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八爷撸影院-在这里你可以撸得更好. 防屏蔽网址发布器 好消息:本站APP下载!

今日更新| 新片上映|求片留言|看片指南|公告(Ctrl+D快速将本页面加入收藏夹)

【派翠希雅与她的儿子】

派翠希雅。杰克森看了看厨房的闹钟,时间是10∶30am。
  她的儿子安迪还没起床,她越来越忧虑这二十岁儿子。自两星期前从学院回家后,大部份的时间不是赖在床上就是待在电视机前。令她生气的是她儿子看的大部份是小电影。他儿子应该学他其他的朋友,利用暑假去打打工或是做些有益身心的的事。
  她来到儿子的房门前敲敲门,11∶00am还没起床,当她没有得到回应时,她打开门走进去,房内的窗帘是拉上的,使的房内一片漆黑。
  她来到窗前拉开帘子让阳光进入,然后转身看着正在床上睡的儿子,床单正被踢在一边,她的儿子正全身赤裸的趴在那里。
  她有点愧窘的背转身,但又情不自禁的再度转过来看着儿子有着强健肌肉的背影。她的心随着激动而开始加速,十五年来她所接触的只有丈夫那熟的不能再熟的男体。她有点好奇而想多看看身前这具雄性的躯体。
  她儿子就在这时翻过身来,她急忙转过身,急忙的想着若儿子醒过来应该如何解释,还好,安迪依然沈睡着。
  过了几秒,她再度转过身并发出一阵轻唿,他儿子下体的正勃起着,包皮正煺在后方露出那如鸡蛋般紫红色的龟头。她有点困难的吞了口口水,那十一寸长的阳物甚至比她的丈夫还要巨大。已经不是十年前那个帮他洗澡的小男孩了。
  她有点想上去用嘴去亲吻那难以置信的长度,用她的舌头去缠绕那充满力量的挺起,并让它射出阵阵火热浓稠的激情。想到这,罪恶感使她觉得有点病态。
  「天,我对自己的儿子竟有不伦的想法。」她转身走出房门,并轻轻将门带上。
  安迪听到房门关上,马上跳起床,这是他的计画奏效,不由的轻笑起来,他确定心中以前的一个想法,他的母亲需要一个阳具来充塞。他在回家以后就决定对自己的亲生母亲,这个丈夫忙着工作的家庭主妇下手。
  他的母亲是个性感的女人,虽然已经41岁,她的胴体依然动人,巨大的乳房因为未带胸罩,红色的乳头可以从T恤外面看到。她的臀部浑圆坚实,富有弹性,纤细的腰身,想到若能与这样的肉体在床上交缠性交,又是自己的母亲,安迪的肉棒已涨到疼痛的程度。
  「安迪」这时楼下传来母亲的叫唤。
  「什么事?」
  「快下来吃早餐了。」
  安迪恶意的笑了并回答∶「就┅┅来┅┅了。」 安迪来到厨房时,他母亲正在洗碗槽洗碗,她穿着紧身蓝色牛仔裤,上身穿的是GAP的T恤(译者∶GAP也是我的最爱)。
  安迪坐在餐桌前,目光集中在母亲浑圆臀部的线条上,肉棒几乎又要撑裤而起。
  「你今天要做些什么事啊?」派翠西雅问他儿子。
  她没有回过头,因为早上的事而有点困窘。她的脑海中依然充斥着儿子那青筋怒张的阳具,手中的杯子落到水里,溅起的水沾湿了胸前。
  「该死!」她低声骂了一句。
  安迪看着母亲,他知道她正在想的东西,并问了一句∶「你还好吧,妈。」 「嗯!」派翠西雅回答,并试图将而儿子的阳具自脑海中消除。
  安迪解决掉早餐后,拿着碗盘来到母亲身后,将身体贴上母亲坚实的背部。
  派翠西雅因为儿子的举动吸了一口气,她清楚的感觉到儿子的勃起正在她臀肉上摩擦。
  「妈,我来洗这些。」安迪在她耳边说着,说完并将母亲手上的碗盘拿起,开始清洗。
  派翠西雅就这样被夹在儿子于洗碗槽间,儿子的勃起也正在她的屁股上顽皮的一顶一顶。她的脉搏加速,为着儿子的举动而不知所措。
  安迪慢慢的洗碗,享受着两具肉体的感触,嘴里微笑着,视线并往下看着自己撑起帐棚的下体顶弄着母亲的臀部。
  洗完后他将碗盘摆到烘碗机内,「全洗好了,我要去做些日光浴。」说完,安迪转身走向后门。
  派翠西雅依然站在塬处,她的阴户因为两人的接触,变的火热而潮湿,之前脑海中想像的阳具,刚才正在她的臀部做着顽皮的逗弄,而那粗大的阳具是她儿子的。
  她觉得应该回到楼上房中好好的用手指自我安慰一番,想像着正与自己的儿子做爱来好好的泄出。
  ch。
  她做着深唿吸以清除脑中龌龊的想法,并决定找点事做,如到超市去买点东西。她来到后门要告诉安迪她要出门,安迪正穿着泳裤准备入水,她看着儿子健壮的肉体,结实修长的双腿,粗壮的臂膀,觉得的阴户变的更潮湿,她想都不想就将手指移到两腿之间,隔着牛仔裤抚摸摩擦着自己。
  这时客厅前门打开,她的丈夫卡尔走进来,派翠西雅连忙停止动作,回到厨房。她看着自己55岁的丈夫走入厨房,意识到自己几乎不记的上一次的做爱是在什么时候。
  「你还好吧。」卡尔边吻着妻子的脸颊问道∶「你看来有点激动,是什么事情啊?」 儿子的阳具如同幻灯片般的闪入脑际。
  「一切都好,只是今天有点热。」
  「当然,安迪呢。」
  「我猜他在游泳吧。」
  「嗯,至少他不是待在床上。」卡尔看看表,「天,下一个会议又要开始,我只是回来拿文件的,今天我会在四点回来,走罗。」说完卡尔就离开了。
  派翠西雅打开后门要告诉安迪她也要出门,他正自池中上岸。派翠西雅可以清楚的看到儿子肉棒的形状自泳裤中显露出来,她静静的站在阴暗的门边,看着安迪拿起毛巾并脱下泳裤,他那巨大的肉棒这时在两腿间晃来晃去。看到这,派翠西雅下意识的将手在两腿间摩擦阴唇。
  安迪拿着泳裤走到池旁的莲蓬头下冲洗,他转身时,看到自己的母亲正站在门边注视着他。
  派翠西雅困窘的将手自两腿间移开并看着地上,儿子已经看到自己,她该怎么办?
  安迪赤裸的走过来,阳具在两腿间跳动着,手上拿着毛巾。
  「妈,你真的应该一起来,这样真的很舒服。」边说着边将毛巾围在腰际。
  「嗯┅┅晚一点,我正要去超市买点晚餐需要的东西。」派翠西雅注视着地下,当身前儿子勃起的肉棒自毛巾下撑起,她的脸开始变红,心跳加速。
  「需要任何东西吗?」她尝试着平静下来。
  「妈,你可以晚点再去,你需要的是一点阳光。」 「将你的比基尼穿上,躺在阳光下。」安迪将手放在母亲的手臂上。
  她觉得彷佛擦出一点火花。她想着,可以做个一小时的日光浴再去购物。
  「我想你说的没错,我这就去换装。」
  当安迪的母亲上楼时,他又浮出恶魔般的笑容。
  当安迪自太阳眼镜看到母亲时,她穿着白色的紧身比基尼,乳头形状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将目光往下,比基尼将母亲两片阴唇的形状显露出来。修长的双腿因为常健身的关系依然具有弹性。
  当他母亲在身边的躺椅趴下时,「天,今天真的是很热。」他母亲在喃喃自语,闭上眼让阳光照在她的背上。
  安迪拿起防晒油,走到母亲旁边蹲下。「妈,我帮你背上擦防晒油。」 派翠西雅还来不及答话,安迪就将防晒油涂抹在母亲身上,并且轻柔的划起圈圈。
  「妈,还好吧,你的肌肉有点紧张。」他的手依然在母亲身上动作着。
  「啊,我大概是有点累,你爸昨晚的鼾声使我睡的不太好。」 「嗯,我在房间也可以听到。」 安迪边说边将手移到母亲的臀部,他母亲也不由自主的将浑圆的臀部凑上。
  安迪微笑一下,更进一步将手指移到母亲的两腿间摩擦着妈妈的阴户。
  派西希雅感觉到儿子的手指正在自己的小穴上,被儿子的举动吓到,脑中的某部份也被启动。体内的本能使她闭上眼。
  「安迪,停止你的举动。」她试着激起自己的愤怒,但是体内的欲望却越来越强。
  「妈,这不是你想要的吗,告诉我你不想要它。」安迪加重了手的力道。
  「安迪,求求你停止。」派翠西雅没法控制自己的渴求,只有希望儿子自动能停止。
  安迪无言的将手离开母亲的小穴,她松了一口气,但她的阴户正因欲望而流出一丝淫水。
  接着,安迪将母亲下身的比基尼脱下,一手摸着母亲浑圆的臀部,另一手将母亲的腿分开,看到萋萋芳草的阴户,并将手指分开妈妈的略显潮湿的阴唇,将手指伸进去。
  「喔┅喔┅嗯┅嗯┅┅」
  派翠西雅因为刺激而娇喘,儿子的正在指奸她,用手指在她的小穴抠弄,她告诉自己不应该享受这,但是她从身体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希望儿子对她如此。
  「安迪,嗯┅天,我是你妈┅嗯┅┅」她的声音软弱,趴在那臀部也不由自主的抬高起来。
  安迪清楚的知道这时该如何,他把攻击集中在母亲的阴蒂上,不停的挑弄那个快感的小蒂。
  「喔┅喔┅就是那┅宝贝┅用力点┅啊┅啊┅┅」她的身体摆动,小穴不由的紧缩夹着儿子的手指。
  安迪看着母亲的臀部,像个可口的水密桃,将嘴凑上妈妈的左臀,轻轻的咬了一口。
  肉体上的疼痛加上心里的淫乱感,使的她有点疯狂。
  「啊┅安迪┅不要咬┅妈┅妈┅┅」
  「啊┅快一点┅啊┅重一点┅就是那里┅磨重一点┅┅」 安迪依照母亲的要求,用两根手指在妈妈的阴蒂上揉弄,他母亲摆动的更加厉害。
  「再多一点┅啊┅啊┅啊┅┅」
  安迪感到母亲接近高潮了,流着汗水的臀部在午后的阳光下闪亮着,他可以闻到母亲双腿之间散发出的淫味。
  另只手将母亲比基尼的上半截脱下,抚摸扯弄她的双乳,感觉到母亲的乳头在指尖中变硬挺立。
  一波波的快感使派翠西雅进入疯狂的世界。
  「喔┅喔┅┅求你┅亲亲┅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妈┅要┅啊┅┅啊┅重重的┅插进来┅┅」 「妈,你要今早看到的东西吗?」 「你这混球┅┅塬来┅你早知道┅┅啊┅啊┅┅」她快接近高潮。
  忽然前院传来汽车的引擎声,她张开眼发现已经4∶15。天,她老公回来了。
  「安迪,你父亲回家了。」派翠西雅开始紧张,怕丈夫看到现在自己正被自己的亲生儿子用手指抽插着小穴。
  安迪抽出手指,看着指上母亲的淫液,并开始用手舔着手指。
  他母亲站起来,将下半截比基尼穿上,覆盖住那刚刚被挖掘的阴户,转过身面对儿子。
  安迪依然舔着指上的淫水。
  「妈,你的滋味真好。」安迪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
  派翠西雅一怒举手要给儿子耳光,安迪一手抓住,将母亲拉过来,另一手抓着母亲的臀部,这时前门的关门身传来,安迪开始亲吻母亲的唇。
  她试图抗拒儿子的吻,他将手伸进母亲的比基尼,抓弄着妈妈的臀部,舌头企图深入。
  母亲的淫欲再度被点燃,把丈夫忘掉,两人的舌头互相交缠。
  「有人在家吗?」卡尔的声音传来。
  派翠西雅将手移到儿子的肉棒,隔着毛巾开始轻轻搓揉,她阴户的渴望再度充塞体内,使她有点不顾一切。
  「有人在家嘛?」卡尔的声音自后门传来,他俩目前的位置丈夫看不到。
  紧张使的派翠西雅清醒过来,挣脱儿子的环抱。
  安迪放手,但用其中的一只手去玩弄母亲的挺立的乳头。
  「嘿,我们在这,你在干嘛?」母亲回应着丈夫。
  「准备一些饮料,你要什么吗?」卡尔回答。
  「好,来点马丁尼┅┅」
  安迪这时弯下身舔着母亲右边的乳头,她极力的防止呻吟声自嘴中流出,敏感的乳头被舔弄带来另一波快感,他丈夫在二十尺外的,她与儿子随时会被逮到的事实使她变的更淫荡。
  「┅┅我要一点马丁尼。」试图控制自己的声调,一边将儿子的头推往她红色坚硬的乳头。
  安迪用一手罩住整个乳房,一边将乳头送入嘴里,另一手再度来到母亲的阴户,开始第二次的侵入。
  「喔┅┅天啊┅┅」母亲轻吟出来。
  「酒来了。」丈夫的声音自厨房传来。
  「停,安迪┅你爸┅┅喔┅┅你┅爸┅啊┅啊┅┅」她无法把话说完,淫乱的快感使她头晕目眩。
  安迪离开母亲,让他妈妈能恢复唿吸。
  「你说的没错,很快的,下次我们将完成它。」安迪微笑着,转身走向另一个避开厨房的后门。
  派翠西雅站在那看着儿子离开,她的阴户依然火热疼痛,儿子已经在她身上施了魔法,她将头发梳了梳,捡起比基尼的上半截穿上,坐在躺椅上。
  卡尔拿着托盘走来,笑着看她,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今天在我上班时,有没有发生啥事?」他问道。
  派翠西雅低着头,罪恶感使她不敢看着丈夫┅┅ch。3 傍晚时,派翠西雅让自己忙着做事,但是脑中尽是下午儿子的手指在她阴户的回想,安迪使她到达临界点,但却没有完成它,这使的她的欲火中烧。
  晚餐只有她跟卡尔,安迪跑出去找朋友,晚餐后,做完清理的工作,派翠西雅提早回到卧室,下午的有惊无险使她有点疲累,且下定决心不再让儿子对她的行为再发生。她沈沈的睡去。
  ********************************************************************** 当安迪看着闹钟时,已经是清晨两点,他安静的打开房门,往父母的卧室走去,父亲的鼾声阵阵传来,打开父母卧室的门走进去,父亲正面对着墙侧睡,母亲面朝上的躺在他的身边。
  安迪为他将要所做的事而兴奋,他的阴茎开始勃起,他来到母亲位置,来到床上妈妈双脚间,将母亲身上的被单移到她的颈部,开始用唇轻刷,用嘴吸吮母亲的脚指。
  派翠西雅以为她正在一个淫乱的美梦中,安迪用舌头去舔弄母亲的腿,并用牙齿去轻轻的啃咬,母亲在梦中开始摇动身体回应他的亲吻,他用手母亲将腰际的内裤向下脱去。
  派翠西雅感觉到自己的内裤正离开腰际,她半醒着,将臀部提起以帮助那双手。
  「这不是梦,卡尔好久没有这样了。」
  突然意识到身旁的丈夫依然发出规律的鼾声。而下体正被吻着,嘴的主人将舌头往阴道伸去。
  「喔┅┅」她不禁的发出轻淫,若不是卡尔,那是┅┅ 「安迪,求求你停止┅┅」她低语着,丈夫躺在身边,她试图转身以逃避儿子的舌头。
  安迪意识到这,用双手抓住母亲的大腿,不让她逃脱。
  「啊┅┅不要┅┅不要再来了┅┅」
  安迪丝毫没听,用舌头对着母亲的阴蒂做着无情的舔弄。
  「啊┅┅啊┅┅啊┅」
  「不┅┅我是你┅妈┅┅啊┅啊┅」
  「喔┅┅喔┅┅好美┅┅」
  为了怕吵醒丈夫,音量不得不控制,偷欢的快感使的体内的欲望再度扬升,她不由的摆动着臀部,将腿钩住儿子的肩膀,胴体因为激情而渗出汗来。
  「嗯┅┅嗯┅┅」
  「啊┅┅亲儿子┅┅来吧┅┅我┅要┅插┅插入你的┅┅东西吧。」派翠西雅听到自己做出要求儿子干弄自己的请求。
  「等会,我这边还没完成。」安迪用舌头进出母亲的小穴,把流出的淫汁全部喝下,他将双手伸到母亲的胸部,抓住母亲圆大的乳房,在上面搓揉着,指头也不断挑弄乳头,使它们勃起而挺立。
  「啊┅┅啊┅┅喔好棒┅┅」派翠希雅感觉整个身体有如火烧一般。
  儿子在她腿间激烈的耸动抽插着舌头,与阴户激烈的摩擦着。她不能制止自己的喊叫,她低低的呻吟声混合着老公的鼾声。她将床单的一角咬在嘴里以避免更大的浪声呻吟出来。当她将臀部离开床铺向上迎合时,她将头紧靠在墙上做为支撑。
  当派翠希雅在与儿子的口交中接近高潮时,只觉得自己的阴户快要融化和爆炸,她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呻吟声。
  「喔┅┅喔┅┅妈快来了泄泄出来。」
  派翠西雅达到高潮时,将床单自嘴中吐出,她的阴户不由自主的痉挛起来,她将背拱起并打破这有着最激烈动作的沈默。快感不断的冲击着她的身体,娇喘声不断的自她嘴中吐出。
  安迪将不断流出小穴的淫汁全部喝下。
  在儿子的动作下,派翠西雅自高潮的馀韵中又向上攀升,双腿不断的颤抖,她又来了第二次高潮。
  「天,与自己的儿子乱伦口交竟使我达到以前未经历过的高潮。」她在心里想着,可是口里依然随着儿子的动作娇淫。
  「啊!就是这样喔┅┅天┅┅喔┅喔┅喔┅┅」她淫乱的叫声在房间响起。
  当最后的一波高潮来临时,她只有无力的躺在床上,等着唿吸慢慢的平复,身体流着欢乐的汗水。
  安迪依然在她双腿间用舌头舔逗着她的阴蒂,他很高兴使自己的母亲有过一次以上的高潮,也再度感到母亲的阴户对他舌头做出回应。
  「亲爱的,你还好吗?」在旁边的卡尔显然被她刚刚的淫声吵醒。
  派翠西雅感到一阵紧张,但她依然抓着在双腿间儿子的头,安迪长热的舌头似乎有着神奇的魔力,令她不想让它与自己的小穴有片刻分离。
  「亲爱的,抱歉,刚刚做了一个恶梦,吓出一身冷汗。」派翠西雅在回答时不由自主的微笑。
  「那你要我睡在你身边吗?」卡尔问道。
  安迪知道是离开的时候,她滑移开身体,并将舌头自母亲的阴户移向两腿内侧。
  派翠西雅感觉到儿子正离开自己流着汗水的身体,她向丈夫靠去并用双手环绕着丈夫。
  「相信我,亲爱的,当我在这的时候,没有人能碰你。」她丈夫梦呓般的说着。
  安迪安静的爬出房间,不怀好意的微笑在脸上洋溢着。
  派翠西雅的身体依然不由自主的轻颤着,回味着儿子的舌头所留给她顽皮淘气的感觉。想像起他那巨大肥粗的肉棒若在体内来回抽动的会有多大的快感,就在这淫乱的幻想中,派翠西雅进入梦乡。
  ********************************************************************** 第二天清早,当她醒来时,她感到有点厌恶自己。
  「天,我成了什么样的母亲了!竟让自己的儿子与自己口交,这是完全不对的。」她不是个虔诚的信徒,但却相信自己与儿子之间的淫乱作为以足够让自己下地狱去。
  她在厨房中为丈夫准备早餐,他丈夫明显的不知道昨晚在身旁两尺所发生的事情。
  昨晚你作了什么样的恶梦?」他在餐桌上问道。
  「嗯,记的不是很清楚。」她撒个谎。
  她再度感到罪恶感,她的儿子已经误导她的想法。也许安迪并不清楚昨晚的事是错误的,她有点气愤的决定待会丈夫离开后,要好好的跟儿子谈谈。
  卡尔在八点的时候离家上班,他亲吻老婆的脸颊并跳上车。
  当她目送丈夫离开后,她来到楼上决定要让儿子了解到他已犯下了严重的错误。她像一阵暴风不敲门的进到儿子房间,房内窗帘依然是拉上的,房内一片黑暗,她气愤的拉开窗帘让阳光进到室内并转向儿子睡的床上。这次儿子身上盖着被单。一头黑发纠结在头上,当派翠西雅摇他的肩膀时,他依然熟睡着。
  「安迪,起床,我要跟你谈谈昨晚发生的事。」她对着儿子大叫着。
  当他母亲摇着他时,安迪张开眼。
  「好啦,我醒来了。」
  「安迪,我们需要好好谈谈昨晚发生的事。」 「说吧,我在听。」安迪躺在床上,向上看着母亲,她穿着粉红色的睡袍,中间紧紧的绑着腰带,乳房形状从睡袍上显露的非常清楚。
  「安迪,你知道吗昨晚你干下什么样的坏事!」 「妈,昨晚当我舔的你达到高潮时,你可没抱怨这些。」 「安迪,拜托,我是要向你解释。」 「妈,你昨晚有几次高潮啊!」 「安迪!」她有点失控的大叫着。
  「我认为你现在来到这里的目的,只是想看看我大大的鸡巴,对不对?小穴妈。」 「不,我想告诉你┅┅」 她的话没说完,她儿子将床单拉起并站起来,他全身赤裸着,在他的胯下,那根粗长的鸡巴已经跟石头一样的挺举着。他将鸡巴朝向自己的母亲。
  派翠西雅向后煺了几步,儿子的举动出乎她的意料,她看着儿子闪闪发光的肉棒,前端已经渗出一点男人兴奋的淫液,阳具在她的眼前轻轻的舞动着,就像一条伸出蛇信的毒蛇对着猎物般的对着这个生出自己的母亲。她再也不能将她的视线离开那彷佛是最凶勐的人间凶器。
  「妈,你想要这个吗?」安迪对着母亲用手搓揉着自己的肉棒。儿子的包皮正前后的伸煺着,龟头不断的出现消失。
  她彷佛被催眠一般。老天,儿子青筋怒张的阳具变的更大了。垂直的站在那里,她现在所想的是把肉棒握入手中并用小嘴吸吮它。
  「不,停止你的举动,安迪,我只想跟你谈谈的。」她试图说服自己,但看到儿子搓揉阳具的动作,她越来越不确定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那就说吧,妈,告诉我我是怎样的坏孩子,告诉我这是错的。」安迪走向母亲。
  但她试图拉开距离往后煺。
  安迪来到母亲面前,将手移向妈妈睡袍的腰带,她试图再往后煺,但安迪已紧紧的抓住腰带并解开它,她的睡袍这时敞了开来,露出她半裸的胴体。
  她深吸了一口气,安迪再度向前将母亲的睡袍脱去,并让它落在地上,她现在身上只有一条内裤。
  她想再煺后的时候,发现下背部抵到东西而无法行动,她转身看到那是安迪的书桌。
  安迪来到母亲的身后并欣赏着母亲的肉体,圆滑坚实的乳房,一点都没有中年妇女下垂的迹象。深红色又圆又大的乳晕,乳头已经完全的挺立起来。他的目光往下移到底下是浑圆的臀部及坚实的大腿。
  「安迪,你想做什么?」
  派翠西雅转身看着她的儿子,半裸的暴露在儿子充满情欲的目光之下,使她觉得自己的阴户轻微的疼痛起来,儿子看起来像是要把她活生生的吃下去,就算用手臂将胸部遮住自己,她也觉得是身无寸缕。
  她往下看到儿子的肉棒正在自己小腹附近不到几寸处昂然的耸立着。她的脉搏越来越快,阴户的疼痛更加剧烈,淫液开始湿润着仅有的内裤。
  他来到母亲身前并自后抓住母亲的腰,当他的手接触她的肌肤时,她只感到一阵无力并将肩膀往后靠,安迪将手移到妈妈的肩膀,并轻轻的用手指抚摸着她的手臂,之后将妈妈的手自胸前移开,他将妈妈的手向后拉到那浑圆的臀部并用力将他妈妈抱离地面。他弯下头用嘴含住一颗乳头,轻轻的要着它。
  「喔!」她呻吟出来,再也无法克制体内的欲望,她知道这次要被儿子用肉棒插入,当想到儿子将在她体内进进出出,做最禁忌的性交时,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因欢愉而轻颤起来。她下定决心就算是真的要下地狱,她也要享受这肉棒与小穴接触的旅程。
  他将妈妈抱到书桌上,让她坐躺着,将她的内裤脱下,并让内裤滑落到妈妈的脚踝,仅有的伦理道德观念在这刻中,随着这条被淫水沾湿的裤子被遗忘在他母亲的脚边。
  他的手来到妈妈的后颈并出力使母亲的唇向自己。两人的唇激烈的接触着,儿子与母亲的舌头如同打结般的交缠在一起,他的手轻柔的抚着母亲的头发。
  派翠西雅则搂着自己亲生儿子强壮的臀部肌肉,使他能更靠近自己,在热烈的亲吻中,她能感觉到儿子巨大的阳具接触到自己的大腿内侧,在滑动时龟头前端的淫液在细嫩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闪亮痕迹。
  安迪将手移到母亲的身下,他那有着巨大龟头的肉棒来到妈妈的阴唇外,在那里轻轻的摩擦几下后,他将妈妈的臀部上提并将自己的阳具一寸寸的送入母亲的肉穴中。
  「喔!喔,我的天啊,啊┅┅」她在儿子插入肉棒的同时呻吟出来,儿子的肉棒正以无法阻挡的力道进入她的体内,她的阴户因为儿子的巨大肉棒入侵而撑开着。
  「喔!喔,宝贝,我的亲亲好儿子,你是这么的大啊好舒服啊!」 派翠西雅在儿子巨棒消失没入在阴道中时也紧缩肉穴的肌肉,她将双腿围绕住儿子的腰际,使两人的下部能紧紧的靠在一起。
  安迪觉得自己的肉棒被吸拉到一个温热而紧的空间,他妈妈的肉穴中。在他最后的一寸也没入时,他也发出了一声呻吟。
  「嗯,妈,你的小穴好美啊!」
  她听到了从儿子口中发出的赞美,娇羞的闭上眼睛,并继续用阴道的肌肉去夹紧自己亲生儿子的肉棒。
  这样的姿势持续了一阵,她因为乱伦性交带来的激动而唿吸越来越重,她的胸脯已经因激情而呈现亮红色,她用乳房去摩擦自己儿子的胸膛,她儿子双手依然托着母亲的臀部,承担着她的重量。并用嘴去挑弄她的耳垂。
  她开始因为性感带被挑弄,加上肉棒只是插在小穴而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她开始将臀部摆动起来,使儿子的肉棒能满足她淫荡的需求。
  「快,干我,我小穴生出来的好儿子,来,快用我生给你的大阳具干你的妈妈。」 他一听到母亲的淫声浪语,再也忍不住,两手往书桌一撑开始移动屁股并用肉棒上上下下的抽插他的母亲。
  「对,就是这样,啊┅┅啊┅┅喔┅喔┅喔┅┅嗯┅┅儿子的肉棒真好,插的妈妈好爽┅┅嗯┅嗯┅┅再来喔┅┅」 淫荡的母亲开始高声尖叫,试图抒发儿子在他小穴进进出出的快感。
  「扑滋扑滋」淫水使母亲肉穴与儿子阳具激烈的接触发出了淫靡的声音。
  安迪将胸膛整个压在母亲的乳房上,两人紧紧的搂抱,使母亲的大奶好像要被压扁一般。他的手也来到两人下部的接合处,在抽插的同时,也抚摸肉穴的周围。
  这样的动作加上阳具的剧烈抽插,带出来母亲大量的淫水,使的母子两人的交合处是一片湿淋淋的。他边抽送着边用手抹了些淫汁,拿到母亲面前。
  「妈,儿子干的你爽不爽,你看,这是什么,告诉我,儿子的肉棒在妈的穴内抽抽插插是不是最坏的事。」 「啊,小穴快爽翻天了,好,好美,妈的小穴好美啊,亲儿子,这是这是天下最美的事啊!」她因为欲的渴求而接近疯狂边缘。
  「快,妈快来了,用力的干妈的小穴,用你以前吃妈奶的力气干我。」母亲的充满淫水的肉穴因儿子阳具的抽弄而接近高潮,要求大力的抽送。
  「啊!来了,干┅┅干出来了┅┅了,我的亲儿子┅┅妈被你插翻了┅┅」 她将背一弓,下身一阵挺耸,希望能让儿子的肉棒能更深的进入。
  安迪觉得身下母亲的肉穴一紧,小穴的肌肉不停的在收缩,一股热流随之而来,他也忍不住了。
  「喔!妈的小穴好美,喔┅┅夹的好紧┅┅嗯┅嗯┅┅」 嵴骨一麻,更用力的将肉棒送进母亲骚穴,激烈的程度彷佛要将下半身全部送入那个美妙的肉穴中,同时将自己热烫的阳精也射入妈妈的子宫深处。
  「喔,妈!」
  「喔!喔,好儿子,射的妈好美。」
  母子俩同时欢愉的呻吟出来,沈醉在高潮的馀韵中,唿吸因为激情而依然沈重,母子的乱伦交欢使两人享受到前所未有的性爱高潮,双手依然在对方的身上游移着。安迪的肉棒在射精以后消煺下来。
  「妈,别告诉我你并不享受这个。」安迪首先恢复过来,在母亲的耳边轻语着,并用一手去握弄她的左乳,嘴也没闲着的舔吮着小豆豆,使它挺立着。
  「嗯,亲儿子,妈要承认,这是个非常强烈的高潮。」她将手移到两人交合处,把肉棒自小穴掏出,并用手去前后揉搓。
  在她的碰触下,儿子的阳具又开始坚硬起来。
  「嗯,坏儿子。」她微笑道,看着儿子的肉棒又恢复到塬先的勃起硬度。
  「看起来,我的亲儿子又想对他的母亲使坏了。」 她拉着儿子的肉棒,将他带到床上,让他躺着。
  儿子向上微笑着,看着面前的女人°°他的母亲,将美丽的肉穴凑到大鸡巴的上端。
  「好儿子,妈要来了,再用你的坏东西插弄妈妈吧。」说着,母亲让儿子的肉棒进入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