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八爷撸影院-在这里你可以撸得更好. 防屏蔽网址发布器 好消息:本站APP下载!

今日更新| 新片上映|求片留言|看片指南|公告(Ctrl+D快速将本页面加入收藏夹)

大唐御使谢瑶环

晚年的武则天女皇,喜欢听天下太平的吉祥话儿,愿意听歌功颂德的奉承话 儿;依赖武氏血统的子侄,重用花言巧语的谗臣,渐渐走上豪奢专断,偏听偏信 的弊政统治。
  这一天风和日丽,洛阳城内牡丹盛开,金轮圣神皇帝武则天在众宫人、侍卫 簇拥下到上阳宫观看新落成的百尺天枢,这是她的侄子武三思特地为她修造的, 高大巍峨的铁柱铜盘上雕刻着武则天功高盖世的碑文,好不壮观,又见数万只朱 雀围着楼台殿阁凑趣地婉转呜叫,周围的太监、内侍啧啧称奇,说是上天降下吉 兆,大周朝的江山万世太平,金轮圣神皇帝功高盖世,武则天高兴异常。
  其实武周的天下早就不太平了。朝廷百官正在为江南民众逃离家乡聚众太湖 一事忧心忡忡,议论纷纷。早年武则天一贯反对豪门贵族滥用特权,兼并土地, 年老后耳目不再灵敏,处事不再果决,她的子侄近臣,尤其是武姓亲威,依仗血 统特权大肆兼并土地,欺压百姓。她最宠信的侄子武三思之子武宏和宠臣来俊臣 的异父兄弟蔡少炳在江南三吴地方侵占民田、民宅,霸占民女,征用民间铁器, 害得百姓无地耕耘,无工具耕田,无炊具做饭,怨声载道,四外逃荒要饭,以李 得才为首的一批农民聚集成伙逃往太湖谋生,江南各地方官吏的告密本章纷纷送 往京都洛阳。
  朝廷百官分成两派意见,以天官尚书梁王武三思为首的一派意见是主张发兵 围剿太湖叛匪,而以尚书院司籍谢瑶环为首的另一派意见是派员制止兼并土地, 安抚民众回家种田。双方意见争执不下,大殿里笼罩着沉重而压抑的空气。武则 天兴致勃勃地从上阳宫转回,立即召见群臣,南方闹事,她尚蒙在鼓里。
  武则天仔细看过密报,沉思半晌,首先征求御史徐有功的意见,徐有功据实 奏道:“如果造反属实,自应派兵剿除。这个李得才反迹如何?是否与唐室诸王 有关?还待查明。”
  御史中丞来俊臣憋不住了,他极力推崇武三思的意见,说他的亲威蔡少炳就 在江南,近日得他的密报,万民啸聚太湖,若不严加剿办,必致人心浮动,不可 收拾。
  一直没有说话的谢瑶环站出来,有理有据地说出自己的意见。
  “近年来,江南一带民不聊生。李得才等人无非是失地农民逃往太湖,只宜 抚慰安置,销祸乱于无形,如大军南下,天下震动,反逼成他们铤而走险,酿成 国家大祸。”
  当地贵族豪门兼并土地,逼得百姓颠沛流离。其实,江南乃富庶之地,百姓 们都愿意安居乐业,不如陛下施恩惠,制止豪强为非作歹,实施仁政,使饥者得 食,耕者有其田,方有天下太平。“谢瑶环是深得武则天信任的女宫人,自幼被 武则天从民间千挑万选,选拔到宫内,用心调教,九年时间过去,能书、能文, 才华盖世,对武则天忠心不贰,备受女皇器重,刚才一番有理有据的分析,见识 的确胜过须眉,武则天心中有数,命令众人退朝,急宣谢瑶环上殿,委以重任:” 你所奏各节,深合朕意,升你为右御台改名谢仲举巡按江南,所到之处,察吏民 善恶,观风俗得失,查问疾苦,赈济饥民,赐你尚方宝剑一口,如有强占民田、 鱼肉百姓者,虽是豪门勋戚也不宽贷。朕虑你一个人势孤力单,宫人苏鸾仙有胆 有识,忠诚可靠,派她随你前往。“如此重任委托给自己,谢瑶环感激莫名,只觉则天皇帝天恩浩荡,前面就是 有刀山、火海自己也要闯荡过去。然而,此行宣慰百姓,倒还容易,只是那些朝 廷权贵,在苏州多有庄园,势力强大,只怕有尚方宝剑,也奈何不得这帮不法豪 强。苏鸾仙劝谢瑶环不必多虑,谢瑶环来到江南,结识了壮士袁行健,对欺男霸 女强抢民田的恶霸武三思之子武宏,来俊臣之弟蔡少炳严厉惩罚,将武宏拿下重 责四十大板,将蔡少炳立即推出斩首示众。
  武三思儿子被打,来俊臣兄弟被杀,良田几千亩白白归还百姓,武、蔡二人 咬牙切齿,对谢瑶环恨入骨髓,将诬告谢瑶环的奏折呈给武皇,武皇看了,很久 没有表态,后来只淡淡说了句:“待朕思之。”不予追究。两人十分着急,催又 催不得,问又问不得,奸坏的来俊臣终于想出了一个偷天换日之计,将“待朕思 之”改为“代朕诛之”,两人决定即刻奔赴江南,提拿谢仲举,严刑之下,哪怕 谢不招认谋反,只要有了口供,就算大功一件。
  武三思有些胆怯:“倘若皇姑责我擅改口谕呢?”
  “谋反事大,改谕事小,料圣上决不会见责。”
  两人依计而行,武三思以督造江南行宫为名,率领一哨禁军飞马南下,来俊 臣也由武三思批准请假同往。
  谢瑶环奉旨南下,严惩豪强,雷厉风行,得罪了不少当朝权贵,数月间不断 有密报到朝廷,告她勾结太湖义军,反叛朝廷,无奈众口铄金,听多了,武则天 也生疑虑。这一天太监来报:苏州有名叫龙象干的秀才千里徒步进京告密,现在 宫外候旨。为奖励举报,当时朝廷有规定:凡告密者赏与五晶官待遇,州县无偿 供给舆马。这位龙象干却是布衣粗服徒步进京,武则天好生奇怪,仔细盘问,龙 象干说他状告的两位朝臣势力强大,耳目众多,恐中途有变才无声息徒步而来。 说罢,展开一张数尺血表,上面用鲜血写成,是江南一带百姓状告武三思、来俊 臣,不惜用自家性命担保谢仲举大人不反有功的万语千言。
  武则天读罢深受感动,盛怒中召见武三思、来俊臣立即上殿,徐有功奏道: “梁王与来俊臣奉旨到江南惩办谢仲举去了!”
  武则天这才知道两个宠臣肆无忌惮篡改圣旨,背着她去江南作乱,不由大怒, 命徐有功与元帅狄致远伴驾,密幸江南,去解救谢瑶环。
  安抚了百姓,三吴地区人心大快,谢谣环如释重负,感到一阵轻松。却见中 军来报武梁王、来俊臣突然来到苏州,要她立即去行馆相见。谢瑶环知有变故, 将自己连夜写好的奏折,交托给苏鸾仙,火速赶回洛阳面奏圣上。短短的时间里, 武、来二人已振兵包围了谢瑶环官邸,缴了皇帝赐与的尚方宝剑,刹那间,脱去 官服的谢瑶环被五花大绑押赴大牢。
  武三思、来俊臣用过午饭,一直歇至天黑,方才吩咐在中堂提审谢瑶环,同 时门窗紧闭,中堂上只有他们带来的亲信差役。
  武三思对来俊臣说:“来大人,如何能用刑又不被圣上发现?”
  来俊臣回答:“下官,到是有一刑,但是不知谢瑶环是否能熬过此刑,否则 还是得严刑酷审,反正最后待她招供后,刑毙在堂上,死无对证即可。”
  两人正说间,差役们把谢瑶环带上堂来。
  武三思、来俊臣在高堂发问:“谢仲举,你杖责武公子,擅斩蔡少炳,你可 知罪么?”
  “下官奉圣上口谕‘凡有强占民田,鱼肉百姓者,虽豪门贵戚,亦不宽贷’, 难道武三爷也不知么?”
  “谢仲举,本爵访你窝藏刺客阮华,勾结太湖匪寇,反迹确凿,你还敢强辩 么?”
  “义士袁行健,浪迹江湖,好打不平,下官敬他为人,与他八拜之交,此事 的来龙去脉,我已奏明圣上,何言窝藏?我奉圣上旨意派人劝说百姓回乡耕耘, 且有武三爷侄子武存厚前往安抚,武太守任职乃武三爷推荐,难道武太守也是谋 反不成?”
  武三思、来俊臣老羞成怒:“谢仲举,你好一张利嘴,来呀,给我拖下去严 刑拷打,杖责四十。”
  几个差役上来抓住谢瑶环,另有两人抬过一张长凳,差役们麻利地剥下谢瑶 环的裤子,把她光着屁股按在长凳上,一差役举起一块巴掌大小的竹板向着谢瑶 环白嫩的屁股上用力打去。
  竹板带着风声落在谢瑶环赤裸裸的屁股上。
  “哎呀,妈呀”谢瑶环发出一声凄惨的哀号,肥腴的白屁股上立刻暴起宽宽 的一道红肿的紫痕。
  “啊……啊……”谢瑶环惨叫着,她拼命地挣扎着。
  立刻又是一道血红的紫痕交叉在刚刚那条暴起的伤痕上,遭到拷打的女巡按 声嘶力竭地哭叫了起来!
  “啪……啪……啪……”竹板不断落在谢瑶环的屁股上,她的屁股上也不断 暴起青紫色的伤痕,几十下后,谢瑶环肥白的屁股已肿得老高。
  谢瑶环出身富贵,从未受过这等苦处,今日被剥了衣裙赤身受刑,不禁又羞 又痛,光溜溜的屁股上不断传来针扎般的疼痛,开始她还惨叫着,后来她终于承 受不住,昏死过去。
  差役们打完四十下屁股,看到谢瑶环已经昏死过去。
  来俊臣对武三思说:“王爷,刚才我说有一刑法可不伤肌肤,就是把犯人倒 吊起来,在他的头下放一个铁锅,内放陈醋,用盖盖住,下面用炭火烧烤,待醋 沸腾后,揭开盖子,醋雾直冲犯人的口鼻,犯人吸入口鼻后,酸热难当,咳又咳 不出,多有招供者。命曰仙人驾雾,下官稍加变化,兴许可令谢瑶环招供,又不 动大刑,王爷看此法如何?”
  “来大人既然有此奇刑,赶快用来。”
  两个差役抬上一个小炭炉,上放一铜壶。
  于是他们用水把谢瑶环泼醒。
  谢瑶环幽幽得醒过来,趴在凳子上,屁股上传来阵阵疼痛。
  差役们拖着光着屁股的谢瑶环把她扔在大堂上。
  来俊臣嘿嘿笑到:“谢瑶环,这下你知道本官刑罚的厉害了吧。如不想皮肉 受苦,你就认罪吧。”
  谢瑶环忍着屁股上传来的阵阵刺痛挣扎着回答到:“想我本院巡按下江南不 满一月,事事秉承圣上旨意,并无差错,你等欲加之罪,也深苦无词。我谢仲举 偏是个不怕死的,要我招认谋反,除非是长江倒流、太阳西出!”
  武三思在旁听到,气急败坏地喝道:“来大人,休要与她辩嘴,大刑伺候, 看她不招。。”
  来俊臣点头称是,然后吩咐手下:“来呀与我剥了。”
  几个身材魁梧的差役几乎是抓着愤怒地叫骂着的谢瑶环的身体。
  “你们敢?!不许碰我!!!啊……”惊慌失措的谢瑶环使劲地向后弓着身 体,尖叫起来。
  “嘶~~嘶~~”,一阵尖锐的撕扯声过后,谢瑶环的上衣被粗鲁地撕成碎 片,从谢瑶环丰满成熟的身体剥了下来!差役们把谢瑶环身上的衣裤彻底扒光, 强迫她一丝不挂地光着屁股站立在堂上。
  谢瑶环赤裸出来的身上雪白丰满,保养得极好的肌肤像丝缎般细腻而有弹性, 浑圆肥大的双乳,像两个巨大的肉球一样沉甸甸地坠在雪白晶莹的胸膛上,细腻 光滑的背部曲线极其优美,成熟丰满的肉体健康却又充满了成熟女人的魅力。只 是肥白的屁股被打得红肿不堪,布满了伤痕。
  几个差役看着谢瑶环裸露出来的身体,忍不住都咽起了口水。可他们知道这 具性感美丽的肉体一时是轮不到自己来享用的,只好贪婪地看着,不甚情愿地退 到了一旁。
  武三思和来俊臣也目不转睛地盯着谢瑶环的身体,可他们也知道,如果谢瑶 环不招供,他们不但无法享用这美丽的肉体,而且还会带来灾难。
  谢瑶环光着身子挣扎着又羞又愤,哭叫着:“你们怎敢如此羞辱朝庭大臣。”
  “谢瑶环,你如果招了,就不用受此皮肉之苦了。”
  “呸,贼子,让我招供,比登天还难。”
  差役们把谢瑶环拖至炭炉边,两个差役拧住谢瑶环的胳膊向后一拧,谢瑶环 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青紫赤裸的屁股向上高高撅起,头离壶盖只有一尺左右。 一个差役揭开壶盖,醋雾直冲谢瑶环在脸上,谢瑶环不提防,吸入大量醋雾,顿 时,眼泪,鼻涕,口水一齐涌了出来,醋雾吸入体内,又酸又烫,谢瑶环想咳又 咳不出,难受的拼命摇头,但是头被差役死死按住,动不了,只好拼命扭动屁股 挣扎着。
  来俊臣命差役把壶盖盖上。然后问到:“谢仲举,你招是不招?”
  谢瑶环大声咳嗽着,只是不回答来俊臣的话。
  来俊臣恼怒的挥手,差役又揭开盖子,谢瑶环又高撅着大白屁股扭动挣扎着。
  数次之后,来俊臣知道此刑无效了。他命人停止用刑放开谢瑶环。谢瑶环赤 裸着趴在地上,喘息着,咳嗽着。
  “来呀,给我上天平架”。来俊臣命令到。
  来俊臣命人抬来刑架,这是一个大字型的刑架,中间有一根横木。谢瑶环赤 裸着身体捆在上面,双臂向两侧平伸,手腕被捆在横木上。双腿分开,她的两只 脚腕被皮带捆在架子下面的铁环上。
  “给我夹起来。”
  差役们拿出一堆“哗啦”作响的东西,是几根尺把长的小木杠和一堆乱七八 糟的绳子。他打开捆成一团的木杠,共有四根,每两根一组,这东西就像拶刑用 的拶子,向里面的一侧都呈锯齿状。
  谢瑶环眼中立刻露出可怕的绝望和惊恐!因为做为女官,宫中的一些酷刑她 还是有所耳闻的,当然知道这东西是干什么的!它用来对付女人身上最娇嫩的乳 房,刑具名称“乳枷”。当年皇上在后宫争宠时,就拿它来酷审过王皇后和萧淑 妃。
  “不!┅┅”谢瑶环嘴里不停发出急促的哀叫,发疯一样摇着头,被绳索捆 绑吊的手脚一起剧烈地挣扎摇晃起来!
  差役们将谢瑶环那对雪白丰满的双乳托起,把那四根小木杠挂在谢瑶环胸前, 四排木齿两两相对地将她两只雪白丰满的肉球夹在中间。
  两个差役拉住了刑具两侧的粗绳,两排木齿夹紧了谢瑶环白嫩丰满的乳房, 来俊臣看着她直直地竖起的乳头问∶“说吧,谢仲举,我这乳枷是专门对付你这 种大奶子女人的。再不说,你这漂亮的奶子就难保了。”
  ……
  来俊臣咬着牙下令∶“夹!”
  拉着绳子的差役同时向两边拉动绳索,四根木杠同时向中间合起来,木齿中 间的缝隙越来越小,夹在中间的两个白白的乳房根部被夹扁,原来尖挺的上半部 变成了一个鼓胀的圆球。
  “阿!痛啊┅┅”
  两个差役全身的力量都用上了,绳子绷得紧紧的,乳枷的缝隙只剩下一根手 指宽,谢瑶环胸前的两个圆球青筋凸起,白得吓人,顶端的两个乳头硬生生地挺 立着,她痛得扭动身躯,但被差役们压得紧紧的,浑身发抖。
  来俊臣见谢瑶环痛得要昏过去,忙走下堂来一挥手,两个差役松了手,乳枷 慢慢松开,两个惨白的肉球由白转红,谢瑶环似乎也松了口气。
  可来俊臣不等她喘过气来,使个眼色,两个差役同时用力,绳索又绷紧了。 这回的肉球变成了红色,而且越来越紫,谢瑶环的反应也比上次更强烈,痛得满 头冒汗,头不停地摇摆。
  来俊臣逼问∶“你说不说?!”谢瑶环艰难地摇摇头。
  来俊臣气得大叫∶“给我使劲!看她的奶子有多硬!”
  两组木杠上的木齿一点点挤紧,谢瑶环昏死过去!
  接着他们将绳子松了一下,使得谢瑶环那对已经被挤压得扁扁的乳房又稍微 恢复了一些最初的形状。
  谢瑶环慢慢地醒过来,发现两个乳房仍然被紧紧地枷住,奶头集中了血液, 膨胀起来,奶孔都张开了,变得十分敏感。两个差役一边一个,托起谢瑶环高高 耸起、因恐惧而剧烈起伏的双乳,将钢针抵在她颤抖的奶头上,长针每碰一下, 都使谢瑶环浑身抽搐一下。她知道差役接下来要作什么。
  “招不招,钢针喂奶的滋味可不好啊。”来俊臣在一旁叫喊到。
  谢瑶环摇了摇头。
  “给我扎”。
  差役把长针正对着奶头深深刺了进去。
  “啊……呀……”谢瑶环发出令人毛骨耸然的惨叫,猛烈地挣扎,把绑住她 双手和双脚的绳索拽的“砰砰”作响。
  “你到底招不招?”来俊臣嚎叫着。
  还是没有回答。
  “给我继续扎”
  “啊……”另一个奶头也被刺进了长针。
  谢瑶环希望自己再一次昏死过去,但她仍然是清醒的。
  来俊臣揪起她的头发:“想再扎一次么?”
  谢瑶环呻吟了以下,并没有回答他的话来俊臣朝旁边的一个差役示意了一下, 那个差役狞笑着又从盘子里拿起一根长针。
  “咦……呀……”即使审问囚犯用刑已是家常便饭来俊臣也不禁为这声惨嚎 打了个寒颤。
  谢瑶环的每个奶头上已经刺入了四、五次。她两个乳房像要爆裂一样,眼前 发黑,但神志还是非常清醒。差役和打手们只要一准备刺入长针,她都拼命挣扎, 可是无济于事。
  这样,她始终没有屈服,昏死过去。
  一盆冷水泼在谢瑶环的身上,她慢慢地苏醒过来,她想动一下,但她发现还 是动不了,她还是被捆着。谢瑶环抬头看了看前面的差役,她惊恐地发现。差役 们点起一根小指粗的香,慢慢向她走来,谢瑶环肥硕的乳房紧张地向前挺出,并 随着她的扭动而颤抖,两只深褐色的奶头坚硬地勃起,周围的乳晕也隆出了乳房, 血顺着针孔渗出来。差役拿着火红的香头,然后把它逼近谢瑶环的奶头。
  来俊臣把手一挥。立刻,炽红的香头落在了谢瑶环的奶头上。香火一下子烧 破表皮落在肉里,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公堂上顿时充满了烧焦皮肉的糊味。
  “招不招?”
  “无招!”
  “用刑!”
  在每一声‘无招’后,差役一支接一枝,一点一点的用香头烧谢瑶环赤裸雪 白的乳房,不时吹旺香头。谢瑶环痛得哭叫声惨不忍闻,奈何被差役们紧紧捉牢, 无法挣扎。
  不久,谢瑶环的哭叫声渐渐转弱,人也渐渐昏了过去。
  “将她泼醒!”来俊臣见状喝道。
  谢瑶环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以为昏过去就没事,但又一次被凉水泼醒。
  来俊臣问道:“谢瑶环,你肯招了吗?”
  谢瑶环回道:“冤枉啊!冤枉啊!”
  一名差役又取出一支大香,将它点燃。
  “怎么样?肯招认了吧?
  “不……我不认罪!”谢瑶环回道。
  “用刑!”来俊臣喝道。
  那点燃大香的差役走到谢瑶环身后,将大香朝谢瑶环的屁股伸了过去,把香 头点在谢瑶环的右股上。立时,炽红的香头落在了谢瑶环的雪白的臀肉上。随着 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大堂上再次充满了烧焦皮肉的糊味。
  “哇!”
  “滋味如何?招不招?”
  “不,我不招!”
  “用刑!”
  在一声‘用刑’后,差役手中的大香又再次点到谢瑶环的屁股上。这一次点 在左边的臀肉上。
  “哇!好痛啊!”
  谢瑶环企图摆脱那大香的蹂躏,奈何手脚被上了刑架,而且被狱卒们紧紧按 牢,无法挣扎,只能眼巴巴的等这一次又一次的折磨。
  “快点招认了吧!”来俊臣道。
  “不!不!杀了我吧!”谢瑶环拼命喊叫。
  “再用刑!”
  那差役吹旺香头,在此的点在谢瑶环的丰臀上。
  “哇!”又是一声惨叫。
  谢瑶环又昏死过去。
  谢瑶环又一次被凉水泼醒,她发现自己还捆在天平架上。
  “谢瑶环,你招是不招”?
  “不招。”
  “好,给我用毒龙鞭打”。
  毒龙鞭是只有小手指粗的特制皮鞭,经药水浸过,打在身上疼痛异常。
  一个差役挥舞起鞭子,朝着谢瑶环正摇晃着的白屁股抽了下去!
  一声沉闷的声音,谢瑶环感到自己本已赤裸红肿的屁股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差役看到圆滚滚的屁股上挨了一鞭子后,地方露出一道暗红的血痕雪白的肌肤。 他立刻感到了难以遏止的快感,更加用力地挥舞着皮鞭抽打起来。
  女巡按丰满的身体随着皮鞭接连落在屁股上,剧烈地颤抖起来,她嘴里不断 发出含糊不清的哀叫,不停摇着头,头上乌黑的头发披散了下来。
  差役见女巡按丰满的屁股已经被打得伤痕累累,他又狞笑着朝女巡按后背挥 舞起鞭子。
  忽然,谢瑶环感到自己的背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正挥起细长的皮鞭, 狠狠地抽打着自己被绳子勒住的乳房!随着皮鞭落在娇嫩的胸膛上,谢瑶环丰满 的乳房上立刻出现一道道细细的血红的鞭痕!
  谢瑶环只觉得自己娇嫩敏感的胸脯被皮鞭抽打着,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使她 感到一阵晕眩,忍不住从嘴里发出模糊凄厉的惨叫,被捆绑着的身体也剧烈地扭 动起来!
  女巡按丰满的大胸脯不断在皮鞭的抽打下剧烈地抖动着,一道道细长的鞭痕 很快布满了娇嫩的肌肤。被拷打着的美女则激烈地扭动这赤裸的身体,不断发出 模糊的惨叫,疼痛和屈辱使谢瑶环美丽的脸都扭曲起来。
  看着打手继续残地用细长的皮鞭抽打着谢瑶环,皮鞭毫不留情里落在了女巡 按娇嫩的乳房和光滑的后背上,在雪白细腻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醒目的鞭痕!
  谢瑶环此刻已经快发疯了,她拼命地扭动着被捆绑的身体,但因为双臂被捆 在架子上的缘故,她根本无法躲避皮鞭恶毒的抽打。谢瑶环感觉自己胸脯和后背 上被皮鞭抽打得火辣辣地痛,尤其是敏感娇嫩的乳房,好像被剥皮一样地疼痛, 来俊臣又命令接着对她施用“毒龙鞭抽阴户”的毒刑。
  差役们对这种刑法早已十分熟悉,他们走上去,解开固定在谢瑶环脚腕上的 绳子,然后抓起她的双脚。此刻,谢瑶环已没有力气再反抗,只得听任他们摆布。 差役们一人抓住她的一条腿,猛地向两侧分开,然后向上提起来。
  一个差役拿起皮鞭,甩动着,走到谢瑶环面前。他看了一眼她下面因大腿向 两侧牵拉而绽开的部位,猛地抡起皮鞭照那里抽打起来。
  “啪、啪……”,坚韧的皮鞭抽打在女人身体最娇嫩、最脆弱的部位,刺及 肺腑的剧痛使谢瑶环不住地摇晃着头,发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只片刻的工 夫,她的下身便被抽打得血肉模糊。
  半个时辰后,谢瑶环身上已经部满血痕,她终于又昏死过去。
  来俊臣命人抬进一个铜器,武三思定睛一看,竟然是一个香炉上立着一个铜 龟,炉旁还有一个摇柄。来俊臣说到:“王爷请看,这种刑罚名叫铜龟插穴,我 到要看看谢瑶环如何熬得过此刑。”
  两个差役拎进一桶冷水,哗的一下泼在谢瑶环的身上,在冷水的刺激下,谢 瑶环慢慢地苏醒过来。
  来俊臣喝到:“谢瑶环,你若还不招供,就休怪本堂的刑罚严酷了,本堂让 你以后做不成女人。”
  谢瑶环呻吟到:“老贼,随你用何种刑罚,我谢仲举就是死在你的酷刑之下, 也是无招,我死了变鬼也不放过你。”
  “好,好,好,我看你如何挺过此刑。”
  两个差役上来,把铜龟放在谢瑶环张开的两腿之间,然后摇动手柄,铜龟的 头慢慢地从龟壳中伸出来,直挺挺地逼近谢瑶环的下体,一个差役拉开谢瑶环的 两片阴唇使得她的小穴张开,铜龟头慢慢地刺入谢瑶环的小穴。下体刚刚受过酷 刑,肿胀不堪,铜龟头插入,疼痛与恐惧使谢瑶环忍不住叫了起来。
  “加火”。
  来俊臣一声命令,差役们打开香炉的风门,往里面加炭火。
  随着炉温的升高,谢瑶环的下体越来越烫这种痛苦比烤红的铜棍直接捅入下 身更难忍受。从她嘶哑的喉咙中发出的惨声越来越恐怖,凄惨。她不断地扭动着 赤裸的身子,无助地呻吟着,铜龟头深深地插入她的下身,谢瑶环的身上渗出的 汗水往下直淌。
  来俊臣眼见谢瑶环受不住了,命人撤去炭火,却不拔出铜龟头。谢瑶环挣扎 喘息了一会,来俊臣又命人加炭火,谢瑶环又扭动着赤裸的身子惨叫起来,汗水 不停地从身上往下淌,滴在铜龟上冒起一点点白烟。差役操纵机关将那火烫的龟 头送入谢瑶环的小穴内,只见那通红的龟头与嫩肉一接触立刻腾起烤肉的气味, 谢瑶环发出厉声的惨叫,刑官毫不理会仍全力将龟头送入洞中,这时谢瑶环的大 小阴唇,阴道,甚至阴蒂和包皮都被烫熟,她全身的肌肉都绷得紧紧的,直冒冷 汗,可见是疼得无法忍受,而那一尺多长的龟头也全部送入她的阴道一直顶到她 的子宫口,她的痛苦达到了高潮。她像受伤的困兽一般拼命嚎叫。
  “嗷,我,我招了,我什么都招了,快拿出来吧,求求你们啦”。
  “哈,哈看你还嘴硬,来人,把铜龟移去。”
  差役们把铜龟从谢瑶环的下体拔出,当龟头拔出来后,谢瑶环的小穴里面都 是水泡,皮肉都被烤成了焦炭,两瓣阴唇也变成了半熟的烤肉条,正向外流着黄 油。谢瑶环张大嘴巴喘息着 .来俊臣命人把谢瑶环的所谓罪状写下,然后问到: “谢仲举,你杖责武公子,擅斩蔡少炳,窝藏刺客阮华,勾结太湖匪寇,反迹确 凿,你已招认,我问你,何人指使你如此做的,你如说出幕后之人,本官与侯爷 将对你从轻发落,快快招来。”
  谢瑶环这才知道,他们不但要陷害她,还要陷害狄大人和徐大人,她抬起头 来说到:“狗贼,要杀便杀吧,要我攀诬别人,今生休想。”
  武三思脑羞成怒,喝到:“再上铜龟之刑。”
  “慢,”来俊臣开口到,“肉都烤熟了,哪还会有感觉呀!与我用猿猴戴冠”
  即有两个差人,上来把谢瑶环上了脑箍。来俊臣喝一声收,顿时两边收紧起 来,谢瑶环觉得头脑之上,浑如要爆烈一般,眼中金星乱迸,咽喉中隐隐有些血 腥气起来,好似要喷血一般,“招不招”?来俊臣问到。
  “你陷害我也罢了,又陷害朝中大人,真是罪恶滔天!悉听你酷刑惨法,我 断不胡乱招供,以害别人,无招。”
  “再收”
  差役用力一收,谢瑶环顷刻间冷汗如珠,眼睛突暴,叫一声:“痛杀我也!” 口鼻喷血,登时惨死在大堂上。
  谢瑶环被酷刑折磨而死。没有任何口供逼死封疆大吏,武三思慌了手脚,还 是来俊臣素有经验:“这口供是可以制造的,下官自理刑以来,无有口供死于杖 下的却也不少,圣上也不甚过问。”
  “如此全仗来大人啦!”
  “来人,把谢瑶环收拾干净抬回牢中。”
  差役给谢瑶环胡乱套上衣服,抬回牢里去了。
  两人接着商量如何向圣上禀告,只听门外人声鼎沸,百姓奔走相告,武则天 圣驾出其不意已来到巡按府前,进了巡按大堂,满屋子的刑具与血腥气扑面而来, 武皇心中已明白了八九,连声追问谢仲举何在?来俊臣抢着回答“谢仲举已畏罪 自杀。”武则天要徐有功传刑吏验尸,刑吏回说谢大人因身受多种酷刑,最后被 “猿猴戴冠”酷刑折磨致死。衙门外人声呐喊,万余苏州百姓头顶香盘,涌至辕 门为谢大人惨死鸣冤喊屈。
  武则天知道众怒难犯,晓喻百姓,朝廷一定会公平审理此案,劝大家速速离 去。
  武则天怒不可遏亲自审问武、来二人:“武三思,你纵子胡作非为,走上豪 门兼并土地的老路,动摇国家根本,你却反诬谢仲举将其致死,按律当斩,我念 你平日不无些小功劳,免去天官尚书职务,罚俸三月,回都思过去吧!来俊臣! 你窥窃朝廷大权非止一日,任意陷害忠良致死,罪大恶极,就将朕赐于谢仲举的 尚方宝剑将你处死。”
  各犯处决毕,武皇才看见苏鸾仙星夜送上的谢瑶环的遗折,不由得老泪纵横, 悔不该重用宠信奸党,害死无辜忠良,传旨追封谢瑶环为定国侯,礼葬吴江东岸 ;传旨袁行健从太湖回来后,即刻至都城洛阳,另有重用。
  武则天心疼地看看苏鸾仙,命她随驾还朝,苏鸾仙已是心灰意冷,情愿在苏 州为谢瑶环守墓三年。
  袁行健风尘仆仆,从太湖赶回向贤妻报告喜讯,太湖义土终于被谢大人的行 为感召,即刻启程返乡春耕。不想分离半月,迎接他的是素衣素裙的苏鸾仙,爱 妻不复再见,已成一杯黄土:“纵有车碑高百丈,此恨绵绵天地长。”
  旧恨新仇使袁行健对武氏皇权没有任何希望,他对鸾仙道:“瑶环一死,此 心已碎,以后你见了圣上,请她开张视听,采纳忠言,使百姓有土壤之乐,无涂 炭之苦,若再宠信奸佞,残害忠良,只怕天下从此多事了!”
  说罢,拜求苏鸾仙看守爱妻之墓,从此浪迹天涯,盘桓五湖烟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