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八爷撸影院-在这里你可以撸得更好. 防屏蔽网址发布器 好消息:本站APP下载!

今日更新| 新片上映|求片留言|看片指南|公告(Ctrl+D快速将本页面加入收藏夹)

【若是没有爱,为何还需性?】

在一家韩国的餐厅,我和艾仑相视而坐着。我们已经3年没有见面了吧。我不禁回想着过去,想要找些什么话题。
  艾仑是我大学认识的同学。原先我们是读法律系的。我来我对法律厌倦了,便转去读设计,在那里我认识了蔓特丝娜。蔓特丝娜有着和艾力一样浅棕色的眼晴,不过娜的眼晴更为漂亮,略微带些绿色,长长的睫毛,像芭比一样。娜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肤色也是比较中国人的肤色。头发是灰褐色的,短头发,娃娃头,卷卷的,很好看。从见到她的的一样,我就想如果我是男的,我一定会喜欢她。我记的我问她的第一个问题是,你戴了美瞳嘛。她笑着回答我,不是。这是我天生的。后来我知道她有四分之一的意大利血统,还有四分之一的法国血统。
  后来我很兴奋的把认识美女的事情和艾仑说了。我说他和你一样是混血儿哦,艾仑似乎不敢兴趣,「那又怎么样?」 「她很漂亮哦,而且身材很好。」艾力没理我。不过娜真的很美,她比我略矮一点,也有一米68 这样,比我丰满些,胸部比我大,目测有至少36E。我说,「我觉得你们很衬啊!」呵呵,当时,我记得就我兴奋的一个劲的在说。「你们生出来的小孩一定很漂亮。」艾仑也是欧洲和中国的混血。我都不记得他混哪里的了,他混的比较乱,哈哈。他很高,也比较瘦,完全就像是漫画里面走出来的人物那样。连脸蛋也瓜子的。鼻子很挺,其实也是蛮帅的。不过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喜欢比较胖点的,看上去成熟踏实的那种,像东北那种味道的男人。
  后来,我和娜逐渐熟了,聊的话也多了,我们常一起诳街,吃饭什么的。有天我们在街上碰到了艾力,于是我就把娜介绍给艾仑。可是他们并没有走在一起,这我有点压抑。
  我毕业的那一天,我和艾仑说,我要结婚了。记的当时很久艾仑没说话,过了一会儿,他笑了一下,说,「真的啊。」我「嗯」了一下。
  「那很好啊……那很好啊。」
  「嗯」
  ……我们彼此沉静了。
  结婚后,我总是刻意的和艾仑保持着距离,因为我怕我的「当时的老公」会生气。他总是很容易生气,包括如果他觉的我看哪个男的,或是穿短裙低胸,他就会对我发脾气。而且他特别不喜欢我和艾仑说话。
  不过他紧张我的日子并不长,有阵子我发现他总是有理由加班应酬,后来我发现他和他的女上司有了不寻常的关系。没多久,我便离开了他。因为我要的是完美的爱情。
  有的时候我在想,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真正的爱情,可是我依然坚持着。
  那天,我见到了艾仑,是在一个工作的机会中,我的公司需要处理一些法律上的事情,因而巧合的而我也遇到了艾仑。于是我们便无可避免的需要见面探讨一些事情。
  也是这样,我们相视而坐着。我问到了娜,我也很久没有和她联系了,自从婚后,我把所有时间花在家庭于事业。艾力说了一件另我惊讶却也是意料之类的事, 「我和娜之前有在一起你知道嘛?」「嗯?不知道啊。」「哦,不过我们已经分手了。」「嗯?」「她性需求很大,每天都要几次,我真的没有时间。」我低头笑,不语。
  艾仑问我,「这段时期还好嘛,怎么没有和我联系呢。」我没有看他,用调羹盛起一口豆腐汤,放进口里,看似谈定的说道,「我离婚了。」他看了我,好一会儿没说话,末了,他握着我的手说,「没关系了吧,这样也好的。」我冲他傻傻的笑了笑,又盛了口热热暖暖的豆腐,放入嘴里,把调羹拿开,做了个很调皮的动作,「嗯。」然后低头看着自己的美食。准备下一口。
  「其实……」
  「嗯?」 我看着他,等待他要说的话。
  「其实,经过上一段感情我才知道跟自己真正喜欢的人,你才会乐意的付出时间,特比是做爱的时间。」我没有说话,愣了会儿,就微笑了,心里琢磨着他说这句话的意思。
  由于刚下帮,我穿的是职业装,裙子的那种。忽然我发现有双男人温柔有力的手掌在我的小腿上游动,满是挑衅,「你愿意试一下吗?……我和你。」我用手把他的手拨开,笑了,「什么啊,你这小子,这么久不见了,还那么喜欢恶作剧。」我感觉自己的心跳,又故作镇定的,我想我听过去应该没有那么结巴,我想我应该掩饰的很好。
  我和艾仑离开了那家餐厅,我没让他送我,我拦了的士,就和他道别了。
  之后,偶尔我和艾仑也会出来见个面,吃个饭什么的,不过他也没有什么不规矩的行为。我们就像大学时那样,所谓的哥们关系。
  那天是我的生日,平常朋友不多的人,就找了艾仑出来,我们吃过晚饭,那晚天气很好,艾仑建议走走。我也是不介意,从餐厅走回家也不过20分钟路程,经过一个公园而已。可是走着走着倒是有点累了,可能是穿着高跟鞋的缘故,我便一屁股坐在板凳上。艾仑也做在我旁边。我们继续聊着。现在我也不太记得我们当时聊什么了。艾仑说他又认识了一个女孩子,和她发生了关系,我说很好啊,然后艾仑说,「不好,我需要的是你。」我又楞了,其实和艾仑从高一认识的,四年又四年的,也都8年了。自己约摸可以感觉到那么一点暧昧的味道,可是以前因为有「老公」总是喜欢帮艾仑介绍女孩子。把艾仑推的远远的。
  艾仑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继续和我聊着什么,可是我的心却不能安静下来,觉的自己和他的对话有点支吾着。我低着头不敢看他,他的脸离我的脸很近,几乎是快贴到了,如果我现在转过头来看他,我会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可是我不想这么快就迎接来爱情,甚至是自己都不确定的爱情。我把艾仑推开,虽然身体里有个声音渴望艾仑不要停止。
  「把手拿开吧,这样怪怪的。“
  艾仑把手拿开了,他叹了口气,「你真的希望我和那个女孩交往吗?」「艾仑,过去的事就算了吧,我们还是做朋友比较好,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好吧,我送你回家吧。」之后,也是像往常那样一个人生活,一个人照顾自己。其实也怀恋可以做一桌饭菜,多一个人一起吃饭。我是很喜欢做菜的一个人。有次和艾仑谈到,艾仑便抱怨说,他吃外面的饭菜都吃的怕了,好怀恋家里的口味。于是我便建议借他家厨房露一手。
  那天是休息天,我穿了一件粉红色的及膝吊带连身裙。我心血来潮的做了些鸡柳沙拉,还有牛扒,还有意大利面。艾仑说,有牛扒怎么不来点红酒呢,我开玩笑的说,要不要点两根蜡烛。艾仑也幽默的说,好啊,顺便来个华尔兹。我们没有蜡烛,也没有华尔兹,只是放了一些比较柔和的音乐。
  饭后,艾仑开了电视,吩咐我乖乖的不要动,然后他去洗碗收拾。艾仑家不大,但收拾的很乾净整齐。他不喜欢带人来他家里,所以也没有买沙发或是椅子。唯一可以坐的地方是很大的一张床,或是地毯。
  电视正播放着体育节目,这对我来说是很无聊的节目,这使坐在松软的床上的,几杯红酒下肚的我更添睡意。不免躺了下来。
  我不是被叫醒的,而是被吻醒的,艾仑的唇贴着我的唇。我推开他,可是艾仑的唇又一次挨住了我。而这一次,我没有抗拒。其实我只是想知道,没有爱,我们可以有性吗。
  艾仑挨着我,吻了许久,我的唇被他的牙齿轻轻咬着,被他的唇轻轻吸着,他的舌头在我的嘴唇里面探索着,我们的唾液黏在一起,我们的身体也纠缠在一起,他的手滑过我的肩带,把它们褪下,手一下就摸到了我的胸部,「天,你没有穿内衣。」 「嗯,」我脸微微红,不知道是否之前的醉意上来了,还是有些害羞,毕竟是我和他第一次这样。
  他的手把我试图把我的整个胸部抓住。他的唇由我的脖子一路滑下,到我的乳头那边停住了。他的舌尖舔着那一片粉红。我的乳头很小却很敏感。他在舔的时候我已经湿润了。他的唇又滑到了我的耳边,温柔的用舌尖抚弄着,一只手揉捏着我的胸部,胸部不算大,却很坚挺,形状很美。他的另一只手从滑过我平坦的肚皮,又如灵蛇一样游到我光滑的两腿之间,我的心悸动着,身体不由主的有些颤抖。在他的手指放入我的粉红色的小穴里面的时候,我不禁叫了出来,「唔嗯~~……」他把手指拿了出来,笑了说到,「已经洪水泛滥了啊。」 我的脸一下羞红了,拍了一下他赤裸的胸口,」讨厌~~」 脸上却浮出甜甜的笑意。
  他把他的裤子退却,我有些害羞,竟不敢看。真的,可能是因为第一次和他,竟有些羞涩感。一根粗大的肉棒跳了出来,很光滑的龟头,看过去很可爱。我不禁抚摸着。像是在呼唤着他的来临那样。
  他的手滑过我的背,游到我的腰,把我下身抬了起来,把我的阴部一下插了进去。「啊……」我叫了出来,因为心里还没准备好的就进入了,那种惊喜却是一下得到了满足。却不知道是身体上或是心理上的。也许满足肉体上的需求的时候,同样满足的是那种被爱,被需要的心理吧,他抱住我的细腰,抽送着他的阳具。「扑哧。扑哧。「的是水声。」还有我的叫床声,「啊……啊……嗯……哦……」偶尔呼吸着,偶尔气喘着,偶尔叫着,符合着他的节拍动作。我的脑袋瓜一片空白,只是很好的享受着,胸部左右晃动着, 「嗯,嗯……嗯,呀~~~哦……好舒服啊……艾仑,你好厉害,好爱你……啊……」艾仑被我这么一叫,更用力,更深的进入,我整个阴道都被涨涨的家伙充满了,在柔暖湿润的阴道里面进进出出的,像是要把我更多的水弄出来。而我的大腿也以被我的淫水打湿了大片,更加的光滑,我双眼微闭,从眼皮缝隙中看着艾仑赤膊的上身,他的肌肉线条真的很美,很结实那种。像是古罗马中雕刻的石像。我竟看得有些出神,不过那时候的快感,也已经使我神志不清了。
  艾仑没来得及拔出来,射了一些在里面,「呵。」他对我笑了下。
  我也羞的笑了。
  我想,这时我们的酒意已是差不多醒了。
  「你太美了,害我忍不住便射了。」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艾仑的手拨了一下我有些凌乱的长发,说,「雨馨,做我的女朋友吧。」这时候,电话有人发短信的提示音,其实早在我们之前做爱的时候就响过几次,不知道是艾力没听见,还是懒理。但当时我在忙着叫床呢。呵呵。
  艾仑看了下,却没有理电话,其实我有猜到,是他的女朋友。艾仑意犹未尽的过来吻我,没过会儿他又硬了。他把我翻了过来,这样我的屁股便对着他的脸了。我便趴在床上,而他跪在床上,他的肉棒于是乎继续顶着我的洞洞,而我只能嗯嗯嗯嗯的继续叫着,随着他的进攻,我的胸部摇晃着厉害,他的手拍打着我的屁股,我喜欢这样,被他拍着, 「啪!啪!啪!」「嗯……嗯……嗯」我媚眼微闭,朱唇微张,长长的秀发不禁有些凌乱,披落在胸前。
  艾仑的速度由慢到快,我的脑袋瓜一阵嗡嗡嗡的,真的是完全空白了,约摸过了好一阵子,我的下面开始收缩着,艾仑可能知道我快要来了吧,继续加快速度,「嗯。嗯……嗯……啊……」我感觉艾仑的阳具在我的阴道内越加膨胀,那感觉更是舒服。在艾仑射出温热的精子的时候,我亦同时泄出一大堆淫水来,我,高潮了。
  末了,艾仑帮我叫了部车送我回去。我有些失望艾仑不能陪我回去,但却也是意料中的事。他必须回复他女朋友的电话,不是吗。
  一个人的路上,思路也变的清醒起来,一样的有回复到自己平静的孤单世界。其实,说到底,艾仑也不只过是男人,而我并不相信他所说的那样和他女朋友只有性而没有爱,或许,和我也是这样吧。而我并不想放什么感情进去。因为对男人来说,性和爱是分开的不是吗。而我呢,也许我需要的不是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