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八爷撸影院-在这里你可以撸得更好. 防屏蔽网址发布器 好消息:本站APP下载!

今日更新| 新片上映|求片留言|看片指南|公告(Ctrl+D快速将本页面加入收藏夹)

神之手(日本女星之处刑官)

序章
  「嘭!」的一声,魅上被狠狠的赏了一拳。
  「你竟然对我们旗下的女星做出这种东西来!?我想你这辈子也别再在这行 头里面混了!」课长伊集院面红耳热的喝着。
  我,叫做魅上晴南,男,今年二十六岁,现在在一间日本颇具规模的艺人事 务所StaractPromotion做明星助理。
  StaractPromotion旗下出了不少日本当红的女优包括了 常盘贵子、竹内结子、柴崎幸、松雪泰子、中谷美纪等,亦有不少新世代性感偶 像如小仓优子、市川由衣、三津谷叶子、木下亚由美等。
  其实,我本不用「沦落」到要在这间明星公司里当一个跑腿的,因为,我的 身世绝不简单,我的家族是日本的地下组织「八木组」。可能一般人只听过日本 有山口组,从未听过日本有八木组,没错,我们家族并没有山口组般有名声,但 我们在黑道的地位可不输山口组,因我们掌握了日本七成的毒品、军备、人口贩 卖的渠道,更有自家的兵工厂和科研所(科研所主要是研究新品种的毒品),财 富不输SONY和三菱,故不单只日本各黑道势力争相向我们巴结,连外国的黑 手党都和我们有紧密合作,甚至很多商家、企业和高官都跟我们有关联。我们家 族惯了低调行事,利用我们极广的政治人脉,用很多商界企业来极力掩饰八木组 的行事。而且每当得知有人欲对外泄出我们的事,都会用极道的手法,如鬼魅般 的令他们短时间内人间蒸发,故八木组在黑道上是一个神秘但可怕的名字。用来 掩饰八木组的企业主要有两──「塚原株式会社」和「东仁新闻」。
  其实身为堂堂八木组三代目总长魅上忽一郎二子的我,不用在一间小小的艺 人事务所打杂,我大可以塚原或东仁捞个一官半职当,但不长进的我从来没有想 要当甚么大企业的专务、社长,更没有跟我大哥魅上晴司争做八木组四代目总长 的意思,我是个不务正业,游手好闲的人,享乐人生是我的生活格言。
  我有两大喜好:女人和化学。我一出生就是个化学天才,尤好药物化学方面, 我最大的功绩是在十六岁那年研究出一种新品种麻药,我取名叫「天堂」。「天 堂」很少用来直接用,我家的科研所用它来提炼高纯度的可洛英,成本大幅下降 了百分之七十。八木组因我发明了「天堂」,财富大幅增加两倍,所以父亲一向 都对我很放任,因为我立的功绩实在太大了。
  但我并没有因发明了「天堂」而努力於化学研究方面奋斗,相反,我生活越 来越颓废,常溜连风月场月,利用我发明的迷药泡女人,但却因纵欲过度竟然不 举了,怎也发明不到可根治的药方。充满对女人欲念的我,只有靠「天堂」来作 意识上的性欲发泄,已经不能正常的跟女人做爱了。
  自此,我只把自己关在房内,终日只看ACG和上网,或看一些明星水着 VIDEO,情欲盛了便用「天堂」发泄,我成了一个完完全全的宅男。但这种 不正常的「性生活」,使我思想不断被腐蚀,越来越喜爱性虐待,常幻想把女明 星虐待一番。
  渐渐,我觉得平面的女性已不能满足我的性幻想了,我想真正近距离的亲近 那些女明星,但父亲却不让我大无私样地包养女星,因为这样做很容易生麻烦, 严重会影响八木组的机密,要玩便只有用一些不起眼的身份暗中行动。所以我靠 家族势力进了StaractPromotion事务所,因其旗下的女星 尽是我的最爱。
  我第一个亲近目标就是近年凭「Pacchigi」、「一公升眼泪」、 「太阳之歌」大红的新世代女星泽尻绘里香(泽尻英龙华),所以我安排了做她 的助理。
  绘里香她本人真的美很不行,笑起来真的很惹人怜爱,不化妆的时候都没差, 身材也真的很好,她从前是有点BABYFAT,最近她减肥了,但胸部却比 以前胀了一点,我觉得她现在该至少有D罩杯。而且她没有如八卦新闻所说烟 不离手,她竟然是不抽菸的,不抽菸的女孩我最喜欢的了。当看见她本人的时候, 竟真的爱上她,本来脑中对她SM的性幻想消失了,竟很想真的跟她正常地交往。 所以我倒也很勤恳认真地做工作,为了能跟她亲近多一刻而努力地工作。我以为 我的人生会因为她改变了过来。
  但绘里香她如八卦新闻报导所说一样,是个很拽、很难相处、脾气很大的人。
  也不知我哪里惹到她,她总爱针对我,常常首当其冲的被她当众骂个狗血淋 头,同事们不单只袖手旁观,他们竟杯葛我,甚至常设计让我揹黑锅,让我自尊 心受损。我来才发现,原来一连串「欺负」事件,竟然都是绘里香带头引起的。 众所周知,日本艺能界传出了有所谓的「泽尻会」跟「长泽会」的对抗,以绘里 香为首的「泽尻会」成员包括荣仓奈奈、户田惠梨香、新垣结衣和堀北真希,她 们的共同目标是打倒以长泽雅美为首,成员有小仓优子、木下亚由美、绫濑遥和 市川由衣的「长泽会」。我以为甚么「泽尻会」、「长泽会」的都是荒谬的传闻, 因这些都是小女孩的在中学时期的玩意,但我想不到竟然是真的。绘里香的「线 眼」见到我在某场合跟她的死对头长泽雅美私私窃语,并见到我给她看我数码相 机里面的相片,由於我用的相机跟公司员工的是同一型号,故绘里香以为我把平 时给她拍的照片给长泽看,所以绘里香认定我是长泽的「卧底」。但其实那一次 只是在她工作空档时我很平常的跟她搭讪而己。
  当我知道之后,我希望跟绘里香澄清误会,便在她的化妆室欲跟她解释,怎 料她一言不合竟发脾气把一硬的化妆箱丢向我,把我弄得头破血流。本来,我打 算为了爱,甘愿承受这一切,只希望她终有一天谅解,但想不到,绘里香竟向平 常最疼她的伊集院课长恶人先告状,诬蔑我非礼她。这天,伊集院课长把我叫到 他办公室里,室内绘里香哭着脸的站在一旁,伊集院正好好安慰她,伊集院见我 进来,二话不说的就向包得印度人般的头脑我开扁。
  「你竟然对我们旗下的女星做出这种东西来!?我想你这辈子也别再在这行 头里面混了!」课长伊集院面红耳热的喝着。
  绘里香拉着伊集院,状甚可怜。「还是算了吧课长,我不想把事情搞大呀… …」接着她呼呼的大哭。绘里香当初在「一公升的眼泪」就是靠这张哭脸,把千 万观众的心都掏去了。伊集院当然不可能禁得住她的眼泪,也不给我解释的余地, 怒不可遏的道:「你给我在这里消失!不!别让我再在艺能界看到你!否则我把 你干的好事都说出来!」我也没有打算再解释下去,只因我的心碎了,对绘里香美好的幻想全破灭了, 也想不到有甚么理由继续留在这事务所了。
  最后,我一脸伤痛和失望的望向绘里香,哭成泪人的绘里香,竟然闪过了一 刹奸险、嚣张、胜利的眼神,身旁的伊集院当然没有发觉,但她这眼神已深深印 在我脑中,永不磨灭…………我,带着混身伤痛的落泊在新宿街道上,十字路口的大电视正在播着绘 里香演出的新电影《手纸》的TRAILER。望着大电视中绘里香的脸颊身影, 我的眼神也变了,由悲伤的眼神,慢慢燃烧起熊熊的怒火。
  这时,我脑中幻想着的,是一幕幕绘里香被吊起,狠狠的被各种方法虐待, 发出悲呜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