在身旁的一个袋子里,李氏姐妹天生有着豪乳,但白艳妮和余霞在每个礼拜注射催乳剂的特效下丝毫不逊李氏姐妹,随着路虎的一路颠簸,四对肉弹晃悠着,吕新心理暗爽,等过几天给你们也装上乳环,哈哈。
  「你们干什么,干嘛脱我们的衣服。」
  李丽芳和李丽佳紧张的大叫,但白艳妮和余霞不慌不忙,分别拿出手铐将这对姐妹的双手牢牢铐在身后,又拿出脚铐将二女的脚踝固定在一起。吕新笑着说,「艳妮,余霞,你们可以尿尿了,但是,尿在车里多不卫生啊,还好我有远见,走的时候多留了一个心眼,让你们多穿了一条裤袜,双层裤袜的吸水性应该不赖吧,但是为了保险起见,你们还是坐在俩位李姐姐的大腿上尿吧,以免尿在车里。
  要面朝着李姐姐们,让她们感受到你们的热情啊,于是,白艳妮站起身来,面对这李丽芳,双手环住李丽芳的脖子,俩腿叉开,坐在了李丽芳的腿上,俩只玉足跨在李丽芳被手铐铐住住的双腿内侧,脚尖和脚尖勾在了一起,调整好坐姿,俩腿最大限度的分开,好让自己的尿眼更好的展露,并将自己的阴户隔着两层裤袜贴在李丽芳被迫并拢的俩腿间的缝隙,看李丽芳还在歇斯里地地大叫,索性用嘴巴堵住了李丽芳的嘴,并用自己的香舌探索对方的口腔,舔遍了能舔到的每个角落。
  如果不是麻药的作用,李丽芳早就咬掉了白艳妮的舌头了,但现在她也只能干着急了,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妹妹,情况相似,余霞虽然也坐在了李丽佳的大腿上,自己的双腿却死死盘住了李丽佳的腰,俩只玉足在李丽佳腰后脚尖和脚尖勾在了一起,双手抱住李丽佳的脖子。和白艳妮一样,余霞也将舌头搅住了李丽佳的舌头。
  吕新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俩个女奴牢牢控制住猎物,吹了声口哨,憋了一上午的尿,俩个女奴终于获得释放的命令,尿眼一阵放松,尿液倾泻而出,很快就打湿了丁字裤,相当一部分顺着大腿根部流下,很大一部分还是透过裤袜的阻挡渗了出来,尿在了李氏姐妹并拢的双腿间,不得不说,吕新拿出了的丝袜,吸水性都是极好的,又有相当一部分尿液被双腿沟间俩侧的裤袜吸收,其余的便沿着双腿间往下流,整个排尿过程持续了1分钟之久,四个女人的裤袜也被打湿了一大片,还好,仅有几滴滴在车内地板上。
  白艳妮和余霞同时松了口气,自从当了周吕新的爱奴,即使是憋尿排尿,也能获得极大的生理上的快感,不知道自己的阴户什么时候被开发的如此敏感,平时只要听到周吕新的讲话,BB就会流水。
  但是只有周吕新知道,开发女人,他可是花了不少药物和激素,使得女奴更加敏感的同时也更加听话。甚至还用上了精神控制类的药物,能潜移默化地改变女奴的性爱观,比如他手下的女奴或多或少都有恋袜癖,而且对同性的阴道,体液和脚也逐渐没有了排斥感,甚至有了浓厚的兴趣。
  白艳妮被调教的时间最久,中毒也最深,现在她也和吕新一样一看到女人的美脚,就恨不得含在嘴里。李氏姐妹的嘴巴回复自由了,就开始咒骂起来,周吕新坏笑道:「艳妮,余霞,把你们身上的裤袜脱下来,塞进她们嘴里。看还老不老实。」
  于是,俩位女奴各自脱下了一双湿漉漉的连裤袜,打成一团,捏住李氏姐妹的鼻子后,就顺势塞进了俩位姐妹的嘴里,在拿出一个橡胶塞口球,严实地塞住了嘴巴,并在头后面扣紧纽扣。整个过程,高洁都聚精会神地在开车,对后面的同事李丽佳的求救完全无动于衷。
  很快,路虎就驶进了吕新的私人别墅,吕新亲自到后座解开了李氏姐妹脚上的镣铐,各自托起姐妹俩的一只玉足,情不自禁地亲了一口,心想,不愧是白嫩的美脚,完全不亚于我收藏的任何一个性奴,不仅脚线,轮廓好看,肉感也是一等的。过10天半个月,让你们姐妹三人的丝足同时为我足交,一定爽。
  在白艳妮等人的搀扶下,李氏姐妹很快就被带到了别墅二楼的调教房,俩人只穿着肉色裤袜和内裤,双手铐在背后,嘴里塞着裤袜和塞口球,麻药的效果逐渐褪去,俩人步履蹒跚地被搀扶到了大姐李丽雅的地方。
  当姐妹俩看到大姐李丽雅时,惊呆了,此时的李丽雅,还是身着灰丝超薄连裤袜,但是身上却没有任何拘束,只见她用双脚和左手撑着地,右手紧握一个电动阳具,不断地摩擦着自己的阴道,阴道正对的地板上有一摊水渍,屁股搞搞撅起,大声地浪叫,而在她旁边的便是那个白人导游珍妮,此时原先的黑丝裤袜已经踪影,取而代之的是紫色的长筒细网格袜,躺在李丽雅的旁边,左手托住乳房双脚朝天,右手也握着一根电动阳具不断出入着自己的嫩穴,浪叫声丝毫不弱于旁边的李丽雅。
  吕新心理得意极了,这新型春药可不是盖的,原先必须用大剂量才能达到这样的让女奴不顾羞耻心的效果,随着调教进度的增加,剂量越来越少,现在已经变成条件反射了,没错,今天根本就没用药,仅仅涂抹了润滑剂而已,但是俩位女奴却和平常一样忘情地自慰起来。
  房间里还有俩个女人,长的颇为相似,没错,是周吕新的另外俩个女奴,李丽霞和李青霞。姐妹俩人几乎半裸着,李丽霞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皮质束胸,脚上则穿着白色皮靴和白色开档连裤袜,肉穴被一块皮质布料黏住。而李青霞则为大红色束胸,皮靴和开档裤袜,同样肉壶被布料黏住,俩人老老实实地站在一边,听候吕新指令。李丽芳和李丽佳看到如此场景几乎昏厥过去,她们拼尽全身力气挣脱,吕新见此情景,叹了口气,道,果然肉色丝袜还是偏土了,给你们换上新鲜点的。
  于是在白艳妮,余霞,高洁还有李氏双霞的帮助下,吕新亲自脱掉了姐妹俩的肉色连裤丝袜以及内裤,温柔地为她们穿上了蕾丝碎花的性感白丝连裤袜,然后将姐妹俩人分别平放在一米高的茶几上,双腿和双手固定在茶几的四个腿上。
  然后把正在自慰的李丽雅拉了过来,李丽雅说,你也劝劝你的俩个姐妹哈。
  李丽雅羞红了脸,对俩个妹妹说道,好好听主人的话,主人不会亏待你们的,会让你们爽的。李丽芳和李丽佳难以置信地望着大姐,却又动弹不得。
  好,第一步调教开始了,李丽雅,你来给你的俩个妹妹做个示范吧。高洁,把衣服裤子全脱了,丝袜留着,内裤也脱了,让丽雅姐给你清洁清洁阴户。
  于是李丽雅平躺在地板上,而高洁用双手掰开开档裤袜和俩片阴唇,把阴户对准李丽雅的嘴巴,跪坐在李丽雅的脸上,周吕新在一周前就下达了命令,几个女奴在一周内不准清洗阴户,但是抠穴,互相足交等日常活动却一样也不能少,于是白带,阴精等都化为白色的固态粘稠物粘附在阴道的肉壁上,味道可不一般。
  但是李丽雅却很忘情地用舌头舔舐着高洁的阴道,悉数吞进肚子。
  高洁也很配合地前后扭动,才没20分钟,高洁就瘫倒在地板上,看来是泄身了。吕新笑了笑,看来精神迷幻剂的功效真的不一般,才3个月,李丽雅就接受了同性的分泌物了。
  「好了,高洁,为了会好李丽雅姐姐的恩情,你就帮她舔脚吧,哦,为了担心脚没味道,这样,把你的阴精涂在她的脚尖上,在舔干净。」「是,主人。」高洁用手将粘稠的蜜汁刮起来,在手指上形成一个小水渠,再涂抹在李丽雅的灰色丝袜嫩足上,然后啧啧地吮吸起来,而在这个过程中,李丽雅竟然兴奋地浪叫,没多久,自己竟然也高潮了,被舔脚舔到高潮。
  这是怎么回事呢,只有吕新知道,原来,他给李丽雅穿的丝袜不是普通的丝袜,而是能让皮肤敏感度增加几倍的丝袜,女人的脚本来就是敏感带,被舔出高潮也就不足为奇了。
  好了,姐姐示范完毕,该轮到你们俩姐妹了,吕新淫笑起来,艳妮,余霞,你们刚刚尿完,味道应该不逊高洁,知道怎么做了吧。白艳妮和余霞听罢,脱下丁字裤,双腿叉开,掰开阴唇,分别跨坐在李丽芳和李丽佳的脸上,由于嘴巴被塞口球封住,只能用鼻子呼吸,俩姐妹只能憋气,是的,一个女人无论外表再漂亮,一个礼拜不洗的肉穴的味道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何况还每天自慰出阴精的阴道,何况还是让女人去闻女人的阴道。
  白艳妮和余霞十分老道地用双手固定住各自目标的头,不让其移动,俩个可怜的姐妹憋气久了,只能更加大口地吸气,那闷臭的味道让俩人不禁作呕,但又毫无办法,如同砧板上的肉段。过了许久,吕新也怕弄出人命,便命令白艳妮和余霞下来并取出了塞口球和沾满尿液的连裤黑丝,李氏姐妹二人大口地呼吸,喘气,脸上挂着委屈的泪花。俩人都嘤嘤哭泣起来。
  吕新见状,走上前去,李丽芳求道,请放了我们姐妹吧,你要多少钱我都愿意给,今天的事我是不会说出去的。
  「放了你们?也行,但是有一个条件,如果你们能挨得住李青霞和李丽霞,也就是那边那俩个双胞胎的美脚袭击一分钟,我就放了你们姐妹三和那个洋妞」「此话当真,如何抵挡?」看到希望的曙光,李丽佳不禁问道。
  「很简单,你们任何一个能闻她们俩姐妹的丝袜脚一分钟不晕倒,就放了你们,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用口环套住嘴巴,以免伤了人家的丝袜嫩脚。但是如果你们失去意识失败了,就得以后就得听我使唤了。」「行,我们愿意。」李丽芳回到,心理暗想,丝袜脚的味道能比得上刚才那女人的阴户,我还真不信。
  于是,李青霞和李丽霞在周吕新的命令下,搬来椅子,调整坐姿,使得双脚能在李丽芳哈李丽佳的脸上自由摩擦,在被安装了口环后,俩姐妹只有舌头能自由移动了。
  终于,李青霞和李丽霞把皮靴脱了,李青霞的红色丝足一只伸进了李丽芳的嘴里,大拇指按住了李丽芳的舌头,另一只脚也没闲着,不停地变换着脚趾堵住了李丽芳的俩个鼻孔,李丽芳先是脑门一冲,这酸臭的潮湿的丝袜脚比起刚才那发酵一个礼拜的臭阴户不知道要厉害多少倍,吕新不慌不忙地开始计时,李丽芳慌忙地扭动着头避开丝袜脚的攻击,但是那丝袜脚却跟着头的扭动方向,仅仅地贴住李丽芳的小嘴和鼻孔。
  终于,李丽芳的挣扎越来越小,在秒表走到49秒的时候,李丽芳晕了过去被熏晕了!翻着白眼。李丽佳一看姐姐失败了,心理的负担更重了,深呼吸一口气,准备迎战李丽霞的白丝臭脚。开始,吕新安下了秒表,当李丽霞的脚趾刚刚堵住了李丽佳的鼻孔时,李丽佳就俩眼泛白,不省人事,竟然被秒杀了,显然高估了自己的实力。吕新嗤笑道,在场的所有女奴,没一个能挺过一分钟的,你们自然也不例外。
  原来,李丽霞和李青霞虽然有着动人的玉足,但她们全都遗传了母亲的汗脚,吕新为了今天的计划,让她们穿着丝袜和长筒靴每天晚上牵出去「遛狗」,那靴子可是七天七夜不离脚啊。
  看了看在场的所有女奴,吕新心满意足地说道:「好了,你们去公共浴室洗澡吧,把阴户和脚都洗干净啊,真正的好戏晚上才开始呢对了,你们就穿着丝袜洗吧,洗完再换干净的丝袜,就穿统一穿超薄黑丝开档裤袜吧,要那种没有加深袜尖的,但是李丽芳和李丽佳要穿那种增强敏感的连裤丝袜,给李丽芳挑件紫色的,李丽佳就白色的吧,哦,趁她们昏迷,给她们把毛剃了吧,艳妮。」女奴们洗澡时也是有严格要求的,俩人一组,清洗每个部位的动作要求固定,比如清洗阴道时,一个弯腰,双手抓住脚踝,露出下体,另一个在身后用手指戳揉,什么时候洗阴道,什么时候菊门,什么时候丝袜脚,顺序也有要求,而且每组的动作要求严格一致,这些过程都是要录像存档的。像李丽佳和李丽芳这对新人,不懂规矩,只好全身捆绑,由资格更老的女奴帮忙清洗了。
  洗完澡后,每个女奴都穿着完毕,都蜷曲双腿,趴在大床上一字排开,露出光秃秃的俩个穴,等待周吕新的检阅,吕新摸了摸这位的阴户,抠了抠那位的菊花,果然没有一点污渍。
  检阅完毕后,就开饭了。而李氏姐妹则各自注射了营养针,在贵妃椅上捆得严严实实的。俩手反剪在后,俩脚成M型分开,最大限度地露出了光溜溜的阴户和菊门,膝盖被和腰都被固定住,俩脚暴露在空气中,裹着特效丝袜,扭动着,呻吟着。
  晚上8点,调教第二幕终于开幕了。吕新挠挠头,说,我也刚认识你们,不太分清你们的名字,不然就叫白丝和紫丝吧,按你们身上丝袜的颜色,没有异议吧。俩姐妹都惊恐地睁大了眼睛,无法承认今天发生的一切。你们身上覆盖着能增加敏感度的丝袜材质,也就是说,摸摸被该材料覆盖的皮肤,就如同抚摸阴道壁那样敏感,不幸试试,说着挠挠紫丝的脚掌,呜呜,紫丝突然绷紧了身子,阴户不禁渗出一丝淫水,身体仿佛要跳起来,大叫着,怎奈被口塞堵住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响。只是轻轻一挠就有如此反应,果然不同凡响啊。吕新兴奋极了,盘算着下一步计划。
  那先从紫丝开始吧,吕新开始下达命令,李丽霞,你就舔紫丝的左脚,李青霞,你舔紫丝的右脚,高洁,你隔着裤袜舔紫丝的阴蒂,余霞,你隔着裤袜舔紫丝的菊花,艳妮,你再穿上一双敏感丝质的短丝袜,用你的脚趾搓揉紫丝的乳头。
  于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开始了,李氏双霞分别蹲在紫丝的俩边各自捧起一只丝袜脚,余霞和高洁挤在中间,一个舔上面,一个舔下面,白艳妮则穿上短丝袜后坐在紫丝后面的大桌上,俩脚跨过紫丝的脖子,再伸直脚尖,夹住俩个奶头,吕新当然也不会闲着,他从紫丝的后面伸出俩只手,准备挠痒着紫丝的肋边,丝毫不遗余力,等一切准备就绪,随着吕新的一声令下,现场的人都忙活起来,由于丝质是双向作用,因此,白艳妮的脚和各个女奴的舌头也非常的有感觉,都不住地呻吟起来,但这对紫丝来说就是一个噩梦了,从阴蒂,菊花,乳头,传来的超级快乐的信号,令人抓狂,从双脚,肋骨处传来挠痒的信号,使得浪叫声中又伴随着笑声,吕新看准时机,摘下塞口球,马上传来歇斯底里的浪叫,那是一个平时十分稳重的女人用尽全身力气就叫去笑的声音,身体剧烈扭动,却被好几个人固定住,呜哈哈呜呜,啊,啊!旁边的白丝听得是一惊一乍,冷汗之下。
  当吕新叫停后,所以的动作也停止下来,紫丝瞬间瘫软在贵妃椅上,俩眼泛白,昏死过去,吕新叫开始,所有女奴又开始舔,哈哈呜呜哈啊哦哦啊,紫丝从昏死中再度醒来,这个敏感丝袜的威力太大了,增加了好几倍的敏感度,而且舔的还都是女人的非常部位,吕新的手段还真是狠,差不多1个小时过去了,吕新拍了拍紫丝的脸,说道,别装了,我知道你还有力气,对着摄像头边自慰边把这份性奴协议念三遍,念完签字。从现在起叫我主人。
  紫丝此刻内心已经完全崩溃,双眼无神,变成了吕新的玩偶,任其吩咐把玩,糊里糊涂就按吕新的做了。吕新满意地手气协议,拿出注射器,朝其阴蒂和乳头注射了半管蓝色溶液,就是所谓的精神催眠类迷幻剂,吕新心想着,这能让你更好的爱上女人的丝袜和体液。说完就朝旁边的白丝走过去,白丝此时已经吓傻了,口中喃喃道,你说什么我都答应,别舔我了。吕新笑着说,呵呵,你的大姐和二姐都经历过这销魂的一小时,你怎么能例外呢……。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吕新满意地点点头,看着手上的俩分协议和录像,心想,虽然她们的温顺程度还远远不够,但总算迈出了第一步。突然,吕新眉头一皱,这俩个新上任的女奴今天受了这么大的刺激竟然还没失禁,说明矜持心还很高,哼哼,不过慢慢来,离吴锦给的期限还有3个月呢,吕新想着,对已经恢复体力的紫丝和白丝说,我命令你们现在撒尿,谁尿的晚了,就喝另一个人的尿,俩人瞬间提起来精神,争先恐后地蓄力,几乎同一时间,俩股清澈的尿液涌出,由于是开档裤袜,尿液丝毫无阻地落在了俩人前面的高脚杯里面。
  最后几滴尿液还是沾在了连裤袜上,吕新笑着说,既然是同时,那你们就互相喝对方的尿液吧,俩人听后,扭捏着身体,显然是不愿意,吕新说道:「也罢毕竟初来乍到,不习惯也是应该的,那就由你们的大姐李丽雅代劳吧」李丽雅毕竟被调教了三个月,没少注射催眠暗示类迷幻剂,对女人的尿液已经丝毫不排斥,趁着余温,端起来一饮而尽。
  于是,第一天的调教就这样结束了。
  第二天,周吕新睁开惺忪的睡眼,此刻白艳妮正用那柔软的丝袜淫脚为吕新足交,哦,今天轮到你叫我起床了啊,吕新握住白艳妮的双脚,夹紧龟头,冲刺了5分钟,终于喷出了浓白的精液,白艳妮见状,慌忙用脚包住马眼,让精液全射在袜子上,不能有一滴的浪费,然后,白艳妮,将脚捧到嘴巴前,用舌头将精液一滴不剩地撩拨进嘴里,煞有介事地嚼了嚼,然后吞进肚子。
  周吕新计划今天要为俩个新来的女奴灌肠。至于灌肠液,就用尿吧,吕新走到大厅,所有女奴都已经工工整整地跪在大厅等候差遣,屁股坐在脚后跟上,双手放在大腿上,按照吕新的要求,今天是星期天,所有女奴早上都必须穿白色连裤开档丝袜,不准穿内裤,上半身穿半透明白色丝质胸罩。所以人都被要求来到别墅下面的花园草丛里,只见白艳妮拿来一个透明玻璃桶,吕新要求今天所有女奴都把尿排在这个大桶里,待会儿要为李丽芳和李丽佳灌肠。
  毕竟是好几个人的尿量,尿液装满了大半桶,在吕新的吩咐之下,李氏姐妹双膝跪地,撅起屁股,白艳妮拨开屁眼,高洁用注射器抽满尿液混合着肥皂水,再对准菊门,缓缓地推进注射器,由于是新手,吕新只让俩人先注射250CC试试看,然后拿出了命令李丽芳平躺在地板上,双腿张开呈M型,大姐李丽雅为其塞进金属圆球连成的肛门塞,15CM的肛门塞只塞到一半,然后再拿出一个双头龙橡胶棒,塞进了李丽芳的阴户,同样也只塞进去一半长度,然后命令李丽佳对着李丽芳的下体坐下去,同样大腿张开呈M型,将肛门塞和自慰器的另一头悉数塞进李丽佳的下体,李丽佳压在了李丽芳的身上,吕新拿来棉绳把俩人的丝袜美脚,腰腹捆绑在一起,阴户紧紧贴合在一起,将电动阳具完全吞没。
  这样,紧靠俩人就挣不开肛门塞了,由于俩人的小肚子挤压在一起,便意很快就来临了,俩人很快就求饶了,身体不住地颤抖着,主人主人地叫唤着,求饶着,大腿渗出的汗珠把白色连裤丝袜都弄的潮湿了。李丽佳想用力往上,挣脱肛门塞,但由于绳子捆得太紧,反而由于反作用力,俩人的肚子挤压的更加厉害了。
  吕新将俩个女奴扶起来站立着,双腿保持M型半蹲,对李氏姐妹说,我有个好办法,你们就保持这个姿势原地起跳,那挣脱肛门塞还不容易。李氏姐妹恍然大悟,由于俩人的丝袜腿多处被困,因此二人的M型大腿几乎一模一样,有李丽芳说,一,二,三,跳,俩个女奴原地起跳,又落下,像极了蛙跳,却是俩人配合的蛙跳,由于俩人的丝袜小脚也被捆在一起,所以下降过程着地是比较不稳,还好第一次着地没有摔倒,但遗憾的是,肝门塞也没挣脱,虽然露出了2厘米左右,但这也让李氏姐妹看到了希望,第二次,第三次起跳……终于在第五次起跳落下时挣脱了肛门塞,但这次落脚不稳,于是俩姐妹往李丽芳的方向倒下去,在触地的瞬间,俩股洪流爆发,先是喷出了脘肠液,然后就是金黄色的屎,喷在了不远处的草丛上,由于俩姐妹是双腿M分开的,因此丝袜腿上没占到屎,但是菊花就惨不忍睹了,吕新指着不远处的水池说,你们俩蹲在水池边上,从水池里捞水把屁眼洗洗干净。放心,现在这里没人的,那个丝袜就不要了,艳妮啊,帮她们把衣服脱掉。
  过了俩分钟,俩人战战兢兢地来到水池边,蹲着,双手捞起水往屁眼处清洗搓揉着,而白艳妮此刻正手持摄像机拍摄了一切。洗完屁眼,吕新坏笑着进行了第二次,第三次灌肠,知道肚子里的屎全排出来。
  最后几次的灌肠液吕新换成干净的肥皂水和甘油,因此俩人的菊花被清洗的非常干净。休息10分钟,现场的所有女奴被要求喝下2L矿泉水,然后每人灌肠100CC的牛奶,吕新拿出一个旅行包,里面有很多未拆封的丝袜和内裤,然后吕新开始了今天的调教内容:所有人把你们的白丝开档裤袜先脱下,穿上俩条丝绸蕾丝内裤,三双超薄黑丝连裤袜,不要穿鞋子了,绕周长200米院子跑5圈,尿液和灌肠液就排在裤袜和内裤上,当然你们要憋着也可以。队形要保持一致,好,现在开始吧。
  30分钟后,吕新将所有女奴的裤袜和内裤都收藏好,装进各自的文件夹归档,留着下周末再训练……经过几次调教,李氏姐妹内心已经接近崩溃了,吕新成功达到了第一步,接下来,要开发她们的淫欲,减少她们的羞耻心,嘿嘿,周吕新又坏笑着拿出了俩管膏药,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英文…………到了周末晚上,周吕新拿出几盒录像带对李氏姐妹说道,明天开始跟公司请2个月的假,就说有急事,我这管吃也管住,放心,还有你们大姐罩着你们呢,不然这些录像带一公开,你们李家肯定出名。
  「知道了,主人。」
  李丽芳和李丽佳回答的时候竟然隐隐期待着接下去的调教,不得不说,这俩天,李氏姐妹俩充分体验到了性爱的快感,女人的幸福,全身的敏感带得到最大限度的开发。这是她们这辈子没有过的,不过还是无法适应女性的淫液和酸臭的丝袜脚。不过吕新一点都不担心这个问题,在他的身边,白人珍妮和李丽雅正穿着敏感丝质长筒袜互相吮吸着脚趾,她们的性爱观,也可以说是人格,正在逐渐改变……
  不知不觉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今天吕新的私人别墅内,李氏三姐妹和白人美女导游珍妮,经过一个月的精神调教和肉体改造,李氏姐妹已经逐渐适应性奴生活了,大姐李丽雅穿着白色性奴套装,即白色长筒吊带袜,白色皮质束腰,白色长筒靴,白色蕾丝透明内裤,白色塞口球,连塞进蜜壶的跳蛋都是白色的,二姐李丽芳则穿着红色性奴套装,李丽佳则是紫色性奴套装,而洋妞珍妮则是黑色性奴套装,每人的俩个小穴都塞了2个跳蛋,嗡嗡作响,双手都反绑在背后,李氏大姐跪在地板为吕新口交,她的俩个妹妹分别坐在吕新的大腿上,而那个洋妞双腿盘在周吕新的腰间上身紧贴着她的主人,三双香舌伸出,周吕新则一会儿吃吃李丽佳的香舌,一会儿舔舔珍妮的舌头,忙的不亦乐乎。
  「好了,丽雅,用你的丝袜玉足来伺候我。」
  李丽雅听罢,把跪姿改为坐姿,脱下长筒靴,伸出白色丝袜包裹的美脚,周吕新皱了皱眉说:「才三天没洗脚,你的脚就这么臭,你还是先清洁清洁吧。」李丽雅听后,把脚折到面前往自己的脚掌吐了口口水,用力舔舐起来,舔完一只脚后再换另外一只,在确定舔遍每一片皮肤后,李丽雅说道:「主人我清洁好了,可以开始了吗?」
  吕新还是皱了皱眉:「算了,你还是给我口交吧,哦不,现在连你的嘴巴也有味道了,这样吧,让你的妹妹们和珍妮给你清洁清洁好了。」几个女奴会意,李丽芳和李丽佳分别对准大姐的脚,先在上面吐了4,5口口水,然后用舌头摸匀,再搅拌,搅拌。而珍妮则和李丽雅的舌头搅在一块,俩人不断地互换口水。
  吕新脱掉了珍妮的长筒靴,啧啧称赞道,还是你的脚香啊,不禁肉感十足,还凹凸有致,仅有一点皮革的味道,说着边从袜尖部分撕开一个小口子再把肉棒插进去,做着活塞运动,一面是丝质材料的摩擦,一面是柔嫩脚掌的润滑,周吕新没挺过10分钟就射精了,他拔出肉棒,对准珍妮的另一只脚,噗嗤噗嗤。射出了大量的精液,周吕新说,这样吧,用我的精液作为清洁剂。珍妮等人会意,珍妮首先用舌头沾了自己丝袜右脚脚尖上的精液喂给李丽雅,然后李丽芳和李丽佳也获得了部分精液。
  这样,李丽雅的俩只脚丫和嘴巴就沾满吕新的精华了,过了一刻钟,吕新满意地说,终于干净了,哦,丽芳和丽佳姐的丝袜脚也要清洗哦,毕竟这种东西是遗传的,你们大姐味道都那么重,你们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样吧,你们姐妹三人为我足交,我也不嫌你们脚臭了,足交后射出的精液就赏给你们当清洁剂了。」
  「是,主人。」
  李氏三姐妹心里却哼哼,你的肉棒其实是最臭的。吕新脱去俩姐妹的长筒靴以后,露出了俩双含苞欲放的美脚,老二李丽芳的脚趾比较长,脚板也比较窄,但脚后跟的弧线比较美,先鹅软。老三李丽佳的脚掌稍微厚点,但脚趾却比较饱满,脚趾缝比较细。果然俩双丝袜脚散发淫靡的味道,但这其实对吕新来说却是一剂催情药,鸡巴立马笔直笔直。李氏姐妹三重足交开始了!大姐李丽雅用双脚抱住肉棒的根部,二姐李丽芳用双脚包住肉棒的中间部分而李丽佳则用双脚盖住龟头,李丽雅的双脚前后运动着,李丽芳的双脚上下运动,而李丽佳则时而顺时针摩擦,时而逆时针摩擦。吕新果然招架不住,没5分钟就缴械投降了,精液全射在了李丽佳的脚掌上,
  周吕新长吁一口气,十分满足地笑了。
  而李氏姐妹的清洁任务才刚刚开始……
  眼看调教时期就要到俩个月了,周吕新决定带着他的女奴们去参加XX会所的近期活动,丝袜美脚宴会。让4位新人见见大场面。于是中午吃过午饭后,开了辆路虎,轻车熟路直奔目的地。
  迎接吕新的梁经理大老远就屁颠屁颠地在等候了,吕新下车,场面那叫一个壮观,9个女人,清一色黑丝连裤袜,高跟露趾凉鞋,上半身赤裸,嘴里塞满丝袜,跟着吕新就上了六楼休息室。梁经理谄媚道,吕公子好本事,连洋妞也给搞来了,说着,吩咐手下把9个女奴带进了会场准备。
  周吕新回应道,老规矩啊老梁,只能摸不能操。会场有5个大台子,每个大台子都呈现9边型,在每个9边型的顶角都有一个皮质椅子,高一米女奴坐上去以后四肢固定丝袜脚正好被绳子绑在成年男性的裆部,每个女奴都被带上了皮质头套,只露出鼻孔呼吸,每个椅子的扶手都有一打各种颜色,各种材料的情趣丝袜,每个女奴的小穴都被塞进去发电按摩棒,如果不老实,按钮就在椅子扶手上。
  而每个台子都有9名迎宾小姐,帮助VIP贵宾为女奴换穿丝袜。
  吕新的9名女奴正好围成一个台,初始丝袜都是肉丝,顾客可以随便撕扯丝袜,命令女奴为自己足交,也可以品尝丝袜脚的味道。周吕新看看周围的几个台子,这些参加美脚宴会的女人全部都是被绑架或者胁迫来的美少妇,甚至有很多东欧的长脚美女,被驯服为性奴,卖到中国,来这里赚外快,当然是为自己的主人赚的。
  有一个台子的女奴全部都被打了麻醉针,双脚无力下垂,说是为了满足某些贵宾的特殊嗜好。
  有一个台子的女奴全都戴上了塞口环,说是可以射在嘴里。反正每个台子各有特色,而由吕新的女奴组成的这个大台子,每个人的奶水都很满,可以边玩弄丝袜脚,边挤出奶水当润滑剂。当然,这都是吕新的功劳,锲而不舍地为女奴打催乳剂。
  俩个小时后,宴会开始,有来自国内外200多名贵宾,大家一拥而上,没抢到的只能等着,等下一轮在换一双干净的丝袜……在整个过程中,李丽芳感觉很委屈,感觉遇到了一个变态,明明自己都很乖地为他足交了,还一直按那个电击按钮,害的自己高潮迭起,还小便失禁了。而李丽雅也好受不到哪里去,整整俩个小时,脚趾就没消停过,不是被吮吸就是被咬的生疼,奶水也被吸食了不少,李丽佳都难过的哭了,有周吕新一个主人自己也就认了,还要被这么多的猥琐男猥亵,吕新和9个女奴今晚是满载而归啊,当然,女奴们满载的是精液和口水,周吕新满载的是人民币,一晚上就赚了10万元。
  到了晚上深夜,当然都洗过澡了,9个女奴按照周吕新的要求照了一张「全家福」,每个人都坐在一个长贵妃椅上,一只手摆出抠逼的动作,另一只手握住左脚放在嘴前伸出舌头舔舐脚掌,右脚向前伸直绷紧,脚尖朝镜头。当然少不了丝袜了,每个女奴都穿着浅灰色超薄丝袜。
  随后,周吕新叫来李氏三姐妹和珍妮说,俩个月时间马上过去了,你们马上回复自由身了,你们各自去自己的岗位上班吧,不过我一旦有指令,你们必须马上回来接受任务和调教,珍妮你就不要回美国了,我帮你找了份教师的工作,三年后就让你回去,导游珍妮听后并没有愤怒,而是服服帖帖地跪在地上,和李氏三姐妹异口同声地回答,「是,主人。」
  「还有丽芳啊,一定要尽快搞到X局局长的性爱视频啊,不枉我这俩个月对你的栽培啊。」李丽芳听后很严肃地回答道,我一定不会辜负主人的期望的。但是转念又伤心难过,毕竟要被除了主人之外的家伙内射,心理感到十分的委屈。
  俩个月后,周吕新出色地完成了吴锦交给他的任务,成功拉X局长下水。这也意味着三丽计划完美竣工!此后,李氏三丽常常和珍妮在同一个公寓内一呆就是一天,而该小区收垃圾的女工经常看到很多湿漉漉的连裤袜,各种颜色的都有!
  现在的李氏姐妹啊,看到一个长脚美女,恨不得从头舔到脚趾呢,毕竟,宇文轩发明的这种可以改变性嗜好的迷幻剂,她们每周都在注射,而且还上了瘾,喜欢那种阴蒂和乳头被细小针管注射的痛感和快感。也许等周吕新玩腻了或者良心发现,会放弃对她们4个的控制,让她们恢复正常女人的心智,结婚生子,当然,这是后话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