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八爷撸影院-在这里你可以撸得更好. 防屏蔽网址发布器 好消息:本站APP下载!

今日更新| 新片上映|求片留言|看片指南|公告(Ctrl+D快速将本页面加入收藏夹)

飞狐之色传 雪山飞狐之田青文

飞狐之色传
  清乾隆年间,曾出现一位豪侠。此人满面须子,身型高大,手持宝刀,耍华丽刀法,四出行侠仗义,人称雪山飞狐,亦即本传主角胡斐。
  胡斐的少年时代有不少不为人知之秘……
  大雨正下起来,胡斐--辽东胡一刀之子正与平四赶路到京师客栈投宿。行了一会胡斐说:“四叔,雨下得凶了!到前方的庄子避一避吧!”
  二人到了庄园门前叩门,“来避雨的吧!这天来访本庄的人真多!”应门的人和善地说。
  “在下商宝震,请进内堂休息。”平四拱一拱手道:“商少爷客气。”二人都进去大厅找了偏的位置坐下。商宝震进入了另一面的房子。
  胡斐心道:“看这商少爷衣饰豪华,但为人也颇为豪气!”环视四周只见已有不少避雨的人--一面坐了一大群押镖人,看是一个叫马行空的人领头,坐在他身旁有一男一女。
  男的粗眉大眼,女的十八九岁,圆圆的鹅蛋脸,已有成熟身裁包在白色的衣服之下。“胸部一定是尖荀型……”胡斐鬼头鬼脑地想。
  这时,又有一男一女进来--男的气宇轩昂,女的廿二三岁,饥肤雪白,胸部颇大,竟是一个绝色美人。由于那美人衣服湿透,微微突起的乳头也可见。厅里男士纷纷“昂首”致敬。
  年纪小小的胡斐登时呆了,鸡巴也硬了,“四叔,我到外面走走。”他说,然后便一溜烟跑到花园。
  “找过地方解决吧!”故胡斐走到茅厕内立刻抽出自己的大鸡巴搓起来……那美人在胡斐面前除下衣裳,露出白白的乳房,两手握按乳上的一点,口中喃喃地呻吟……“砰!”一声郤有一女人撞进来,胡斐还来不及收回自己的宝贝,细看下,原来是刚才厅中的美人、亦是胡斐正幻想的大乳骚娘。
  那女的也没察觉胡斐的手还握住大鸡巴,慌张地说:“不要杀我,人凤……小兄弟让我在这躲一会……”说完立刻把茅厕的门关上。
  正好那时,一把粗豪的声在外喊:“南兰你出来啊!”
  胡斐此时方知此美人名叫南兰,正想问她在干甚么,郤被南兰按住了嘴,她说:“不要做声!”
  同时却低呼:“噢,干吗鸡巴胀胀的……怪可怜啊!不要做声,一会给姨姨吃吃。”说完背向胡斐观看外面的动静。
  胡斐岂有不答应之理?鸡巴昂首站定,看住南兰的背影。看见南兰浑圆的屁股,因裙子湿了流露出性感又诱人的股沟,微微地左右摆动,胡裴闪过了要干他面前这大屁股的念头……胡斐亦同时闻到一阵怪味,“?是檀香味?”胡斐心道。不知怎地,胡斐突然浑身火热……南兰看见苗人凤远去,正暗自放心,心想如何用借口打发胡斐这小鬼头的时候,郤发觉双足不能动了。原来是胡斐用了家传的点穴手法定住了南兰的脚。
  “你想干甚么?”南兰惊叫。
  胡斐笑了一笑:“对不起……我忍不住了。”脱下南兰的裙子,用手按住她的肥股,温柔地摸了数遍。
  南兰只能轻轻地摇动屁股以示反抗。这更增起胡斐的性欲,大大地用力握住两团弹弹的肉。
  “让我亲亲小屁屁…唔唔……”胡斐把嘴凑向南兰的屁股,讽狂地吻屁眼,又用舌尖没入其屁眼……“不好……呀…呀……酸死……唔……唔不要……啊啊啊……不要…我……噢……啊……”
  胡斐知她未屈服,同畤伸了中指在擦她的阴户,握她的珍珠粒,并脱去她上身衫……衣服应声落下,肥大如瓜的胸弹出,“真浪啊,吃你的大木瓜……”把她翻过身子来,一口咬住她的乳头,一吸一放啜住乳头,另一边粉红的乳头则用手指头打圈……“唔……唔……唔(我不能浪叫)……呀……呀……不行……好…好劲……不……唔……啊……”
  “不要…呜呜呜……不要……干我。”胡斐已把嘴吻向南蔺的嘴及全身……起初南兰紧闭合上自己的嘴,胡斐用力握一握南兰凸凸的乳头……“……啊啊……”胡斐立刻吸啜南兰的舌头,不停地吸住她的唾液,大力地握住那对大肉弹,并用鸡巴擦她的阴户……“我忍不住了……呀……呀……啊胡……胡哥儿……啊………干我……我…噢……啊…干我……”胡斐老实不客气地把自己的宝贝插入南兰的穴中。
  噗滋……胡斐的那里没入了……同时两手指插入她的屁眼中。
  “呀呀……啊干我……哥哥……干妹子……妹子要快点……呀……”胡斐更大力地操她的阴户,用牙磨她那长长的乳头。南兰伸手引导胡斐的手搓自己的乳房,胡斐轻力地拉住乳头,嘴往南兰的唇咬……鸡巴快速地操……“很劲啊……干得姊…姊……呀呀……奸死我了……我要亲死你……”南兰推开胡斐,俯身大力大力吸实胡斐的鸡巴……“呀…亲姊姊……呀……很舒服……”胡斐亦配合地上下起动鸡巴,干她的小嘴。
  “唔唔……”南兰发狂地吃美味的鸡巴……
  轰隆一声……茅厕的门破了……原来是那气宇轩昂的男子!
  “归农!”南兰惊呼。
  来人正是田归农!却原来田氏空有一身武功,那话儿却举不起来。见到胡斐与妻子共处一厕(笑),便心生一计,放入从石万嗔借来的迷烟,以乱二人之心性,使他们风流快活,刺激自己性欲,此计果然奏效,自己鸡巴大了起来!!登时想亲自上阵,便一脚踼开厕门。
  胡斐:“甚么事?”还来不及穿起裤子,天龙门刀法已迎面砍来,胡斐仅得三两招武艺,怎能招架?已怕得落荒而逃。田归农也不追赶,大力地干南兰了!
  胡斐心道:“激气!只怪自已武艺不精!奇怪我怎会这么冲动?被人逮住就完了!”
  心想怎解决欲火呢?走着走着,己回厅前,郤听到厅中有打斗声。不知哪里来的强盗,与镖局的人大打出手,胡斐则在外面观察一番。
  只见一中年男子正与马行空交手,而且正占上风……“怎么那男的功夫怪怪?看似平凡,但又甚似我所练的功夫?”胡斐想。
  中年男子正是閰基!是害死胡一刀的凶手之一!閰基凭其所得的两页刀谱练成一身怪功,四处行劫,今天正欲劫马行空的镖。
  閰基用了两三下手势令马行空狼狈不堪,很快把马行空制住,然后把众人绑起。閰基看一看人群中,看见一美貌少女,色心又起,说:“妹子姓甚名谁?”
  那女子白了閰基一眼,道:“女侠大名马春花。”
  閰基说:“原来是马姑娘。怎样?进房详谈心事好吗?”
  马行空急道:“你不要动她一根汗毛!”
  閰基说:“哈……哈哈……你说好吗,马小姐?”
  马春花心道:如不顺他心意恐怕父亲性命难保……“好吧!”她说。
  于是马春花随閰基进入偏房中。
  “原来那大胸姊姊叫马春花。”说着就伏在屋顶看她们二人干甚么。
  閰基把马春花的穴道封住,使其定身,立刻从后抱着她,大力握她的肥奶。
  马春花说:“唔……唔…不……要……不要……呀……”
  閰基的嘴吻马春花的耳珠,把她的衣服扯下,露出尖荀的乳房。閰基一手握胸,一口用牙磨乳头,用力啜住高挺的乳房。
  “唔……呀…啊啊啊……很…痒…痒…不要……停……我受不了。”
  閰基老实不客气用两只手指夹着她的乳头,轻轻地拉着,又轻轻地压按……“啊唔唔……”马春花竭力克制自己的情欲,但她经己河水泛滥,初试性欲之刺激的她,终也忍不住了。
  “噢……好哥哥……干我……呜……啊…啊……死了……痒死了……”
  閰基把鸡巴拿出:“亲亲我的小弟吧,小淫妇。”
  马春花虽动了情欲,也醒觉又反抗起来,但想及父亲安危……马春花大口含起鸡巴,慢慢地套弄着…“唔……唔……”
  閰基十分舒服地享受着小口的套弄:“啊……臭婊子……真有你的……”快速地上下动着屁股操她的嘴。
  胡斐欲火又起,也拿自己的小弟弄起来……
  正巧!一妇人及时破窗飞身而进,二话不说己提刀向閰基劈来。閰基也是老江湖,算他机警,立时推开马春花,侧身避过来刀,裤子也来不及穿;第二刀又至,閰基立用古怪身法赤裸下身远循去了。
  “哼!敢在商家堡撒野!”
  原来妇人正是商老太,老太武功虽强,心思不足,竟不理马春花,自顾追閰基走了。剩下马春花一人,不!二人!
  胡斐心想:“正是本少侠英雄救美的时间!”胡斐从屋顶一跃而下,说道:“不用怕,马姊姊。我是来救你的。”
  “……”马春花郤未有回应,晕倒了。
  胡斐拍拍她脸蛋,却冇甚反应……只见马春花衣衫不整,上衫松松的,露出半边的乳球,诱人之至,年少气盛的胡斐又忍不住……颤抖的手轻轻地翻开马春花的上衣,傲人双峰震动着,像向胡斐的举动表示欢迎。那对跌荡有致的乳球,两颗漂亮小奶头,胡斐忍不住用舌头舔弄她的乳尖。
  胡斐大胆地摸起白嫩的玉腿,心想:“她已经昏倒了,无甚大碍吧!”
  马春花此时也感到有异,发出微弱的呻吟:“唔……呀……啊……”
  胡斐更进一步挺着硬硬的鸡巴,在她的私处揩擦。乘人之危,胡斐毕竟有些怕:“我在外面揩擦……不插进去总可以吧?”胡斐只是在外面用鸡巴擦着,扫扫她的珍珠粒,肉紧地用手搓揉着她的奶子……“啊……丫…呀…”在强烈的刺激下,马春花也春水泛滥……胡斐也低估了性的魔力,最终也把鸡巴没根的插入她的穴中……“……啊……痛啊!”马春花颤抖的声音在嗯哼着,也因此而醒了!
  “啊……你是谁……”碍于穴道被封也动弹不得。
  胡斐用他的嘴封着马春花的樱唇,舌头在相互搅动着……胡斐也不再分辩,狠狠地抽抽插插,由慢渐快,每十数下便用尽全力深深的挺进去,发出“啪啪”的撞击声……“啊……噢……呵……插我……吧……插我……吧!”未尝交沟的马春花亦渐渐地回应地用两条腿绕着胡斐的后腰,疯狂地挺送着小腹。
  马春花也真浪了,大腿乱扭:“哎哟……好舒服啊……酸死了……”
  “啊……好舒服……哎……哟!”抽插多数十下,胡斐也忍不住泄了,全泄在马春花的穴中,马春花亦沉沉地昏睡过去。
  大雨停下了,胡斐解了马春花的穴道,把大厅众人松绑后,与平四继续浪迹江湖,追查杀父仇人之谜。
  雪山飞狐之田青文
  田青文回到房中,想著刚刚在大厅上的情景,不由得愁肠百结,虽然已过子夜,却没有丝毫的睡意。忽然听到师兄曹云奇在门外轻声道:「师妹,师妹,你还没睡吗?我有话要跟你说。」田青文轻轻嗯了一声,曹云奇推门而入。
  「师妹,你明知我对你的心意,为何还要答应师父许的婚事?」曹云奇质问道。
  「唉,师哥,我知这样十分对你不起,可……可是我怎能违抗爹的安排。」曹云奇看著眉头深锁的田青文,心中真是又爱又怜。
  「不如我们浪迹天涯,到荒岛深山厮守便了。」曹云奇此言一出,田青文眼中射出喜悦的光彩,脸色随即变得惨白。
  「爹要你以后接掌天龙北宗门户,这……这怎么可以?」「我甘愿为你牺牲生命,还管他什么掌门不掌门。」曹云奇大声道。
  「你……你……」田青文正待接口,好像突然间想到什么,头低了下去,双颊晕红,娇美不可方物。
  曹云奇心中一荡,忍不住凑过去亲了田青文脸颊一下。田青文一惊,反手便打了曹云奇一耳光,曹云奇的脸上立刻浮起血红的手印,不料他只是僵在那里,深情款款的注视著田青文。
  两人这么四目相交了半晌,曹云奇柔声道:「师妹,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心吗?」说完又朝田青文吻去,不过这次不是脸颊,而是田青文娇艳欲滴的樱唇。
  田青文心中一阵挣扎:「难道我跟师哥要……」左右为难间,曹云奇的双唇已经贴了上来,起初田青文还紧闭双唇,没想到一时意乱情迷,牙关一松,两条舌头已经交缠在一块了。
  曹云奇将田青文吻得气息紊乱,他两手也开始不客气的顺著田青文的背往下摸,没多久就占据了田青文富弹性的丰臀。田青文舒服的摆动腰枝,一双乳房正好磨在他的胸前。
  曹云奇伸手去解田青文的上衣,田青文全身暖洋洋的,也没有力气反抗,只是抓著他的肩膀,曹云奇两三下解完了钮扣,双手一撩,轻松的便将它脱下来,田青文毕竟是初尝人事,虽然身上还有贴身小衣,还是急忙伸手要来掩胸,不料却早被曹云奇抓住,一口吻在她的乳房上。
  「啊……师……师哥……你可得温柔些……」田青文轻轻哼著。
  曹云奇应了一声,一把脱去了她身上的贴身小衣,露出两颗白嫩的奶子,及淡淡粉红色,花蕾般的奶头。
  一时之间,曹云奇看的呆了,不禁赞道:「师妹……你……你真美。」田青文羞道:「师哥就爱骗人。」
  曹云奇欣赏了一阵,便伏下头含住田青文的右乳,右手则搓揉她的左胸,手指还不时拨弄著奶头。
  「喔……」田青文舒美难言,不禁双手掩面,嘴里却又忍不住哼了出来。
  曹云奇的手开始了下一波攻势,他寻著了田青文的裙头,连外裙带著里面的亵裤一齐脱去,田青文配合的扭动腰部抬起双脚让他脱去,修长雪白的双腿连动情湿润的黑森林顿时间一览无遗。
  曹云奇一把将田青文抱到床上,埋首田青文的两腿之间,双手拨开那微红的小阴唇,用手指拨弄几下在她阴唇下方中间一涨红的小豆豆,此举使得田青文全身大大地抖了几抖,小穴洞里泌出了一些暖滑滑的淫水,曹云奇倒也机灵,张开嘴巴,把田青文的小阴户含在嘴里,伸出舌头舔弄著她的小肉核,弄得田青文浪的直哼,浪水一阵阵泄了出来。
  曹云奇舔了一阵阴户,只觉得胯下的鸡巴实在是胀得十分难受,急忙跪起身来褪下裤子,一根坚硬火红的肉棒直对著田青文。
  田青文一见曹云奇的巨物,忍不住轻呼:「师哥……待会儿……你……你慢点……我……我怕受不住……」曹云奇轻轻吻了田青文一下:「这个自然。」
  此时田青文春情荡漾,淫欲勃发,只觉得小穴一阵麻痒。她自然的张开雪白的大腿,向著曹云奇露出湿润诱人的阴户。曹云奇一手扶著肿胀难当的阳具,龟头在阴户上磨了磨,用力一挺,一下子就进入了一半。
  「啊……师……师哥……痛……好痛……」田青文叫了起来。
  「师……师妹……你不要紧吧……」曹云奇关切之情溢于言表,心里直骂自己粗鲁。
  过了一会儿,田青文气息稍平,点头道:「师哥再……再来吧……」曹云奇不敢再鲁莽,将剩下半截的阳具慢慢的推了进去。
  田青文此时已经不感到痛苦,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畅美难言的快感,但又似乎有些美中不足,她红著脸要求曹云奇「师哥……你……你动一动嘛……人……人家好痒……嗯……」曹云奇一听,知道田青文已经欲火攻心,急忙一前一后摆动腰部,伺候眼前这位既美且浪的师妹。
  「啊……好涨……好美……亲哥哥……大鸡巴哥哥……妹妹的小穴……被你的鸡巴顶得……酸麻……酥痒……死了……哥哥……快……快点动……妹妹……要你……」田青文美得媚眼细眯、娇躯颤抖著,曹云奇心中大乐,眼见自己鸡巴插的是自己日思夜想、美艳娇媚的师妹,又加上田青文这些莺声燕语般的浪叫淫哼,曹云奇不禁想著:「我这是到了天堂了吗?」曹云奇俯身含住一只乳头,夹紧屁股用力地抽插著田青文的小穴,使她小穴里的浪水猛泄而出,一阵阵接连地泄个不停,把床单也给浸湿了一大片,田青文还不时地呻吟著:「……嗯……嗯嗯……好……好舒服……哎……哎喂……舒服……透了……唷……快……受不了……哎唷……人家……美死了……啦……」曹云奇听著田青文的淫声浪语,更加卖力地抽送,大鸡巴一下下直捣至底,插得田青文没命地浪叫著:「好……舒服呀……哎唷……亲哥哥……你……干得……妹妹……爽死……了……啦……」田青文的娇躯已是香汗淋漓,舒服得三魂七魄都快要飞了。
  曹云奇插了一阵,想换个花样,一把将田青文抱了起来,双手扶著田青文的臀部轻轻一抬,然后双手一松,鸡巴一顶,触电般的快感在田青文体内发了疯的流窜。田青文娇躯一阵抽搐,两只玉手更是死命地抱住了曹云奇后背,一下下抖著美臀配合曹云奇鸡巴的韵律,浪得直哼:
  「啊……大鸡……巴……哥哥……唔……嗯哼……美死了……哎唷……喔喔……喔……要……被我……的亲……师哥……干……干死……了啦……呀……好……好舒服……喔……花……花心……麻……麻了……啊……啊啊……又……又来……了……人……人家……又……又要……飞了……」这样插了百来下,曹云奇虽是练武之人,双手也有些吃不消,他把田青文放了下来稍作休息,只见田青文酥软的躺著,娇喘连连,煞是美丽。
  过了一会儿,曹云奇抱起田青文,翻转她的娇躯,要她四肢屈跪床上,田青文柔顺的高高翘起那丰硕浑圆的美臀,臀下狭长细小的肉缝暴露无遗,穴口湿淋的浪水使得阴户闪著晶莹亮光。
  田青文回头妩媚万状的凝望著曹云奇,羞道:「师哥……这……这样好丢人喔……唉……唉呦……好……好舒服……啊……」曹云奇不答,已经伸嘴舔上田青文湿润的阴户。
  忽然田青文「啊!」娇哼一声,柳眉微皱、手抓床单,原来曹云奇双手扶在她的臀上,下半身用力一挺,坚硬的鸡巴从臀后一举进入田青文湿润的阴户里。
  曹云奇整个人趴在田青文雪白光滑的背上,下半身紧密地抽送著鸡巴。田青文纵情放荡地前后扭晃美臀迎合著,娇躯不停的前后摆动,使得两颗丰美的奶子前后晃动著甚是厉害,这番「狗合」又比刚刚要精采许多。
  「喔……好舒服……爽死人家了……会插穴的亲大哥……亲丈夫……妹妹被你插得好舒服……哎哟……喔……喔……」田青文欢悦无比急促娇喘著:「师哥……我受不了啦……妈呀……好勇猛的鸡巴……美死了……好爽快……啊……要死了……」田青文光滑雪白的胴体加速前后摇摆,被干的嘴里已经是呼爹喊娘。曹云奇见师妹在自己的鸡巴抽送下频频求饶,心中自是十分得意,鸡巴更用力的冲刺,所带来的刺激一波波将田青文的情欲推向高潮。
  「好……好爽呀……大鸡巴……师哥……真美死……小……穴……了……好哥哥……妹妹……爱……爱死你的……大鸡巴……了……呀……真得……爽死了……以……以后……还要……啊……啊……再来插妹妹……啊……要……要死啦……喔……啊……」田青文浑身酥麻、欲仙欲死,穴口两片嫩细的阴唇随著鸡巴的抽插而翻进翻出,她舒畅得小穴大量热乎乎的淫水急泄,烫得曹云奇龟头一阵快意,接著媚眼微张地在唇角上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曹云奇感受到田青文的小穴正收缩吸吮著鸡巴,终于也把持不住了,叫道:「师……师妹……我……我要去啦……」曹云奇全身一畅、精门一松,滚烫的阳精一阵阵注满了田青文的小穴,田青文只觉得的穴内一股强劲的热流进入。
  田青文高潮过后,不久即沉沉睡去。曹云奇拉过被褥帮田青文盖上,穿好衣衫,轻轻将门推开一缝,见四处无人,随即快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