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八爷撸影院-在这里你可以撸得更好. 防屏蔽网址发布器 好消息:本站APP下载!

今日更新| 新片上映|求片留言|看片指南|公告(Ctrl+D快速将本页面加入收藏夹)

【性学教授的访美日记】

在中国古代皇帝专任的御医中,有一门是专门研究勃蹊之学,亦即后宫之术。
  要知道,一个皇帝后宫中,拥有三妻四妾、四十二嫔妃,成千上万的黄花大闺女等着皇帝本人的宠幸,而得以享受难得的男女性交之乐。而反过来想,皇帝一个人日理万机,到了夜晚又必须对付这些贪得无厌的骚女人,他岂不会肾亏阳虚吗?
  因此,在后宫的御医中,就有一个专门负责其中旁门左道的部门,他们提炼数种药材,使的皇帝吃了以后,后宫玩女人的能力增加了数倍常人之多,同时也更能增加房事的乐趣,这种药常人是不可能得到的,因此流传至今,有关此方面记载的书籍亦相当的少。
  虽然是相当的稀少,但仍然是流传下来了几本,算是硕果仅存吧!因此岂能任其荒废而不顾。
  因此,本人乃联合若干有志复兴此道之士,共同创办了此一研究社,共同为发扬中华固有的文化而共同努力研究、记录,并做收集、整理的工作。
  当别人问及我的职业的时候,我几乎很难正确的告诉他们,我所从事的是怎样一个性质的工作。
  以下所写的事情,是我们研究社的一位同志,为专门研究处女行房的一切,而所做的日记,兹登录在下面,使各位对本研究社的一般作业情况和宗旨,有更深一层的了解。
  □□一九八三、五、十五地点:美国□□
  在一个雨天的夜晚,我们一行五人,被一辆车子带到郊外的一家豪华的别墅去,别墅的主人是当地侨界的一个知名人物,他的名字叫陈仰高。
  今晚,是在他的家中举行一个舞会,顺便算是为我们洗尘接风。
  晚宴的时候,除了他一家六个人之外,还有一位十八九岁的当地小姐作陪。
  席间,陈先生为我们一行人逐一的介绍。
  原来,这位美丽的金发少女芳名叫安玛丽,她是陈先生第三位掌珠的同班同学,现就读后此间的一所高中学校。
  她因为听说我们这一行人来自台湾的观光客,便特地要求能来一块聚餐,好能多了解一点有关东方的文化以及风土人情。
  她的英语自然是十分的流利啦,当然我受的教育程度使我的英语也相当的不错。因此,彼此在交谈的时候,很能沟通彼此内心的意思。
  现在容我逐一介绍陈先生家人,让各位认识:
  陈先生有一妻子叫李淑贞,有三个女儿。
  大女儿叫陈素梅,今年二十一岁,就读后洛杉机大学企管系三年级。
  二女儿叫陈玉梅,十九岁,就读后加州大学国贸系一年级。
  三女儿叫陈贵梅,十八 岁,就读后此间的一所私立中 学。
  在宴会中,当然气氛是很融洽,有说有笑的,尤其是那位安玛丽小姐,对我更是献殷勤,并且非常的健谈。
  我对她并没有说了几句话,只是一些客套话而已。而她却不然,一有机会便对我谈个喋喋不休。
  她告诉我,她的母亲是瑞士人,父亲是美国人,难怪她长的那么漂亮又大方,因为是混血儿之故吧!
  虽然她是一个混血儿,但她有天生的充沛的青春活力,热情洋溢,给人一种十分赏心悦目的感觉。
  一头黄金色的秀发,高挑的模特儿身材,白透红的肌肤,银铃般的声音,和一双迷人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简直是仙女下凡呀!
  宴会终后在愉快的气氛中结束,随后举行舞会。
  在舞会中,那位安玛丽不断的与我共舞。她十分的热情,每当跳慢的舞步时,灯光暗淡音乐迷人优雅,她便将整个身子都仰靠过来。
  她的一对硬挺的玉乳,便实实在在的贴在我的胸膛上,我注视着灯光下的她,脸儿微微透红,是那么的迷人,我几乎忍不住要低头吻她了。
  不过,因为是初次见面,不便如此鲁莽,便一直与她保持适当的距离。
  但是她大概不懂得这些,与我共舞的时候,不顾一切的贴在我的身上,巧小的樱唇很巧妙的在我身上索吻。
  天啊!若不是我是一位客人,而此地又不适宜,我大概会立刻将她推倒在地上与她大干起来的。
  舞会到了晚上十点钟左右结束了,随后我们一行人谢绝了陈先生的款待,便回到了下榻的旅馆,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躺在床上,脑子里想着的都是安玛丽,这个金发美女的影子,和她身上的那股女人的特有香味。
  不知不觉,近午夜了,这才进入梦乡中。
  □□一九八三、五、十六地点:美国□□
  第二天下午。
  我在早上逛了半天的市区之后,回到了旅馆,准备洗个身子好好休息一番,说不定今晚又有什么宴会要叁加呢?
  后是,当我做完了一切准备,也洗了个热水澡之后,便躺回床上休息。
  正当我渐渐沉入梦乡的时候
  突然,房门传来一阵叩门声。
  我便爬起来,披上一件衣服,走到房门边问道:
  「是谁?」
  「哈罗!亲爱的中国朋友!」声音是那么的熟悉、悦耳。
  我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门,也不管自己的穿着适度不适当。
  当我的门打开的时候,只见身前站着一位身着入时,而且美丽迷人的少女。
  她穿的是一件低胸的紧身衣,以及一条哈合裤,脚上是一双纯白色的低跟便鞋,整个人看来极俐落而悦目。
  她比昨晚显得更有韵味些,大概是因为她微微画了一点吧!
  「安玛丽!请进,有何贵干?奶的来访实在使我很吃惊,也很荣幸!」「唔!不要这样吗?不过是顺道来拜访你,昨晚我们的谈话很愉快,不是吗?」「哦!是的,那么请进!」柔和的灯光,把她的脸照得更是明媚动人。
  她坐下来之后,便不再说话,一双水汪汪碧绿的眼睛不停地望着我,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包含了无数的热情与需要。
  我心中暗暗一惊:
  「这岂是对一位刚认识的异国朋友的态度,简直就好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人嘛?」正当我思索方罢,她开口道:
  「啊呀!你怎么不说话呀!」
  只见她微笑着,走上前坐在我的腿上。我心中一惊,手上的杂志都掉落地上。
  我极力想压抑心头那个似有似无的欲望。
  我颤声道:
  「安玛丽小姐,奶究竟有什么事呢?」
  我连忙站起身来,向后退了几步,故作镇静样子,但是相反地,她却像一块胶似的,贴在我的身上。她垫着脚尖,翘起小嘴,一脸「我就要这样,你能怎么办」的表情。
  我被这位天真又热情的异国女郎,弄得啼笑皆非,真不知如何是好?既不忍推开她,又不好弃而不顾,而后者更不是我所愿意做的。
  怎么办?我只好苦笑着说:
  「哎呀!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的磨人吗?也不怕难为情!」谁知不说还好,这样一来她竟把身子猛向我怀靠过来,双手便紧紧的抱起我的腰,贴在我的胸膛上撒起娇了。
  像这种情况,我这么大的人,又是如此一个研究社的成员,自然是遇上了不少回,但还是不曾遇到像她这样漂亮热情的女人,后是心中暗想道:
  「好呀!这可是奶自己送上门来的,那我就顺水推舟成全奶了。」这时安玛丽那丰满又诱人的身体,隔着低胸的紧身衣,不停的在我的身上磨擦着。
  就像是一道道的热流,传遍了我全身的每一根神经。
  天啊!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令人心动的女人呢!
  我全身热血奔腾,几乎忍不住要一下子把她抱到床上,跟她来一场大战。
  但是我顾及了往后的颜面,便没有一开始就主动起来,只是顺着她圈着她的肩便是了。
  「安安玛丽请问奶来此到底有什么贵干呢?」
  「没没什么啦!不过顺便来看看你。」
  「可是,这样子不太好吧!」
  「哼!要我站开,是不是?不过你必须对我赔个礼,否则你不是太不懂待客之道吗?」我像没头没脑的让人敲了脑袋一下,又不得不给予道歉。
  「好好,就算我错了,对不起!」
  可是她却不屑的把头甩到一边。
  外国的马子的脾气究竟和土产的不同,我简直被她弄得哭笑不得,手足无措了。
  「那请问,我要怎么样的赔法,才能称奶的心呢?」「哼!那就要看你罗!你先说说看要怎么赔法。」「要我为奶在床上服务吗?」我乾脆对她开门见山的说明白。
  「不!我只要你要你吻我一下罢了。」
  「吻奶一下吗?奶不是开玩笑吧!」
  我简直有点下不了台了。
  「不!不是跟你开玩笑,只要吻我一下就可以了。」「那没问题!」我好像被判无罪的嫌疑犯一样,高兴了起来。
  后是,我双手搂起了她的腰,她那一对丰满的奶子,便整个贴在我的身上。
  尤其当她扭动身子的时候,她那硬挺又富有弹性的玉乳,便在我的胸膛上跳动、磨擦着。
  啊!我全身的一万二千根汗毛,此刻大概全都兴奋的直立起来了吧!
  她红唇里呼出的热气,不偏不倚的吐在我的脸上,使我闻到了她上涨的欲望。
  不知不觉中,我加重了臂膀上的力量,将她抱得更紧,她的小腹、她的大腿根处便扎扎实实的贴着我胯下的鸡巴上。
  隔着裤子,我几乎能感觉到她三角裤和三角裤内的神秘世界。
  映着套房内的柔和床灯,我低头看着衣偎在我怀中的这位可人儿。只见她的美目如焚、红唇微张,一付陶醉后快乐乡的模样。
  后是,小腹内的那股强烈的欲火,便如荒野上的野火烧了起来。我的一双手亦不知不觉的在她的背上、腰间以及丰满诱人的臀部,轻轻的、慢慢的抚摸了起来。
  她渐渐发出似痛苦又似消魂的呻吟,整个玉体都躺在我的臂弯里,仰着红唇一脸的期待表情。
  我低下头整个唇便吻住她的香唇。我一面尽情的吻她,一面将自己身上的睡袍脱掉,只留下一条贴身的内裤。而那条耐不住性子的大鸡巴,早已是怒发冲冠,狠狠的顶在安玛丽的小腹上。
  我手臂一用力便把她抱了起来,慢慢的放在床上,一面开始脱掉她的紧身上衣,然后是她的那条裤子。
  她那美丽动人的身材,虽然隔着胸罩和三角裤,但仍然是那么的火辣辣的,我几乎要透不过气来了。
  她卧在床上,一脸的痛苦,又似消魂的表情,直看得我春情荡漾。
  我立刻又吻住了她的唇,同时手伸到背后将胸罩的钩子解开。瞬间,一双鼓隆隆的乳子便蹦了出来,她的奶子上端的奶头呈粉红色,真是好看,奶头旁的乳圈则是淡的粉红色,大概白种的女人和黄种女人这些方面是不同的吧!
  我的手指不停的揉弄着她的玉乳,使得安玛丽像是打摆子一样,不停的在颤抖,嘴里「啊呀!啊呀!」的淫浪声不绝后耳。
  这时我的神智亦逐渐的模糊了,欲火已涌到了我的胸口,脑中一片乱轰轰的。
  我疯狂的吻住她,如一头发狂的斗牛,同时手也逐渐的往下移,就在我摸过了平滑的小腹,滑到三角裤上时,她惊叫了一声:
  「啊!丁先生不要不要!」
  「没有关系的,奶不是要我陪礼吗?」
  「是呀!可是我只要你吻我一下就好了呀!」
  「吻的下一步就是如此,安玛丽小姐!」
  「唔」
  我简直是疯狂了,欲火已烧得我无法忍受,我怎能放她走呢?
  我又吻住了她的唇,她闭上了眼睛不再抵抗了,任我在她的身上轻柔的抚摸着。我的手指按在她的阴户的高突处,隔着三角裤那一丛丛的阴毛是那么柔且细。
  我一用力,便把她的三角裤给脱了下来,丢在地上。
  啊!赤裸的美女啊!我的心口几乎要燃烧了!
  只见她那柔软的阴毛像细草一般,不疏不密的丛生在那高高挺起的阴户上,阴毛是金黄色的,这大概又是和土产的不同之处吧!
  一粒鲜红的阴核摆在阴户的正上方,真是迷人极了!这些对我是那么的诱惑,我的欲火已高涨,怎能再克制呢?
  啊!英雄难过美人关啊!我便是这英雄,而安玛丽不折不扣的是个大美人。
  虽然她才十九岁,但在西方女人来说,这个年纪已是十分成熟的了。眼前的这位女子,不就是最好的证据吗?
  我胯下的那根涨得饱满的大鸡巴,被绷紧的内裤包着,简直难过死了,后是我略微一翻身,顺手便将内裤给脱了下来。
  啊!窗外多采多姿的街景,窗内一对裸体的男女正在床上拥吻着,如火山爆发似的热烈。
  我的手指落在她的阴唇上,那柔嫩丰厚的阴唇,紧接着是她的阴核这时她颤抖着身子,继而扭动着蛇腰很有节奏,显然她已为我的手指所带领的进入了一个极神秘、充满温柔的快乐乡去了。
  紧跟着,她像梦呓般的哼道:
  「唔怎么这样的呢?」
  我咬着她的耳根,温柔的说:
  「怎么了?我的安玛丽小姐!」
  「我感觉全身麻麻的,好难受哦!」
  「没有关系,亲爱的再等一会儿就不会了。」
  「嗯」她闭了嘴巴,任由我的手在她的身上滑动。
  我的手摸到了腹部的那一片平滑的肌肤,然后
  接着,我把她的玉腿分开,一手拨开她的阴唇,一手握着阳具,便在她的洞口一探一探的,轻轻的磨擦着。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睁开了眼睛,惊异的说道:
  「啊!怎么这么大,我怎么受得了啊!」
  「这么大,难道奶已被开苞了,不然」
  「不是的啦!我还是个处女,只是我见过我父母行房的情形,见过我父亲的 」「好了,不要再说了,我轻轻的就是了。」「我怕丁先生」「没有关系的,我慢慢的来就是了。」
  「唔我恐怕受不了,我不要了」
  她竟然打起了退堂鼓,但已到了如此地步,怎容得我再迟疑呢?
  「亲爱的安玛丽,我会很小心的,奶不用害怕,更何况每个女人都要经过这道关卡的」我握着那根阳具的手,换成她那修长雪白的手握着。我的龟头在她的阴唇上不停磨擦着,挑逗着她的性感,只见她渐渐又淫浪了起来,美目微闭脸颊通红。
  「唔唔唔」她如梦呓般的浪哼了起来。
  后是我拨开了她那丰厚的阴唇,把腰身一抬,然后将屁股猛力一沉,只听得「吱」的一声,一根七寸多长的阳具便已插进了有五寸之多。
  也就在这同时,她惊呼了起来:
  「啊!唔不要!痛死人了!」
  「没有关系,亲爱的,忍住点,等会就会好多了。」「唔哎唷喂不要不要」我的巨无霸型阳具塞在她那小穴内,将她的小穴挤得满满的密不通风,她自然是会感到很痛的呀!
  但此刻,生米已煮成熟饭,有谁能够放弃的呢?
  后是,我抽出了龟头,在她的阴核上像钻头般的转着,约莫过了十来分钟,她的那条肉缝内,已是淫水泛滥成灾,而她似乎又忘记了刚才的疼痛。整个胴体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的扭摆着。
  此时,我再度顺着汩汩的淫水,提起一口丹田之气,将七寸多长的阳具直插而入,只听得「吱」的一声,全根尽没。
  只见她张牙裂嘴,混身一阵颤抖、尿水直流,两条大腿一伸一缩,像杀不断气的鸡在挣扎着。同时,一双水汪汪的眼睛,这回真的流下了一泡的泪水。
  我自然不能将动作停下来,便继续着抽插的动作。她好像处在极度的痛苦中,该不会是我插错了洞吧!当然这不过是个笑话,不过却可看出处女的初夜的大概情形了。
  「哎呀丁大哥痛死人了好痛停停不要了我不要了唔唔」她像是在哀求,又像是在呻吟,她的手不停推拒着我。
  我自然并不会因为她的喊叫而停止动作,因为我深知处女初经这一关,都是必须忍受这一点痛的。我当然也懂得怜香惜玉的道理,所以我的鸡巴稍稍拨出,并没有将整根插入。
  她的阴户很小,一抽一插之间,需要费的力道自然是要多些,但我的龟头却因此而得到无比的乐趣。
  她见我不理她,仍然照干不误,似乎也知道光是哀求是没有用的,所以就咬紧牙根忍受。
  「哦丁大哥轻点好吗?我有话我有话要跟你说你停一下好吗?」我没有理会她的插嘴,仍然屁股一上一下的轻轻抽动着。
  渐渐的,野火烧遍了我的全身,我只觉得整个人像是要被烧死了似的,不知不觉地底下的力道便加重了,同时一次比一次更深更重。
  「啊!丁大哥痛死了哎唷喂真的唔嗯」她咬着牙痛苦的说了这几个字。
  后是,我稍稍缓慢了底下的速度,同时用手揉弄起她那粉红色的奶头,然后嬉皮笑脸的说:
  「亲爱的,忍耐一会吧!再一会就会好了。哦现在不就是好过多了吗?哦我的安玛丽!」「唔啊唔」她躺在我的身下,轻闭美目不停的呻吟着。
  不久,我贴近她的耳根说道:
  「亲爱的安玛丽小姐,现在好多了吧!」
  「唔」
  她没有回答,只是轻哼了一声,然后点了点头,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
  我自然知道,是她的高潮来了,春心难耐呀!我便加重了力道,抽插了十多分钟。
  突然间,她开口叫道:
  「丁大哥痒呀唔痒混身不对的嗯这下可要看你了哼」这岂止是不对劲呢?简直是已经欲火焚身呀!
  床上的一对裸体男女,后是拥抱得更紧。
  我搂住了她的腰,加重底下的力道,如秋风扫落叶般。
  我双手狠狠的揉弄着她的玉乳,同时把全身的力道都集中在屁股上,一下接着一下的干着。
  这时,只见她的胴体不停的扭动、挺动着。此时她美目如丝、红唇如火。
  她的淫水已经如黄河决堤般的泛滥成灾,泻向她的两腿之间,沾的阴毛到处都是,流得床单湿了一大片。
  啊!无边的春色呀!
  她不停的揉搓着压在身上的我的头发,同时梦呓般的浪叫道:
  「啊我哦嗯」
  「嗯丁大哥好舒服嗯嗯大鸡巴哥哥真有你的」
  她的玉臀随着浪叫声,不停的由下向上挺动着。到了此时,她已进入了一个半昏迷的疯狂世界。
  我情不自禁的在她的脸上、乳头上亲吻着、咬吮着,只见她扭摆柳腰,一头长发让汗水沾湿了,她的浪叫声使我更是发狂,闻而消魂。
  「哦哦丁大哥我美死了哦丁大哥插快点」
  欲火已燃遍了我的胸膛,我如一头被激怒的野牛,越插越用力,「噗叱!噗叱!」的淫水声比雷声还大。
  我的龟头猛然地从她的小穴内抽出时,几乎把她的阴唇给弄的翻转过来,淫水也溅到了我的阴毛上。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玩笑,便振臂大呼!
  「好喂!好喂!」
  这样确实逗了她大笑,她从陶醉中转醒了过来。
  「唔唔亲爱的用力点」
  人随声动,屁股更是使劲的抽插,阳具有如一介勇士,勇往直前万夫莫敌。
  这下子,也许一直插进了她的花心,顶的她咬紧银牙「格格」有声,不知她的感觉是痛还是痒?
  接着,只听到她又是一阵的浪叫:
  「啊!嗯唔丁大哥好美呀好美呀不行了唔要丢了唔」一阵的颤抖,安玛丽已出了第二次水了。
  她的快感反应很剧烈,我几乎被她抛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中,不着天也不着地的。
  这是我玩过了无数的女人之后,第一次的「剪彩」,其中的精彩和美妙,自然是无法细述比拟的。
  我几乎兴奋地到了无法控制自己情绪的地步。更由后初次尝到处女的芳香,我的情绪更是到了疯狂的地步。
  经我的猛插狂干了数百下之后,她的第三次淫水又满溢了出来。她紧抱着我的身体,颤声说道:
  「达令亲爱的不行了亲爱的停一停吧唔唔」
  我已是进入了半疯狂的状态,对她的哀求只当是耳边风充耳不闻。我仍然继续着猛烈无比的抽插,她便随着我的抽插,不停的颤声呻吟着。
  这简直是狂风暴雨在摧残一朵娇嫩的花朵,她不停的呻吟挣扎着,同时浪叫着。
  「唔唔唔」
  「呼呼呼」
  我的蛮力终后又挑逗起了她的淫兴来,她此刻倒反而像一头饿极了的老虎,恨不得一口把我吃下去。
  「喔太美了丁大哥好美呀丁大哥唔」
  「唔丁大哥我又要丢了要丢给你了唔唔啊」
  突然她的身子一颤,阴唇不停的收缩着,一股热辣辣的阴精飞射了出来,浇遍了我的龟头,热呼呼的暖流流遍了我的全身每一根血管。
  啊!人生无限美好的一刻呀!
  接着,我的龟头一缩马眼一紧,阳精也随之喷射了出去,直浇安玛丽的花心,使她的身子猛然地颤抖一下。
  然后,我们两人便紧紧拥抱着、扭动着、喘息着就在这令人消魂的一刻,忽然门「碰」的一声被打开了,传来一阵悦耳的声音。
  「啊!丁大哥我跑了半天的路才找到这里」
  底下,她的话便停住了,只是呆呆的看着床上的这一对拥抱着的男女。
  天啊!竟然是陈家的三千金陈贵梅呀!这下可怎么办?
  安玛丽缩在床铺上,不敢看贵梅一眼。贵梅就站在门口也不进来,也没有退出去的意思,套房的门便大大的打开着。
  不行这样子呀!得赶快想个办法!
  我突然想到,乾脆一不做二不休,要干就干的彻底一点吧!后是,我飞跑了过去,抱住贵梅便往里带,顺便「碰」的一声又把门重重的关起来。
  贵梅在我的臂膀,惊惶的说道:
  「丁大哥你你要干什么?」
  天啊!我是一丝不挂的抱着她呀,难道我还会干什么吗?
  「贵梅,现在只好连奶也原谅我了。」
  我不待她回答,便把她抱到床上,疯狂的吻着她。同时毫不客气的解开了她的上衣以及裙子。
  她在我的身下拼命的挣扎着,可是不一会儿,她便只剩下奶罩和三角裤了,那凹凸有致的胴体已显然可见。
  这时,我放开了她,她立刻缩到了床边,像一头受惊的绵羊,而安玛丽则裸着全身的靠在她的身边。
  西方的文化究竟是和东方不一样的,贵梅此时只剩下了一条胸罩和三角裤罢了,而同一间屋内,尚有一对全裸的男女,她大概也觉得没有再坚持下去的必要了。后是,她放下了握在胸前的双手,不胜娇羞的望着我的胴体,似乎已默认了我的要求。
  安玛丽责在一旁抚摸她的头发,并且轻轻的吻着她,在她的耳根边悄悄的说了几句话,然后安玛丽便帮着她把奶罩脱了下来,丢在地上。
  贵梅双颊发红,眼睛逐渐充满了火炬般的热情。
  我站在床边裸着身子,让她们看着我的胴体,同时也看着贵梅慢慢地躺回了床的中央,伸开了四肢,等待着我这一位热情的园丁为她上一课园艺课。
  后是,我毫不客气的爬上床铺,卧在她的身边,安玛丽则在一旁微笑望着我,同时轻轻的抚摸着贵梅的头发。
  我翻身压在她的身上,吻住了她那饱满的香唇,同时她也伸出了丁香,吸吮着我的舌头。
  「嗯嗯哼」
  「渍渍渍」
  我们两个人渐渐的都忘记了安玛丽的存在,而忘情的吻着。
  「嗯嗯嗯」
  随着我的接吻和不停抚摸的双手,贵梅开始低声呻吟了起来。
  在我们吻得狂热的时候,我把她的身子抬起,然后把她身上的唯一遮掩给脱了下来。虽然她仍然有些微的挣扎,但那是没有用的,我继续的吻着她的唇,我的手在她的胴体上轻轻的抚摸着。
  那水蜜桃般的玉乳,那草莓般红润的乳头,那雪白平滑的肌肤,那又柔又细的阴毛,那美妙的阴唇以及里面的奇异世界,那浑圆修长的玉腿这些都使我的血液奔腾澎湃、血管贲张,呼吸顿时急促。
  「唔唔哎唷」
  我吻上了她的乳头,又吻又揉的,使她全身颤抖不已。
  啊!春潮时节不羡仙呀!
  我的手渐渐的往下移,越过一片平滑柔嫩的肌肤,我隐隐约约的摸到了一丛草,再往下继续搜索,便探到了一口深井,在井的旁边生满了又柔又细的杂草,而杂草中隐藏着有一粒圆核状的东西,内行家自然知道,那便是女人最性感的地方——阴核。
  我的手指顺着井壁探了进去,只觉得里面温柔异常,同时也感到隐隐约约地有泉水自井底往上冒。
  那井水滑腻腻的一汩一汩往外流,流出了井口,沾上了四周杂乱无章的丛草。
  我的手指便在其间很有技巧的探索着、揉弄着,只见她满脸通红、喘息连连、美目如丝,低声的呻吟着。
  这时我胯下的玄奘和尚已沉不住气了,后是拨开了她的双腿,同时将阳具探到了井口丛草边。她相当合作的握住了我的阳具往自己的阴户内送,我的屁股一沉,阴茎便随着她的玉手节节进入她的小穴内,只听得「叱」的一声,七寸多长的阳具便已插入了半根有馀。
  此时,只见她汗流如雨,娇声呼道:
  「哇呀痛死我了妈呀痛呀丁大哥痛呀拨出来拨出来嘛我不要了我不想干了痛死了「想来我这根巨无霸型的阳具,对每位初尝此味的处女来说,都嫌太大太粗了些吧!因此她只能忍受这一关了,然后她才能享受鱼水之欢乐。
  「妈呀我不要了痛死了呀呼唔唔」
  只见她双眼流泪,双手不停的推拒着我,而安玛丽则在一旁安慰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和她沾满了汗水的额头。
  我后心不忍,便不再继续底下的动作,便伏在她的身上不动,吻着她的耳根。
  左手在她的乳头上轻轻的揉捏着,右手则探到底下,按在她的小穴旁,轻轻地抽送着龟头。
  「噗叱!噗叱」淫水声渐渐地传送了出来。
  「贵梅,现在可好点了没有?」
  「呼呼呼」
  「嗯嗯嗯」
  「啊丁大哥就这样子这样子好多了哦好舒服哦丁大哥好舒服呀嗯喔」就这样,我的手、我的唇、我的龟头都轻轻巧巧的在她的身上滑动着,逐渐地她的性欲慢慢高涨了起来。
  她的水井里又流出了一阵滑腻腻的淫水,只见她双腿乱动,媚眼如丝,娇喘连连,可见得她也到了兴奋难耐的地步了。
  她此刻,不时的挺起屁股,迎合着我的鸡巴抽送,同时一双手紧紧的抱着我的腰身。
  她开始浪起来了,这是我的第一个反应。后是,我不再在她的洞口做轻微的挑逗动作了,我振起了丹田之气,猛一用力,龟头随着阳具,阳具随着屁股,冲锋陷阵了,整根便插进了她的小穴内。
  这回,她仍然是痛得叫了起来。
  「啊丁大哥痛呀好痛快拨出来唔唔会干死人的哎唷喂呜」短而急促的呼吸声,以及她的娇呼,只有使我的兴奋达到更高潮,我怎能停下来呢?
  要知道,到了这一刻,就好比射出去的箭是收不回来的。我也不再听她的娇呼,只是闷着头从事着我的采矿工作,一次比一次更猛,一次比一次更深。
  插呀插,鸡蛋成鸭蛋。
  抽呀抽,小鸡变母鸡。
  过了约三分钟,她的哭泣声与呻吟声停了,取而代之的是:
  「嗯嗯丁大哥好美呀嗯真爽快哦握还不知道会这么爽歪歪」她的浪叫如一阵阵的战鼓,回击在空旷暄扰的战场上,使得我意志高昂,更是勇猛无比,冲锋陷阵如海底蛟龙。
  所谓的「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大概正是我的情况之写照吧!
  我的抽送,便在如此大无畏的前提下,神圣地进行着。
  「嗯嗯丁大哥美死了我从来不知道这档事会这么舒服哦丁大哥」她微闭着的美目,不时睁开来笑着望着,我里面是欲火,里面是热切的期望,里面是烧不尽的热情。
  「啊哦我的贵梅我的好妹妹哦」我忍不住伏在她的耳根喘息道。
  「哦丁大哥我美死了哦嗯好舒服呀」
  「呼呼呼」
  我的唇在喘息的时候,便吻上她的唇、她的粉颊、她的耳根、她的项颈啊!真是春风春雨满堂春呀!
  「哦丁大哥哦用力点啊好舒服嗯哼」
  我的猛抽猛插,在她的小穴里外急速地滑进滑出着,「噗叱!噗叱!」的淫水声回荡在玲珑的套房内。
  我们只是顾着自己,扭动着腰身、抽动着屁股、抚摸着对方的胴体、吻着对方的唇,我们竟已全然忘掉了身边存在的安玛丽了。
  「一二三、木头,把奶干得爽歪歪,呀!爽歪歪。」贵梅的小穴淫水泛滥,每当我的龟头插进抽出时,便被挤得发出了「噗叱!
  噗叱!「的美妙音乐来。
  我一面听着这美妙的原始音乐,一面亦继续着经营买卖的生意,阳具被其小穴紧紧衔着,就像是含着一支大烟斗似的。
  每当我的龟头抽出来时,她的那两片暗红的阴唇亦随着被翻了出来,随着美妙的淫水声,真是如「坐看敬亭山,相看两不厌」般的重见又重听呀。
  我的性欲已高涨到无可控制的地步了,狠插狠抽了百来回合。
  贵梅经我这一阵的抽插,性感又高涨了起来,屁股提得更是起劲,极力迎合着我的龟头的冲刺。
  「唔嗯丁大哥我要丢了唔唔我得灵魂都飞了」
  一声比一声更使人魂消魄散,一声比一声更使快乐似神仙。
  她一面娇哼着,一面则按着我的屁股,再疯狂的扭动着她的屁股,恨不得把我的鸡巴给一口吃掉的样子。
  我看她这样,不外是要兴奋的出精了,后是便加重了抽插的速度和力道。
  一面紧吻着贵梅的耳根,热气全喷在她的项颈上。
  贵梅让我如此这般的一阵抽插,她混身颤抖,口中更是喃喃不休:
  「唔啊丁大哥我上天了啊我美死了哦好舒服呀丁大哥我要丢丢给你了哦」又是一阵猛抽狠插之后,她混身颤抖,接着阴户内紧急的收缩成一团,吸吮着插在其中的龟头,然后一阵阵热滚滚的阴精便直泻而出。
  阴精射上我的龟头、我的马眼,她娇身软绵绵地呼道:
  「哎唷丁大哥美死我了我升天了太舒服了呀嗯」我的龟头被一阵火辣的阴精浇上了,如枯草着烈火一下子便烧了起来。
  猛然地,心头颤抖,混身打了一个冷噤,然后脊椎骨一酸,「噗!噗!噗!」我的阳精亦猛然射出,直中贵梅的花心,只见她乐得又娇呼了起来:
  「哦丁大哥我美死了我升天了啊太美了太妙了哦」出了精之后,我们两个人都有点疲累,就互拥着对方的胴体,暂时闭目休息着。我静静伏在她的身上,享受着这处女出精的快感,这确实是我此行的主要研究项目呀。
  处女的出精与被开过苞的女人,最大的不同在后,那种描述不出的新鲜感,这使得两个性交中的男女能达到一种被重视的感觉,如此自然对性交更具有信心,而这便是能够达到性高潮的最好原因。
  我一连剪彩了两次,其中的快感真不是笔墨所能形容的,诸君只有亲自试它一回,才能了解其中的奥妙。
  过了一会,我站了起来,看了看床上的两只小白兔,以及床上的两堆处女落红,不禁微笑地看着她们,而她们则彼此面面相,彼此看顾着对方的小穴。
  我忍不住笑着问她们:
  「怎么啦!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唔」她们同声唉叹。
  窗外,夕阳正逐渐沉下来,夜色正一笔浓过一笔涂上了天空。
  「丁大哥!晚上父亲请你过去一趟,有事相商。」贵梅一边穿衣服,一边开口说道。
  「哦!好的,没问题!他没有提到其他的人吗?」我接着问。
  「没有,就只有提到你。」她答得简单明了。
  「那我们穿好衣服,一道回去吧!」
  后是,这两位窈窕入时的少女,便在我的面前将乳罩、三角裤、裙子、紧身上衣,一件又一件的重心穿回身上去。
  奇怪的是,虽然她们都已穿上了衣服,亦穿上了高跟鞋,但我总隐隐的感觉得出,透过身上的那层布,她们的胴体所散发出的阿股热情和女人特有味道仍阵阵扑鼻。
  过了半小时多以后,我们一行三人便走出了饭店,搭车往陈公馆前去。